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抛砖引玉
    傍晚。

    南郭村。

    郭明辉和媳妇正在家吃饭,就听见外面的大门在响。

    “砰!”

    砰砰砰……

    “谁呀,真会赶时候。”郭明辉的媳妇王凤平撂下筷子,准备下炕去开门。

    “等等!”郭明辉突然叫住媳妇,伸手拉住。

    “干嘛?”

    “我去!”

    王凤平奇怪的看着自家老头儿,自从她从娘家回来之后,就感觉丈夫怪怪的,特别是到了晚上,总是疑神疑鬼、一惊一乍的,以前外面的大门要到临睡前才关上,现在天刚暗点儿就要关,而且还得从里面锁上。

    郭明辉下了地,当他走出里屋的时候,脸上变的严肃起来,自从得罪了宋宝胜之后,他就变的格外小心,白天有人,不必担心什么,可到了晚上,装神弄鬼敲门砸玻璃,这种破事宋宝胜带来的那些二流子没少干,算算日子宋宝胜也该出来了,会不会是来报仇的呢?

    出了外屋,郭明辉随手拿起立在门边笤帚,冲着外面大声的问道,“谁呀?”

    “是郭村长吗?我是向阳村的马海山。”

    马海山?

    郭明辉听见后一愣,随后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回去,“原来是马村长,我这就给你开门。”郭明辉说着掏出钥匙,把反锁的大铁门打开。

    门外,只见马海山推着辆自行车,车把上还挂着两包东西,黑乎乎的隔着口袋也看不清楚是什么。

    “郭村长,这么晚了来你家,没打扰吧?”马海山笑呵呵的问道。

    “没有,正好和我媳妇吃饭呢,一起吃点儿?”郭明辉往院里面招呼,其实在听到是马海山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今晚来找他的目的,肯定是为了土地承包的事。

    “不了不了,我就是来看看郭村长,谢谢郭村长帮我引荐李老板。”马海山把自行车停好,将挂在车把上的口袋拎了下来,“这是我上山采的一些山货,不值什么钱,郭村长别嫌弃。”

    “别,别,马村长,你这就见外了,咱们两个村相邻,说白了等于是邻居,举手之劳的事,用得着送东西吗?赶紧拿回去,你这东西我坚决不能收。”郭明辉伸手把东西往回推,东西也许不值什么钱,但是传出去不好听,村长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干了这么多年,他自认为能配得上‘清廉’二字,大家坐下来一起吃点喝点没什么,送礼,坚决不要。

    “郭村长,你要是不要,那就是瞧不起我马海山。”马海山板着脸说道。

    “咱俩都是村长,我没看不起你,但这东西真不能要。”

    “你拿着……”

    就在马海山和郭明辉推来推去的时候,王凤平走了出来,“别推了,有什么话进屋再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吵架呢,让邻居听到多不好。”

    郭明辉抢过口袋,挂在车把上,然后拉着马海山就往屋子里面走,一边走一边说道,“老马,我知道你今晚来是为了什么事,咱们这么熟了,你不用跟着整这个,你要真想听,就跟我进屋,你要是再带东西,那事情我就不说了。”

    马海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果然瞒不过郭明辉,于是也不在坚持,跟着郭明辉进了里屋。

    王凤平又拿了一个杯子放在桌面上,自己到外屋收拾去了,郭明辉给马海山到了杯老白干,看着对方问道,“老马是来问土地承包的事情吧?”

    马海山点点头,有些无奈的看着郭明辉说道,“实不相瞒,我今晚就是奔着这件事来的,你也知道我们向阳村的情况,位置偏僻,耕地又少,这些年一直穷的叮当响,村里的账上都是负数,是我无能啊。”

    “马村长,你可别这么说,咱们附近这些村子都是半斤八两,你要是说你自己无能,那等于说我们都无能了。”郭明辉说道。

    “我也想带领村名致富,可我没那脑袋瓜子,而且胆还小,前些日子有不少这个公司那个老板的去我们村谈土地承包的事,看着已经摆在桌上的厚厚一摞钱,我愣是没敢碰,你说我熊不?”

    “这哪里是熊,这是廉洁。”

    “你就别替我吹了,说实话,前两天来你们村,看到市里的同志给你们测绘,规划道路,还有小汽车接送学生去镇里面上学,那给我眼馋的,老话说得好,要想富,先修路,如果我们向阳村也能修上路,那就好了。”马海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突然对郭明辉问道,“你说我们村有希望吗?”

