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无人不知
    省城对李东来说非常熟悉,毕竟曾经在这里待了足足五年,说是第二故乡也不为过。

    东方洲际酒店,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也是省城最好的酒店之一,离公安医院不到两百米,李东把落脚点选择在这里,并开了一间套房,每晚两千的价格对曾经在网吧花十几块钱包宿过夜的李东来说无疑是天价,不过对现在的他来说,一点毛毛雨啦,就像某人说过的一样,不懂得享受,赚钱又有何意义?

    傍晚,李东一个人在餐厅享受晚餐,高大上的环境让他觉得这钱花的值,就在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位美女钢琴师弹奏钢琴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过显示城市却是省城。

    “喂,你好。”李东擦了擦嘴,接通了手机。

    “喂,是李药师吗?”话筒里面传来一个兴奋激动的声音。

    “你是……”声音对李东来说既熟悉又陌生,钢琴的节奏打断了他的思考,让他一时间想不起来声音是谁。

    “你不记的我啦?我就是你今天救治腿伤的老头儿呀,你忘了,你还说咱俩有缘呢。”

    “哦,我想起来了,你老有事?”李东问道,经过对方的提醒,他终于想起来了,原来是他的广告模特。

    “李药师,你今天不是在我腿上用药了吗?我现在都能够下床走路了,医院见到后吓坏了,赶紧给我拍了个片子,说我小腿骨折的地方好的差不多了,还说我老当益壮,恢复神速,创造世界吉尼斯纪录。”

    “那我可要恭喜你老呦。”

    “哈哈,什么恭喜不恭喜的,医生他们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吗?这都是李药师你的功劳,你今天临走的时候不是对我说,如果坚持用药,我的腿一周就能够彻底好吗?那个,我想问一下,你在哪儿?我想买药,钱我都已经准备好了,而且我儿子已经为我办理了出院手续,我现在就就过去。”

    “大爷,别急嘛,我不是说了吗?好好考虑考虑,毕竟这个治疗费用不是个小数目。”李东淡淡的说道,为了能够赚到更多的钱,他又非常没节操的设置了三个等级,原来最快两个月好,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月好,半个月好和一周好,除了一个月好标注了十万的价格之外,半个月好和一周好都没有标注价格,为的就是给人一种更加神奇的感觉。

    “那是别人,他们没用过药,当然需要考虑,我用过药,知道李药师你的神药的厉害,所以根本就不用考虑,你就说,一周好多少钱?”大爷显然是个爽快人,电话里口气强硬,说一不二。

    “既然大爷的心情这么急切,咱俩又这么有缘,我就收你十万吧,换做别人,没有个二三十万根本不卖。”李东说道,本来是准备拿大爷当模特的,给其他人展示一下金创药的疗效,既然大爷这么晚了非要给他送钱,他又怎么好意思拒绝呢?“我在东方洲际酒店,你来2106房间找我就行了。”

    “东方洲际酒店?2106?我记住了,你稍等,我这就过去。”老头儿说完挂断了电话。

    李东把手机放到一边,花了几分钟吃完桌上的晚餐,然后离开了餐厅。

    说实话,这十万块钱对李东来说,有点儿意外之财的意思,因为他当初选择给老头儿用药,根本没想过要收对方的钱,甚至想过,只要老头儿答应,倒找一些当出场费也行,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老头儿会打来电话,而且老头儿腿上的伤,就算不用药,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也能够彻底养好,而他说用药一周就能好的那些话,多少有点儿危言耸听的意思。

    李东回到房间,过了十几分钟,外面就传来敲门声。

    “当当当!”

    李东贴着猫眼往外看,是白天在公安医院接受他治疗的老头儿,老头儿身旁还站这一个中年人,跟老头儿有点儿像,应该是老头儿的儿子。

    “咔!”

    李东把房门打开,微笑的看着外面说道,“大爷,你来啦!”

