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管好你爸
    李东在青州待了一周就又回到了东山,这次他回来的目的不是制药,而是去向阳村商谈土地承包的事。

    向阳村李东知道,与南郭村相邻,面积很大,但是耕地很少,多数都是山,所以李东也没把这个村子放在心上,不过人家既然主动要把土地承包给他,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先去看看情况再说,面子还是要给的,毕竟下面许多村子,彼此之间都有联系,甚至是亲戚关系。

    从青州回来路过东山县城,李东本不打算停留,可是在经过县公安局的时候,门外的一幕吸引了他的目光。

    是宋依依,还有收购站的一些人,加起来有十来个,她们站在县公安局大门外,焦急的望着大楼,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李东想起来了,算算日子,今天应该是宋宝胜拘留被放出来的日子,真是便宜那王八蛋了。

    李东正准备一脚油门从门前过,突然看到宋宝胜灰头土脸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那天一起在郭明辉家砸东西的几个混混,和宋宝胜郁闷的表情不同,这几个混混倒是挺高兴的,知道的是被关进拘留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进修了呢。

    吱!

    一个刹车,李东缓缓的把车倒了回去。

    “爸,你在里面怎么样,没受什么苦吧?”宋依依一边关心的问着,一边把手里的大衣披在父亲的身上,前后加一起进去半个月,天都变的凉了。

    “闺女,放心吧,爸没受什么苦。”宋宝胜的胖脸上挤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被关进去,依依,爸给你丢人了。”

    “爸,说这些干什么,你没事就好。”宋依依说道,相比入室抢劫需要判几年,现在只关了十五天实在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结果。

    宋宝胜看了看外面站着迎接自己的这些人,冲着大家抱了抱拳头,感激的说道,“谢谢,谢谢在我进去之后,各位为我的事情东奔西走,要不然,我绝对不会在里面待这么几天就出来。”

    “没什么,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就是,你是我们的老板,我们的大哥。”

    “快别这么说,实在是不敢当啊。”

    众人连连摇头。

    “宋大哥,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你能这么早就出来全靠依依,是她四处找人,最后说服了那个姓李的和郭村长,他们才到公安局改的口,要不然……”

    宋宝胜看向自己的女儿,他最疼爱这个女儿,让女儿给自己收拾这个烂摊子,他实在觉得脸上无光,“闺女,爸谢谢你。”

    “一家人别说两家话,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大家伙都在都来顺,准备给你接风洗尘呢。”宋依依说道。

    一听到接风洗尘,宋宝胜的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这段日子在拘留所里面吃的实在不怎么样,掉了好几斤的秤,必须赶紧补回来,解解馋。

    就在宋宝胜被前呼后拥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呦,这不是宋老板吗?出来了?怎么样,里面的饭菜还可口吗?”李东下了车,笑着向宋宝胜走了过去,在来到对方跟前的时候停下脚步,眼睛不停的在对方的身上打量着,“咦,我怎么感觉宋老板胖了呢?看来里面的饭菜挺适合你的。”

    宋宝胜一看到李东,‘蹭’的一下,整个人都火了,用手指着李东,恶狠狠的说道,“李东,都是你,害的老子进去蹲了半个月,这事咱俩没完!”

    周围的手下虎视眈眈的看着李东,并且很自觉的站在宋宝胜的面前将两人隔开,他们知道李东的厉害,不过他们今天人多,所以唯一要做的就是别伤着刚从里面出来的老板,否则出公安局就见血,太晦气了。

    “没完?没完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李东挑衅的看着宋宝胜,接着转头看向一旁的宋依依,“看来十五天的教训还不够啊。”

    “爸!”宋依依赶紧冲着自己的父亲挤了挤眼,花了一百多万才摆平这件事,如果再惹到这位,谁知道对方不会不会再把父亲送进拘留所?她这段日子可听说了,对方有同学在县公安局。

    宋宝胜恨恨的看着李东,看在姑娘的面子上,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车。

    “管好你爸。”李东对宋依依说道,“否则下次别说三十二辆车,就算三百二十辆,我也不会改口”

    宋依依沉着脸,哪有姑娘管爸的?更何况今天这事,明显是对方挑衅在先,跟他父亲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我知道,这种事就不劳你操心了。”宋依依冷冷的说道。

    李东瞧了宋依依一眼,这变的也太快了吧?人刚出来,就翻脸不认人了?难道忘记前段日子是谁跟在屁股后面天天求他的事情了?

