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自愿的
    第一天,宋依依安静的坐在角落,默默的盯着李东,不时的接打电话,还算能沉得住气。

    第二天,宋依依站在屋檐下,每当手机响起的时候,脸上都会露出担忧的表情,而在接完手机之后,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活像个上了年纪的小老太太。

    第三天,宋依依在院子里面焦急的围着李东走来走去,基本上每过几分钟,她都会停下脚步,目光哀求的看着李东,在发现自己被无视之后,继续走着、转着。

    第四天……

    “一百万,我出一百万作为赔偿!”清早,宋依依一看到李东从楼上下来就快步的来到对方的面前,表情严肃而认真,又十分的着急。

    经过这几天的思考,她彻底想清楚了一件事,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花完咱再赚,如果父亲再在公安局关下去,那么收购站的损失恐怕就不止这个数了,最重要的是,父亲被抓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东山,收购站的生意也受此影响,许多老客户都暂停合作,向她打听这件事,而还有一些人更是直接投入万海收购中心的怀抱,

    “一百万?”李东淡淡的看了一眼宋依依,阴阳怪气的说道,“宋总好大方,想了这么多天,才肯出一百万买你父亲的自由,宋宝胜到底是不是你亲爹?”

    “两百万!”宋依依听见后大声的说道,她已经下定决心了,只要父亲能出来,花多少钱她都愿意,所以和上次十万十万的涨价不同,这一次她更加的干脆,一次一百万,至于其他的事情,等父亲出来以后再说。

    “哈哈,到底在大城市待过,宋总就是大方。”李东的脸上见了一点儿笑容,“不过,如果我收了这笔钱,这事要是传出去,那我还不落下个趁人之危的坏名声?不知道情况的还真以为我是在敲诈你呢”

    “你到底想怎么样?”宋依依恼羞成怒,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瞪圆了看着李东,仿佛要把李东生吞了一样。

    “宋总,这么大声干什么,不要忘了,现在可是你求我。”李东慢条斯理的说道,他看了一眼急的要发疯的宋依依,然后缓缓的说道,“这段日子,为了承包土地,我跑了很多的村子,你知道我现在最大的感想是什么吗?可怜,那里的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他们需要到镇里面上学,走很远很远的路,条件好点儿的才能骑上自行车,眼看就要到冬天了,你说他们该怎么办?”

    啊?

    宋依依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李东,完全搞不懂对方为什么突然说出这番话,没头没尾的。

    “你知道这三十多个村子,为什么会同意把土地承包给我吗?”李东突然问道。

    宋依依摇摇头,她哪里知道?再说,她现在只关心父亲,哪里还有闲心去研究承包土地的事?

    “因为我在跟他们签订土地承包合同的时候,答应为他们修路。”

    “什么?”宋依依诧异的看着李东,本来她还不关心,可是一听到修路,顿时感到不可思议,修路可不是一件小事,最关键的是花费也非常大,对方已经拿出了一千五百万分给了那些村民,难道还有钱修路?要知道修路需要花的钱,有可能比承包土地所花的费用还要大。

    她现在终于知道对方为什么能拿下三十多个村了,这简直就是作弊。

    李东却在这个时候叹了一口气,“可是,修路有什么用,没有车呀,如果每个村子都有一辆小面包车,接送孩子上下学,那就好了。”说完看了一眼宋依依,洗脸刷牙去了。

    咦?

    宋依依微微一怔,李东饱含深意的眼神,显然有着特殊的含义,什么含义呢?

    她不断的回忆着对方刚才说的话,承包土地,修路,孩子上学,如果每个村子都有一辆小面包车……等等!

    宋依依看向李东,对方莫非是想让她给每个村子买辆车送孩子上下学?

    一辆国产便宜的小面包,五万块足够,三十多个村,也就是一百五十万,这个数目虽然比一百万多,但离两百万还有一截。

    想到这里,宋依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她不怕李东提条件,怕就怕对方不说话,让她搞不懂对方的意图,现在好了,对方的意图已经表露出来,剩下的就看她的反应了。

    “我出!”宋依依追到李东的身后,大声的说道,“车我出,一个村子一辆,接送孩子们上下学!”

