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人难做
    几百万?

    对李东来说,几百万当然不算多,他现在的身家好歹也有几千万,可是,如果治好一个人的伤就能够得到几百万,但从买卖的角度来说,这笔生意对李东来说还是十分合算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程老板说的情况,他从来没有遇见过,下半身瘫痪?他遇到过最严重的伤,也不过是刑警张振而已,当时张振的腿已经坏死,甚至威胁到生命,必须锯掉保命,看似张振的伤比较重,但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程老板所说的人,是这个年初出的车祸,而现在是年末,算起来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许多伤病都是这样,当时耽误了,一辈子都治不好。

    所以,李东很想挑战一下这种情况,他知道金创药很神,但是他想知道金创药是不是超神。

    “李药师,李药师?”程光看到李东在发呆,就张嘴叫了两声,朋友那边还等着他的回信呢。

    “程老板。”李东回过神来,看着程光说道,“实话跟你说,我以前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不过我可以去试一试。”

    程光听到李东的话后,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不过死马当作活马医,反正都治不好了,就让李药师去看看,一旦有效果呢?那自己不仅做了一件好事,还攀上了一个高枝,以后做生意更加的畅通无阻。

    “行,我这就打电话告诉我那位朋友。”程光赶紧说道。

    “程老板,在我去之前,让你朋友带着女儿去医院做个检查,越详细越好。”李东交代道,神药虽好,但也要根据现代仪器的检查结果来进行使用,一旦治不好,他也早点儿撤,省的被人当成江湖骗子。

    程光出门打电话,过了一会儿从外面走进来,“李药师,我朋友答应了,咱们走吧。”

    “好!”

    李东到卫生间洗漱了一下,然后穿上衣服离开了酒店。

    程光亲自开着他的路虎揽胜,载着李东来到一处别墅区,在与保安沟通完之后,路障升起,汽车缓缓驶入。

    李东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对这里却是如雷贯耳,这是省城最好的别墅区阳山一号,因坐落在阳山脚下而得名,附近还有一条穿城而过的晴河,绝对是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李东当初也是被庞磊拉到阳山公园时,站在山顶才注意到这片隐藏在郁郁葱葱的山林之中的别墅区,他还记的庞磊当时对他说过,省城最牛-逼的人,都住在这里。

    看来程老板的这位朋友很牛-逼。

    汽车最终在一栋三层高的花园洋房外停了下来,李东刚准备下车,就见前面坐在驾驶位的程老板转过头对他说道,“李药师,我这位朋友,身份很特别,所以等一下见到的时候,希望你能客气一点儿,同时呢,不管他说什么,你都别往心里去。”

    “我明白!”李东点点头。

    看到李东答应,程光这才推开门下了车。

    “叮咚!”

    程光站在大门外按响门铃。

    “咔!”

    房门从里面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走了出来,对方穿着朴素,却干净整洁,明显不是这家的女主人,李东猜测,应该是保姆之类的人。

    “芬姐,苏先生在吗?我们约定好的。”程光客客气气的说道。

    “先生和夫人带着小姐去医院了,你们进来等吧。”芬姐说道。

    “不用不用,我们就在外面等,正好抽根烟。”程光笑着说道,然后拉着李东回到了车旁,他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这才小声的对李东说道,“李药师,你一定会在心里笑我,为什么对个保姆都这么客气的,你别看我是老板,但老板和老板也是有差别的,跟苏老板一比,我就是一个暴发户,人家才是真正的大老板。”

    李东没有说什么,这一点从程光下车后拘谨的态度就能够看出来,明显没有了平时的豪爽气势,整个人就像老鼠来见猫一样。

    半小时后,一辆埃尔法缓缓停在别墅前,一男一女下了车,两人年纪都不大,男的看起来四十出头,穿着休闲西装,带着金框眼镜,浓密的黑发三七分,浑身充满了儒雅的气息,而女的也就三十多点儿,身姿曼妙,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绒衫,外面披着一件驼色大衣。

    “这就是苏老板和他的夫人!”程光小声的对李东说道。

    “什么?”李东一愣,因为他听程光说过,伤者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儿,而眼前这两人,明显不像有那么大女儿的父母,“他们多大了?”