    “我看啊……”郭明辉刚要说话就停了下来,看了看小眼睛一眨一眨的马海山,突然笑着说道,“马村长,你这是给我下套呀。”

    “没有,咱们都是村长,今晚讨论一下致富方法,这不很正常吗?”马海山笑着说道。

    “行了,你也别跟我绕弯子了,也别在我面前哭穷,实话跟你说吧,跟李老板一起回来的时候,我还真给你探了探他的口风。”郭明辉神秘兮兮的说道。

    “李老板什么意思?”马海山立即紧张了起来。

    一些只给承包金的老板,一个不光给承包金还给修路的老板,选谁还用问吗?尽管承包给前者,他个人会捞到一些好处,但是一想到这些钱是出卖村民出卖村里土地得到的,他的心里就会不安,他倒是很乐意把那摞钱拿出来修路,可是,那么点儿钱,能休多少?

    “我听李老板的意思,对你们村的兴趣好像不大。”郭明辉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马海山的表情,待看到对方的脸上露出失望的样子,立即接着说道,“主要还是你们村的土地太少,你想呀,李老板现在已经拿下了三十多个村,一万多亩的土地,你们村那几十亩,根本入不了人家的眼皮,再加上修路,说实话,修路钱都比承包金多。”

    “唉!”马海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拿着杯子喝了一口老白干,吧嗒了几下嘴,摇头说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郭明辉心里暗笑,把手里的杯子举了起来,安慰道,“马村长,你也不要灰心,不行的话,你把地承包给别人呗,现在承包土地的人到处都是,你有地,你还怕承包不出去?”

    “郭村长,这不是承不承包土地的事,而是修路的事,承包土地,找谁不行?但给修路的,只有李老板这一个人呀。”马海山说道,老干白很辣,但今天喝到嘴里感觉却是苦的,他拿起杯子,跟郭明辉喝了一个,一仰头,一口干了,然后转身就准备下地,“老郭,给你添麻烦了,我走了。”

    “别介,再聊会儿。”郭明辉赶紧说道,“咱们坐在一起想想辙,也许还有别的办法呢?”

    “人家不准备承包,咱们能有什么办法?”马海山沮丧的说道。

    “人家是没兴趣,但是,你就不能做点儿让人家有兴趣的事?”郭明辉提示道。

    “什么事?”马海山问道,问完之后突然一拍大腿,大声的说道,“对了,我把我们村的姑娘介绍给这位李老板,让他成为我们村的女婿,看在这层关系上,他不就会承包土地,顺带着修路了吗?”

    郭明辉听完之后笑了,“行呀老马,美人计都用上了?还是你有想法,不过,你知道人家结没结婚吗?你知道人家有没有女朋友吗?人家可是大老板,年少多金啊,身边肯定不缺女人。”

    马海山一听,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又蔫了下来,“那该怎么办?”

    “这事说难就难,说简单也简单,只要让他知道,投资你们村是有利可图的,那不就可以了?商人嘛,说白了,看中的都是利益。”

    马海山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点了点头,可是想了一下,又摇了摇头,苦笑的看着郭明辉说道,“我们村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一穷二白,哪有什么利啊?要不,你帮我出出主意?”

    郭明辉拿起筷子,夹了几口菜吃,又喝了一口酒,一脸思索的模样,过了好一会儿,突然把酒杯往桌上一放,砰的一声,开口说道,“我想到一个。”

    “快说!”马海山认真的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老马,人家李老板不是嫌你们村的土地少吗?你可以在承包年限上多加一些不就行了?”郭明辉说道,“我们这些村子都签五年,可是谁知道五年之后什么样?无论是好是坏,我觉得肯定都有人不续签,你想啊,干好了,有人眼馋,反正路都修了,收回来咱们自己干,如果干坏了,就更别指望续签了,李老板肯定也明白这一点,这个时候呢,你就跟他签个长约,三十年甚至更久的,让他知道,虽然你们向阳村的土地少,但是,却可以保证他长久的利益,这样一来,他不仅会承包你们的地,为你们修路,甚至还会加大对你们村的投资,等五年之后,别人都不续签了,说不定你们向阳村还会成为他碗里的香饽饽,说实话,人家那么大的一个老板,随便从碗里面拨点儿饭出来,就够你们村吃几年的了……”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马海山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道,可是过了一会儿,又皱起了眉头,“你说签那么多年,一旦他生意不好呢?”

    “生意不好?生意不好人家还会投资吗?还会种药材吗?那不等于拿钱打水漂吗?说不定直接把地提前还给你们了,大不了出去打工,上山采药,反正你们村平时也没谁指望那点儿地养活一家子。”

    “恩!”马海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郭明辉见到马海山认真在想,知道对方动心了,接着说道,“其实呢,我也就是个抛砖引玉,也不必非得在签约年限上较真,你也可以开动脑筋,想想别的方面,正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你也不一定非得走这一条路,对吧?”

    马海山拿起酒瓶,为郭明辉倒上一杯,自己也满上一杯,“路虽多,但适合我们向阳村的不多,来,老郭,我敬你一杯,谢谢你的建议,这事要是谈成,到时候我一定请你到我家喝酒,到时候咱们来个一醉方休!”

    “好,就这么说定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