    “儿子,这就是我跟你说起的那位李药师。”老头儿指着李东对身边的中年人说道。

    “李药师,你好,你的事情我已经听我爸说了,真是太感谢了。”中年人紧紧的握住李东的手,上下不停的摇晃着,“为了我爸这事,我走遍了全市所有的大小医院,结果没有一家医院敢保证彻底治好我爸的腿,我妈走的早,我工作又忙,根本没时间照顾老爷子,找保姆老爷子又不干,你的出现真是太及时了。”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跟大爷有缘,所以才给他用药的。”李东说道,“进来吧!”说着让出了路。

    老头儿在儿子的搀扶下慢慢的走了进来。

    “李药师,我跟你说一件事,你可不要生气。”中年人扶着父亲坐下来后,看着李东说道。

    “你说吧。”

    “我去医院的时候,听我爸那么一说,正好我有一个生意伙伴在青州,我一提这件事,他就对李药师你赞不绝口,还说你的药店在青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过听他说,你最近外出找药,怎么会来我们治阳呢?”中年人问道。

    “青州只是一个三线城市,经济并不发达,许多珍贵的药材,那里都没有,所以我只能到那些药材的产地去寻找,这次来治阳,也仅仅是路过而已,正好我有个同学最近要结婚,所以决定小住几日,这次去公安医院,本来是准备看看省城医院的医疗水平如何,经过病房的看到老爷子一个人无聊,于是就忍不住给老爷子用了药。”李东微笑着说道。

    既然被人叫一声‘药师’,如果直说是为了赚钱而来的,肯定有**份,同时还会被人看低,所以李东找了个还算过得去的理由应付过去。

    “李药师为了患者,真是操碎了心啊!”中年人感慨道,然后从包里面拎出一个塑料袋,放到一旁的沙发上,“这是十万块,你收好,这是我的名片,我叫程光,以后在省城遇到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对了,你把这里的房退了吧,到我的酒店去住,那里虽然没这里好,但也是一家四星级的酒店,我把最好的特色套房留给你,比这里大很多呢。”

    “谢谢程老板的好意,我看就不必了,这里离公安医院近,方便患者和患者家属,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去程老板的酒店拜访。”李东说着从包里面掏出一瓶药,交到中年人的手中,“早晚各用一次,碾碎涂抹在患处,一周之后,恢复如常。”

    “谢谢,谢谢李药师。”老头儿和他的儿子感激的看着李东,对他们来说,钱好赚,但是好药难买,如果药好使,花多少钱也值得,人这辈子赚钱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享受,而享受最好的医疗,享受最好的医药,也包含其中。

    李东将两人送出房间,回来看着床上的塑料袋,将里面的钱取出来,一摞一摞全是新票,还没开扎,初来省城,第一天就开张,绝对是个好兆头。

    李东把手一挥,十摞钱全部存入背包格中。

    睡觉,为明天养精蓄锐。

    ……

    “咚咚咚,咚咚咚!”

    第二天清晨,李东还在睡梦中,就听见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李东极不情愿的从被窝里面爬起来,透过猫眼望了一眼外面,待看清楚外面的人后微微一怔,伸手把门打开。

    “李药师……”

    “程老板,怎么是你?”李东好奇的问道,对方昨晚不是刚走吗?“是不是我给你的药出了什么问题啊?”

    “没有没有,李药师你的药非常好,我这么早来,是想问你一件事……”程光看着李东穿着睡衣,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我是不是打扰李药师你休息了?”

    “进来吧,有什么事慢慢说。”李东把门打开,他注意到对方还穿着昨晚那件衣服,而且身上还带着酒味儿。

    “诶!”程光走进屋,看着李东问道,“李药师,我向你打听一件事,你这金创药都能治什么伤?”

    “那可多了,像跌打损伤,皮肉肿痛,骨折骨裂,刀斧枪伤,都没有问题。”李东说道,这是金创药的说明书上写的,可不是他吹的。

    “车撞的能治好吗?”

    “程老板,我记的你爸就是被车撞的,现在不也能下地走路了吗?”

    “呃,不是一个情况。”程光想了想,看着李东认真的说道,“我认识个朋友,他的女儿年初出了车祸,最后导致下半身瘫痪,现在只能坐轮椅,他走遍全国,甚至全世界,像欧洲、美国都去了,也没能治好他女儿的腿,他女儿才刚刚二十出头,跳芭蕾舞的,李药师你说可惜不?”

    “恩,是挺可惜的。”李东点点头。

    “昨晚我把我家老爷子送回家之后,就和这位朋友一起吃饭,席上多喝了一点儿,他忍不住又提起这件事,我也把我家老爷子的事说了,他似乎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不过说可以试试,这不,我刚醒酒就来找你了,这种情况到底还能不能治吗?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只要能治好,什么十万二十万,几百万都没问题。”

    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