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故弄玄虚
    ,!

    “马村长,协议签完了,咱们也就是一家人了,以后有什么不周和冒犯的地方,还要请你多多照应。”

    在向阳村村委会,李东和马海山完成了土地承包协议的签约,仪式谈不上隆重,更称不上热烈,除了村干部之外,只来了寥寥二十几个村民,其他的村民上山的上山,外地打工的打工,来的这些不是妇女就是老幼。

    没办法,向阳村成规模的土地太少,只有六十四亩,按人头算,你家六分,他家八分,就跟俄罗斯方块一样,所以承包没承包出去,大家也不是那么太关心,其实村里还有地,只不过都在房前屋后,属于那种不大的自留地,自家种菜吃还行,用来搞药材种植,又偏又小,管理困难,根本不适合。

    当然,李东跟向阳村签土地承包协议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这些地,而是为了向阳河,掌握了水源,以后再去向阳河下游那些村子谈土地承包的时候,就不用看人脸色了,因为命脉掌握在他的手中。

    “李老板,你太客气了,应该是你照应我们向阳村才对。”马海山笑着说道,

    经过郭明辉的‘指点’,马海山开了窍,回来立即跟村干部商量,然后由村干部到各家各户去传达,在这些较为偏僻的村子里,村长一般都担任着一家之长的绝色,村民听到是村长决定的事,也没谁有异议,所以土地承包协议的最终结果是,承包期三十年,五年一发承包金。

    “大家相互照应。”李东说道,一切尽在掌握。

    “李老板,承包协议咱们也签了,不知道路的问题……”马海山问道,承包金是其次,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

    “过两天我就让人来规划,基本和其他村一样,明年开春就动工。”

    “谢谢,谢谢李老板!”马海山紧紧的握着李东的手,激动的连眼睛都红了,有了,向阳村终于有板油路了,他这个村长也算没白干。

    马海山邀请李东吃饭,李东这一次没有推辞,自己从车上拿了几瓶好酒,喝的村长马海山老脸红扑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办什么喜事呢。

    吃完饭,村干部把喝多的马海山送回家,李东开着车,沿着向阳河走了一圈,然后心满意足的往县里开。

    老话说的好,冤家路窄。李东出了向阳村没多久,就在一个路口看到了宋宝胜和宋依依,两人正跟一群人挥手作别,不知道聊的什么事情,双方看起来都很嗨皮。

    吱!

    李东将车停在宋依依的甲壳虫旁边,现在能让他回到东山的只有三件事,一是制药,二是承包土地,三就是给宋宝胜和宋依依添堵,今天既然看见了,不堵堵又怎能对得起老天安排的这场邂逅?

    “两位宋老板,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说出来也让我开心开心呗?”李东降下车窗,冲着宋宝胜和宋依依大声问。

    不过,今天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宋宝胜只带了两个手下,这完全不像他的作风啊,难道进了趟拘留所,学会低调了?

    看到李东,宋宝胜和宋依依父女俩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李东一直觉得宋宝胜这么猥琐,宋依依还算漂亮,可能是当初在医院抱错了,两人不是亲父女俩,可是当他看到这两人此刻的神情时,别说,还真挺像的。

    “怎么又是你?哪哪都有你?”宋宝胜没有好气的说道,自从知道女儿花了一百多万才把自己捞出来之后,心里那个疼呀,现在一看到李东,恨不得上手把对方掐死。

    “哈哈,那是因为我无处不在。”李东笑着说道,“所以,以后千万别干什么坏事,否则一定会被我知道的。”

    宋宝胜‘呸’了一声,朝着路边的水沟里吐了口吐沫,脸上充满了不屑,当他准备上车的时候,看到跟他告别的人群,突然想起一件事,冲着李东笑着说道,“小子,有什么最新成果吗?也好让我知道哪个村该去哪个村不该去。”

    “哈哈,宋宝胜,你成长了,看来你就是欠收拾,怎么样,被关在拘留所里的这段日子,整个人是不是都得到升华了,要不然怎么都懂得识时务了?”李东不忘挖苦一下,“说到成果嘛,倒是有一个村刚被我承包,向阳村知道吗?”