    这一家人都没长记性?

    “人要记的感恩,这是对待恩人的态度吗?”李东板着脸问道。

    感恩?

    宋依依努了努小嘴儿,如果没有对方在其中撺掇,郭村长根本不会报警,她的父亲也不会被警察抓进公安局,还被关了这么长的时间。

    “别说的好像你是好人似的。”宋依依说道,“趁人之危。”

    “那得看跟谁比,如果跟你们家的人比,那我就高尚多了。”李东笑着说道,“看看你爸,欺行霸市,为非作歹,再看看你,不知感恩,翻脸如翻书。”

    “感恩也分人,对你,哼,你还是赶紧走吧。”

    “我是要赶紧走,因为有好几个村的村长在等着我,你知道是什么事吗?他们争着把土地承包给我。”李东慢悠悠的说道,“有的人,忙活一大气,又是送钱,又是打砸,人家不干,而有的人,在家里面坐着,人家就争着把土地承包给他,你说气人不气人?”

    宋依依恨恨的看了李东一眼,“走着瞧。”说完上了车。

    “你要抓紧时间啦,否则承包土地就没你什么事儿了。”李大成大声的说道。

    来接宋宝胜的车都走了,李东冲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不停的挥手,看到宋宝胜还和原来一样,他也就放心了。

    向阳村距离县城并不是很远,李东开车没多久就到了。

    “李老板,我给你介绍……”郭明辉也在,毕竟是中间人,拉着一个五十出头的男人就对下车的李东说道,“这位就是向阳村的村长马海山,后面这位是向阳村的副村长……”五六个人,郭明辉挨个向李东介绍了一遍,都是向阳村的村干部,连妇女主任都来了,显示出了对李东的重视,等把所有人都介绍完之后,这才介绍起李东,“这位就是我说的,济世堂药材有限公司的老板李东,同时也是一位非常有爱心的大善人。”

    “李老板,你好,我是向阳村的村长马海山,你这么忙,还让你过来,真是不好意思,快进屋喝口水。”马村长客客气气的指向村委会的大门。

    向阳村的名字虽然很好听,但是条件却很一般,李东刚才进村的时候差点儿没把早晨吃的东西颠出来,路况实在是太差了,又是跋山又是涉水,幸好他开的是越野车,要是轿车,估计早抛锚在半路了。

    “马村长,咱们这也算是认识了,我也就不跟你客套了,我有一个疑问,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我。”李东坐了下来,看着马海山问道。

    “李老板你说。”马海山热情的说道,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样子。

    “据我所知,最近到咱们东山下面各个村承包土地的人非常多,你为什么不把土地承包给他们,而是主动要承包给我呢?”李东问道。

    马海山微微一怔,看了一眼郭明辉,然后笑着对李东说道,“实不相瞒,本来我们村是不准备把土地往外承包的,以前没做过,心里没底,但是前些日子镇里面开会,我听到许多村都已经把土地承包出去搞药材种植了,这才觉得这可能是个好事,于是回来跟村民们商量,大家最后都同意了,然后我们村委会就开始对比各个老板,想选一个对我们村最有利的,最后从郭村长那里得知,李老板人好,又有实力,所以就找到郭村长,让他帮忙联系一下李老板。”

    听着很正常也很合理的回答,但是李东看着几个村干部的表情,就知道这马村长没说实话,而且这位马村长在说话时,眼睛一直没有跟他对视,总是闪闪躲躲的,显然也有所隐瞒。

    “是这样啊。”李东没有当面揭穿,而是继续问道,“不知道你们向阳村有多少耕地?”