    “苏老板五十,他的夫人我也不清楚,反正四十多了。”程光看了李东一眼,偷偷的笑了一下,“别惊讶,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和你一样。”

    李东在心中暗自感慨,还是有钱人好啊,保养有术,五十像四十,四十像三十,哪像他们东山,四十像五十,五十像六十。

    这个时候,开车的司机从副驾驶搬下一个轮椅,苏老板将身子探进车内,从里面抱出一个年轻女孩儿,放在轮椅上,年轻女孩儿也就二十出头,身材修长,肌肤白皙,一头长发,五官也非常精致,好像精灵一样,只是这样一张漂亮的脸蛋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广寒仙子。

    “苏先生!”程光走了过去,面带恭敬。

    苏远看见后点了点头,冲着妻子递了个眼色,妻子马上会意的推着轮椅走进家门,苏远这时才看向程光身后不远处的李东,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怀疑的问道,“你说的李药师就是他?看起来很年轻,他行吗?”

    “苏先生,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治好苏小姐的伤,但他的药真的很有效。”程光为李东解释道,“何况,不试一下,又怎么能知道呢?您说是吧?”

    苏远回身从车里面拿出一个牛皮纸袋,伸手递给了程光,“刚做的检查,医生说还和以前一样,除非发生奇迹,拿给那个年轻人看吧,治不好就赶紧走,省的又让苏欣伤心。”苏远态度冷漠的说道。

    程光接过牛皮纸袋,来到李东的身边,小声的说道,“李药师,这是检查结果。”

    “医生那边怎么说,还有希望吗?”李东一边拆一边问道。

    “医生说了,除非发生奇迹!”

    李东打开纸袋,将里面的检查拿出来,一张一张的仔细看,检查的内容十分的全面,李东想知道的,上面都有。

    “咦?”

    李东看着看着,突然发出一个声音。

    “李药师,怎么了?”程光也跟着紧张了起来,“还有救吗?”

    “哦,没什么。”李东随口说道,原来那个年轻女孩儿是因为第七节脊椎断裂导致神经损坏,所以才导致下半身瘫痪,值得庆幸的是,现在还有一点儿感觉,不过以现在的医疗技术手段,确实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种情况李东在实习的时候见过,严重的车祸经常会导致类似的情况发生,如果按照医生的话来说,肯定是:希望不大,除非奇迹。

    “怎么样?有救吗?”程光小声的问道,“苏先生还在那里等着呢。”

    李东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认真的在做着思考,脊椎断裂,金创药是肯定能够治愈的,关键是神经损坏,这也是造成下半身瘫痪的主要原因,他记的当初给张振看腿伤的时候,伤口周围就是大面积的神经损坏,虽然金创药的说明里面并没有明确表示能够恢复神经这一条,但是张振腿伤的恢复,充分说明金创药对神经损坏有一定的疗效。

    而年轻女孩儿现在还有知觉,就说明她的神经只是损伤,并没有彻底坏死,如果以张振作为病历,那么结果很明确,金创药能够治愈年轻女孩儿的伤。

    李东把检查收好,从新装回纸袋里面。

    “李药师,你倒是说话呀。”程光急的额头都已经冒汗了,要知道现在可是十一月初,天已经冷下来了。

    “我不敢打包票,但我想试试。”李东想过之后回答道,他说的非常保守,毕竟许多理论上的东西,在实际运用上有很大的差别。

    “试试?”不远处的苏远听到了,眉头随之皱了起来,冷冷的斥责道,“我要的是确切的答案,能治,还是不能治。你以为你想试就试?你知道不知道,每一次试,都是对我女儿的一次伤害。”

    程光看到苏老板生气,赶紧不好意思的赔笑说道,“苏先生,你别生气,李药师他……”

    “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呢?”李东不卑不亢的说道,“我不会说什么大话,如果不想让我用药,我现在就走。”

    “走走走,赶紧走,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说的话模棱两可,总给人一些希望,实际上就是想让我买药,骗我的钱,哼!”苏远恼羞成怒的说道,与他儒雅的气质完全不符,大概是被女儿的伤折磨的吧。

    一人伤病,全家折磨。

    本来都打算上车的李东,一听苏远的话,立即又转过身,冲着对方冷冷的说道,“你可以怀疑我的药,但不能怀疑我的人品,我什么时候骗你的钱了?这样,你让我试,不好不要钱,怎么样,你敢让我试吗??”

    一旁的程光已经慌了神,用手不停的拉扯着李东的衣服袖,刚才嘱咐的话都白说了,这李药师的脾气也太大了,早知道会是这样,就不带人来充当这个好人了。

    唉,好人难做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