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跟村长打赌
    小东村,因在青云sd面得名,虽然村子地理位置偏僻,却有广阔的耕地,是东山上百个村里面,最大的村子之一,生活在这里的人,要不就外出打工,要不就上山采药,至于耕地,大多数都用来种玉米或者水稻。

    “嘎!”

    霸道在路边停下,李东下了车,看着前面一望无际的玉米地,李东翻身上了引擎盖,走到车顶上,手里拿着扩音喇叭,大声的冲着玉米地里喊道,“村长,小东村的村长在吗?”

    地里的玉米杆一阵晃动,不多时传出一个声音,“我是村长,你谁呀?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县上济世堂中药材公司的,想来找你商量一下承包土地的事。”李东说道,玉米杆太高,即使站在车顶上也没用,所以对于这个村长,李东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他来的不是时候,此时正值农忙,村里的人都下地收玉米了,李东打听了一路,这才找到村长家的地。

    “又是承包土地的事?不谈不谈!”玉米地里的村长不耐烦的说道,“你们县里人真是的,整天盯着我们村的地,你想咋地?地租给你们,让我们喝西北风去啊?哼!”

    又是?

    李东眉头一挑,看来他并不是第一个来这里的,想想也是,越靠近青云山的土地,越适合种植采药,所以小东村应该是每个想搞药材种植的人的必争之地,这样也好,至少从村长的话能听出,村里的地还没承包出去。

    “村长,你听我给你算笔账……”李东不会打无准备之仗,他能下村,自然有自己的准备,“村长,你们这的地这么好,用来种玉米实在太浪费了,你想啊,就算你们的玉米地亩产千斤,按市场收购价八毛来计算,也不过是八百块的收入,再加上种子、花费、灌溉,实际上一亩地到手里也就三百……”

    “别说了!”村长打断了李东的说道,“你这话我都听了七八遍了,耳朵都磨出茧了,能不能换点儿新鲜的?”

    “啊?”李东愣了愣,他没种过地,哪里知道什么新鲜的?再说,就算他刚刚说的那些,也是从杨林那里听到的,看来这招已经不好使了,“村长,那我就再跟你谈谈收入上的事,据我了解,你们村有一半以上的村民都外出打工,许多地都荒着,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起来呢?”

    “这话也有人说了!”

    李东顿了顿,想了一下再次说道,“把土地承包出去之后,村民节省下来的时间就可以出去打工了……”

    “有人说过!”

    “不想出去打工的,还可以到药材种植基地打工,基地从种植到收获也都需要工人,我保证人工费肯定不比其他人低。”

    “还是听过,而且有人比你说的更好听。”

    “……”李东是彻底无语了,他本来就不懂土地承包的事,现在又让他去说服别人将土地承包给他,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人家大公司为了这件事,都有专门的部门,专门的策划,专门的军师,可他的公司,只有他一个人,怎么能干过人家呢?

    “哎呀!”玉米地里面突然传出一个痛苦的叫声,从声音来判断,正是刚才说话的村长。

    “怎么了,村长?”李东问道。

    “光顾着跟你说话,手被玉米杆割出血了,你们可真是丧门星啊。”村长气愤的说道。

    “出血了?村长,正好我身上带着药呢,你快出来,我给你上药,保证一会儿就好!”李东赶紧说道,心想真是天助我也,不对,是玉米杆助我也,表现的机会来了。

    “你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上药了一会儿就好?你这不是吹牛吗?就冲着你这句话,这地我也不能同意承包给你!”玉米杆一阵晃动,紧接着就看到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儿从玉米地里面走出来,他穿着一身布衫,脚下一双破旧的球鞋,脸晒的黝黑,一层一层的充满了褶皱,下巴胡子拉碴的,有点儿不修边幅。

    李东从车上跳下来,从车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对方,然后说道,“村长,我可不是在跟你吹牛,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不是出家人,但也不打诳语。”

    “哼,老汉我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上了一会儿就能好的药,那不成神药了?”村长没接李东递过去的矿泉水,从地头儿拎起一个水壶,倒在一个大瓷碗里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村长,你觉得一会儿是多久?”李东问道。

    “恩,十来分钟吧。”村长说道。

    “那咱们打个赌怎么样,我这药要是能在十分钟将你手上的伤治好,你就答应我土地承包的事,以每亩每年三百的租金承包给我,如何?”李东笑嘻嘻的问道。

    “行呀,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么神药。”村长坐在路边,笑看着李东说道,“可是如果不能在十分钟里治好我手上的伤呢?”

    “我立马走人,从此不在踏入小东村半步。”李东指了指村口的方向。

    “不行!”村长摇了摇头,说道,“土地承包多大的事啊,我付出了这么多,你只是离开小东村?你本来就不是我们小东村的人好吗?”

    “那你说怎么办好?”李东问道。

    “恩……”村长沉吟了片刻,然后伸手拍了拍屁股下面的土路说道,“治不好,你就把我们村这条土路修成油漆路,还得在路边按上路灯,咋样?”

    李东笑了,这村长还真是狮子大开口,这又是修油漆马路的,又是按路灯的,按照乡村公路一公里三十万的造价来计算,他来的时候看了一下路,少说也得花个七八十万的,当然,跟土地承包比起来,这都不算什么。

    “行。”李东说道,“咱们一言为定。”

    “好。”村长笑了,然后冲着玉米地里面大声的喊道,“乡亲们,大家都出来,这娃说了,要是十分钟不把我刚才划伤的手治好,就给咱们村修路按路灯,你们都出来做个证,别到时候说我欺负人。”

    呼啦!

    从平静的玉米地里面,一下子涌出了好几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笑着好像跟看大戏似的,把李东和村长围在了中间。

    李东看了看周围,他怎么会不知道村长是怎么想的?这是担心他输了之后跑路,这是让村民把他的后路给堵上。

    村长得意的笑了,一边把受伤的手伸出来,一边说道,“来吧,娃,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我手上的伤治好,对了,是彻底治好,连伤疤都不能有。”

    “哈哈!”围观的村民全都笑了。

    熟悉村长的都知道,村长可是老奸巨猾的主儿,前些日子来了那么多想骗村长的,都让村长撵走了,今天这个娃儿必输无疑。

    众人一个个咧着嘴看着李东,等着看李东的笑话。

    李东却不以为意,他信心十足的走到村长身边,先清理了一下对方的伤口,然后在上面撒了一层金创药,“谁有表,记一下时间。”

    “我有手机,现在就计时!”一个中年妇女掏出手机,找出计时器,快速的点击,后面的数字开始不停的变化,1秒、2秒、3秒……

    众人慢慢的等着,在他们心中,手上划道口子,怎么也需要四五天的时间才能彻底消失,大家经常在地里面干活儿,划伤是免不了的,能连这点儿事情都不知道?所以一个个的,不仅盯着李东,也开始盯着那辆大霸道,如果耍赖,可以拿车抵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