    “六十四亩。”马海山说道,“我们村的耕地比较少,不过山比较多,在整个东山,没有哪个村能够比得上……”马海山还是介绍向阳村的优势,山好水好,村民朴实,没有污染等等等等。

    李东听着,心里却已经走了神,这些东西,别的村也有,所以并不算什么优势,关键是他要山没用啊,他需要的是种植药材的地,特别是在知道对方没说实话之后,心里对向阳村的印象也大打折扣。

    过了一个多小时,关于向阳村的话题算是聊完了。

    “行,你们向阳村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请允许我回公司,对你们村的情况做一个评估,你们就等我的消息吧。”李东站了起来,觉得今天这趟算是白来了。

    “李老板,那个,中午在这里吃个饭,村里都已经准备好了。”马海山热情的说道。

    吃饭?土地就是香饽饽,完全不愁往外承包,应该是商人请村干部吃饭才对,怎么变成村里请他吃饭了呢?

    “马村长,你太客气了,不过这件事我还真不能答应你,这是我们公司的规矩,不准吃拿卡要,不信你问郭村长。”李东说道,不会是想给他灌酒,灌醉了忽悠他吧?

    “都是家常便饭,又不是什么山珍海味。”

    “那也不行。”李东连连摆手,走出了村委会就上了车,“郭村长,正好我要去你们村看看,一起走?”

    “啊?好,好!”郭明辉把自行车扔进后备箱,然后上了李东的车。

    “再见,李老板,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马海山一边摆手一边说道。

    “欢迎李老板再来!”其他村干部也跟着大声喊。

    呜呜……

    汽车开出了向阳村,李东看着副驾驶的郭明辉问道,“老郭,这两天忙,也没时间工夫问,这向阳村是什么情况,我怎么感觉这马村长在承包的事情上没说实话?”

    “李老板,你看出来了?”郭明辉笑了出来。

    “你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事还要从前些日子说起,老马的老丈人家在我们南郭村,前几天马海山跟他媳妇去我们南郭村,看到了去测绘的交通局同志,一打听才知道,明年开春会修路,下午走的时候,又正巧碰上接孩子们上学的车回来,然后没过两天,我就接到了他的电话,想让我当中间人,介绍你给他认识,说白了就是看中了板油路和小汽车。”

    “哦,原来是怎么回事,那他为什么不实话实说?”李东又问道。

    “那多丢人了,老马什么都好,就是要面子,我估计,他也是觉得向阳村的土地太少,不好意思提修路和买车的事,你想呀,我们村几百亩地,你给我们修路买车,他们村只有几十亩,如果还修路买车,那还不赔了?”

    李东忍不住笑了出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李老板,那向阳村的地,你是准备承包,还是……”郭明辉一边问一边看着李东。

    “唉,就像你说的那样,他们村的地太少,再修路,成本太大,修路钱比承包费用都高,不核算呀。”李东摇头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不承包了?”郭明辉问道,“其实我也觉得在向阳村搞种植不合算,他们这里除了山就是水,其他的都不行,就拿前面那条向阳河来说,发源地就在向阳村,流经几十个村,然后并入县里的东阳河……”

    “你说什么?向阳河的源头在这里?它不是你们村的吗?”李东微微一怔,看着不远处足有二十多米宽的大河。

    “它是我们南郭村和向阳村的分界线,但源头在向阳村,要不怎么叫向阳河呢。”

    “我还以为它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流,所以才叫向阳河呢。”向阳河跟东阳河可是很多村灌溉土地的主要水源,如果能够把向阳村的土地承包下来,那这里的水……

    郭明辉摇头叹息,看来老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老郭!”李东突然对郭明辉说道,“帮我给马村长透个话,就说修路没问题,但是,最少签三十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