    “向阳村?”宋宝胜一怔,随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连向阳村那种没多少耕地的小村子你也去?看来你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了。”说着一指身后的那群人,对李东说道,“看见没?宋庄刚刚被我拿下,两百多亩的土地,还有柳树村和南王庄,算起来,我现在已经有三千多亩的土地了,而且我还跟好几个村达成了口头协议,就等着签约了,你可要小心喽,说不定一觉醒来,就被我超过了,哈哈。”

    三千多亩?不少啊。

    “恩,加油,你已经超过我的四分之一了。”李东鼓励的看着宋宝胜说道。

    宋庄?柳树村和南王庄?那些村子不正是向阳河流经的村子呢?他还准备过些日子到那几个村探探,现在看来,已经不用去了。

    “我知道,我承包的地没有你多,但是,我承包的地好啊,不仅肥沃,而且水资源丰富,保证长的比你承包下来的那些偏僻村子好。”宋依依这个时候开口了,“李东,你也是东山人,那些外地人不知道向阳村的情况去承包也就算了,你怎么还会去?又偏又远,简直就是一个累赘。”

    “虾米再小,它也是海鲜,向阳村再小,也有他可取的地方。”李东微笑着说道,还从大城市回来的呢,一点儿远见都没有,连动物都知道想要生存就要占领水源地,这些人竟然不知道?

    “可取的地方?你的眼光果然与别人不同。”宋依依冷冷的说道,本来她还觉得李东被封杀挺无辜的,但是自从父亲被关进公安局,自己又被敲诈了一百多万之后,她看李东的眼神就充满了敌意,“你就靠这可取的地方赚钱吧。”

    “嘿嘿,我不仅要赚钱,还要赚你的钱,不仅要赚你的钱,还要让你主动把钱送过来让我赚。”

    “你是不是喝多了,白日做梦呢?”

    “别急,日子还长着呢,咱们且走且看。”李东冲着宋宝胜和宋依依摆了摆手,“记住我的话。”说完开车绝尘而去。

    宋宝胜望着远去的汽车,回头看着女儿不解的问道,“他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让咱们等着瞧。”宋依依说道。

    “不是,我说的是赚咱们家的钱,还让咱们主动给他送钱。”

    “不知道,大概是故弄玄虚吧。”宋依依想了想说道,以双方现在的关系,那也是对方给他送钱,可如果按种药材种植来看,双方应该是竞争对手,不存在生意上的来往。

    对,就是故弄玄虚,对方的一贯手段,车的事情就是,明明早就想好了,却要拖上几天,不是故弄玄虚是什么?

    走着瞧就走着瞧!

    李东这一路经过好几个村,与往常不同的是,今天他遇到好几波人,从车牌来看,既有本地的,也有外地的,这样的情况让他感到疑惑,以前不是没遇到过,可是像今天这么集中的,还是第一次。

    看来修路的消息已经瞒不住了,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开始往东山集中,以后的东山,恐怕要热闹了。

    咦?

    就在李东把车开到金平镇的时候,突然在路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林海?

    怪了,校不是应该在青州当物业副经理吗,不好好在青州待着,到金平来干什么?难道是休假回来玩?又或者,是自己看错了?

    李东把车停在路边,走进校进去的那家餐馆,果然,一进门他就看到校拿着菜单点菜,同桌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李东在杨林的收购中心见过。

    “校?”李东走了过去。

    林海抬起头,当他看到李东的时候,眼睛立即亮了起来,站起来兴奋的大声说道,“东哥,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想问你呢!”李东打量着林海,两个月不见,对方身上少了几分痞气,多了几分成熟。

    “李老板!”收购中心的员工向李东打了个招呼。

    李东冲着对方点点头,看着校说道,“你不在青州上班,跑这里来干什么?”

    林海从隔壁桌拽了把椅子放到李东的身后,然后笑着解释道,“东哥,我已经不在物业那边上班了,杨经理给我安排了一个新工作,我今天来金平,就是为新工作而来的。”

    “杨经理?杨林?什么新工作?”李东好奇的问道,他带着林海去找叮川,就是希望能在青州给林海找个正当工作,长长见识,如果是回到东山,在金平找工作,当初还用找叮川?

    莫非叮川准备在金平圈地,搞他的老本行,开发楼盘,所以派校来了解情况?

    “是这样的。”林海看了看周围,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不是东山人吗?所以杨经理找到我,让我到东山下面的各个村子谈土地承包的事,只要谈下一个村,就有一万块的奖金,工资还照发……”

    李东一听,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