    “此话当真?”李东问道。

    “真,绝对真,我们现在就可以去买车!”宋依依说道,买的越早,父亲放出来的时间就越早。

    “我可没有威胁你。”

    “我知道,这是我自愿的。”

    “那好,我替这三十多个村子的孩子谢谢你。”李东笑着对宋依依感谢道,“不过今天就算了,明天吧。”

    “那我爸的事……”宋依依问道。

    “捐完再说!”

    虽然没有得到肯定的回答,但是对方既然能够提出具体的要求,就说明事情有转机,宋依依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多少天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面。

    “我需要买一批药材。”李东突然对宋依依说道,然后掏出一张纸递给对方,“这是药材的名单和重量,希望你能够在今晚之前送到这里。”

    宋依依接过纸条一看,上面列出了三十多种中草药,而且每种的数量都很大,有一些还非常的珍贵,如果是一般的药商,还真拿不出来,不过她家是东山最大的药材商,这点儿药材还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这些药材的总价值,至少三十万打底,看来又被敲了一笔!

    这样也好,老话说的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拿了她的药材,如果不办事,怎么能说得过去呢?

    “那我现在就……”

    宋依依话刚说到一半,就看到李东从越野车上拎下来一个黑色的塑料口袋,放到她的面前。

    “这里是三十万,是药材钱,如果不够,你先替我垫上,回来给你。”李东淡淡的说道。

    钱?

    三十万?

    宋依依向口袋里面望了一眼,里面确实是一捆一捆的钱,不是敲诈?不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吗?

    “为什么?”宋依依不解的问道,“你以前不是在万海那里买药材吗?今天为什么去我家买?”

    “怎么,不卖?”李东皱起眉头,说着就要把袋子夺回来,“不卖算了。”

    “卖,卖!”宋依依拎着袋子就往外走,难得有为对方服务的机会,更何况是生意上的来往,说不定来往来往就成为朋友了。

    看着离开的甲壳虫,李东的心里多少有点儿无奈,他也想去找杨林买,可是前几天刚刚拒绝对方提出的合作,现在再去买药材,难免有些尴尬,正好宋依依上赶着求着他,那就给对方一个做事的机会吧。

    甲壳虫消失在老街的街口,李东一边往屋子里面走,一边掏出手机,拨打起号码。

    “喂,郭村长,咱们那事成了,明天到花园路车站集合,记的找个会开车的,今晚就能把车开回去,明天孩子们就能坐上车了!”

    “钱村长,你们村离镇里最远,马上就要到冬天了,孩子们上学是个问题,我准备给你们每个村都配辆微面,接送孩子上下学,明早九点准时在花园路车站集合,过时不候。”

    “老冯……”

    宋依依的办事效率很高,下午就带着两辆卡车回来了,开车和跟车的是几个收购站的人,曾经还跟着宋宝胜找他的麻烦,不过现在一个个乖的跟见了亲爹似的,看都不敢多看,一个劲儿的低头扛包。

    晚上,李东继续开工,锅里面倒的仿佛不是药材,而是一捆一捆的钱。

    而宋依依,从到李东这里以来,第一次比李东提前睡下。

    第二天,李东和宋依依一前一后离开药铺前往青州,去跟各个村的村长汇合。

    当两人到的时候,花园路车站已经站了许多人,李东记的自己在电话里面嘱咐过各个村的村长,会开车的一个人来就行了,不会开车的记的找个会开车的跟着,可是眼前足有一百多人,这是什么情况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拉出去打群架呢。

    李东下了车,各个村长立即涌了过来。

    “李老板,又让你破费了!”

    “你真是大好人大善人啊!”

    “李老板,我替我们村的孩子谢谢你啦!”

    李东把下车的宋依依拉了过来,“要谢,你们就谢宋总吧,因为买车的钱是她出,我只不过是说服她出这笔钱而已。”

    村长们看到宋依依时愣了愣,之前宋依依找过他们,谈过土地承包的事,今天出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买车的钱是她出?

    宋依依没想到李东会实话实说,她还以为对方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各位村长,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咱们赶紧去看车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车都一样,买什么车就开什么车,别给我挑三拣四的,另外,这是公车,只能接孩子们上下学用,至于油钱,各个村自己出,有没有不要这车的?”李东大声问道。

    “没有!”众人异口同声。

    “好,那咱们就走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