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就是奇迹
    “李药师,我们快走吧。”程光低声劝着李东,除此之外,他真的无能为力,“苏老板咱们惹不起。”

    他抓住李东的手,想要把对方拉上车,却发现李药师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甚至刻意用肩膀去撞了一下对方,希望对方不要再跟苏老板放怼了,可结果却是他被撞开了,他诧异的看着身前的年轻人,两人的个头差不多,他还比对方胖,按理说应该可以撞动。

    “李药师?李药师!”程光暗暗后悔,本来是想攀上苏老板这个高枝,结果不仅没攀上,反而还把人给得罪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就在气氛剑拔弩张的时候,从别墅的方向传来一个声音。

    “让他试吧!”

    程光循声望去,只见别墅二楼的一个窗前露出一张脸,是之前被推进门的年轻女孩儿。

    “苏小姐!”

    “欣儿……”苏远浑身一颤,看女儿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担心和悔恨。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年轻女孩儿淡淡的说道,自己关上窗户,转动轮椅,离开了窗前。

    苏远回过头,冷冷的看着李东,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子,如果你把我当成冤大头,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治不好我女儿的伤,你休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

    “哼,要是治好了,连药钱带精神损失费,我一定狠狠的敲你一笔!”李东丝毫不惧的回视着对方。

    他的意思很明确,治不好不给钱,没关系,但治好了,就要为之前的轻视和侮辱付出代价。

    站在旁边的程光暗自松了一口气,问题总算是解决了。

    苏远极不情愿的带着李东进了别墅,来到二楼的某个房间门外。

    铛铛铛!

    “欣儿。”

    咔

    房门打开,年轻女孩儿转动轮椅回到了床边,眼睛直直的望向窗外,似乎对李东的到来没有任何的期待。

    “上药吧!”苏远看了一眼李东说道。

    “我上药的时候,旁边不能有人。”李东淡淡的说道。

    “你说什么?”苏远瞪起了眼睛,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自己的女儿又瘫痪在轮椅上,一旦这个人想对女儿说什么,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瞅你的眼神,就知道你又想歪了。”李东一边摇头一边说道,“你们这些人真是太龌龊了,难道去医院给你扎针的是女医生,你就不脱裤子了?你敢保证给你女儿做手术的都是女医生?”

    “你……”

    李东二话没说,直接伸手把苏远推了出去,“赶紧走,赶紧走,别耽误我治疗。”

    砰!

    愤怒的苏远此时眼中浮现出几丝诧异,就这么被推出来了?这人哪里那么大的蛮力啊。

    “你在哪里找的人?靠谱吗?”苏远皱着眉头看着一旁的程光,那个年轻人的举动实在让他恼火,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更没有人敢把他粗暴的从屋子里面推出来。

    “苏先生。”程光暗自捏了一把汗,人是他带来的,他敢说不靠谱吗?“这人在青州那边非常出名,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何况他都进去了,就让他试试吧,咱们都在门外,他还能对苏小姐怎么样?也许能够出现奇迹呢?”

    苏远深吸了一口气,耳朵紧紧的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已经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份了。

    程光尴尬的站在一旁,心里更是无比的紧张,如果李药师治不好,那么他以后在苏老板面前,可要有苦头吃了。

    ……

    李东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年轻女孩儿,对方并没有因为屋子里面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而感到害怕或者尴尬,她仍旧保持坐在轮椅山的姿势,仿佛窗外有什么新奇的事物在吸引着她。

    李东看了一下年轻女孩儿的房间,和大多数女孩儿一样,对方的屋子以粉色系为主,和白色进行搭配,让整个房间既充满了纯洁的少女气息,又不失温馨和可爱。

    “我看了你的检查报告,你的伤不是没有希望。”李东看着对方说道。

    “我知道,奇迹嘛。”苏欣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样的话我听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个人能把我治好。”

    “那我就不说废话了,你是准备让我在轮椅上给你上药,还是准备到床上让我给你上药?”李东看着对方问道。

    苏欣淡淡的看了李东一眼,转过头继续看向窗外,“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与我父亲吵架而已,让你进来是给你们双方各自一个台阶,你在这里待一会儿就离开吧,我会让父亲不要为难你的。”

    “啊?”李东微微一怔,皱着眉头问道,“你说什么?”

    “难不成你真打算上药?”苏欣说道,“走吧,趁着谎言还没有被揭穿,我知道,你是程老板请来的,他一直想讨好我爸,可我真的不希望再有谁明知道治不好我的伤,还要抱着试一试希望有奇迹的心态拿我做实验,车祸已经过去大半年,准确的说,是三百零二天,像你这样的人我见过很多,我没有爸爸想象的那么脆弱,也早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

    “哦?”

    李东认真的打量起这个年轻女孩儿,表面上文文静静,没想到话却这么多,而且还这么有想法。

    不过,想要骗他可不容易,其实李东认为,女孩儿的话与其说是给他听的,不如说是在骗她自己,说是已经接受了现实,可是连受伤多少天都记的清清楚楚,如果不是度日如年,谁会把从某一天到某一天牢牢的记在心里呢?

    “像我这样的人你见过很多?”李东缓缓的走到年轻女孩儿的身前,从怀里面掏出一把匕首,女孩儿见到后秀眉微蹙,却没有害怕,就在这个时候,李东却拿着匕首在自己的左手食指上抹了一刀。

    唰!

    匕首非常的锋利,被抹过的地方立马出现了一道很深的口子,鲜血不停的往外流。

    紧接着,李东拿出金创药,涂抹在伤口处,很快,血不流了,再过一段时间,伤口愈合了,几分钟的时间,连伤口也不见了。

    李东把手指伸到年轻女孩儿的面前,看着对方问道,“像我这样的人多吗?”

    女孩儿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诧异,盯着李东完好无损的手仔细的看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看向李东,出口问道,“你是……魔术师?”

    “我是不是魔术师不要紧,问题你是现在是否还让我出去。”李东微笑着说道,“如果你坚持自己的意见,那么我现在就走,如果你觉得我刚才的魔术还行,我不介意变一个可能令你重新站起来跳芭蕾的魔术。”

    苏欣身子一颤,芭蕾,那是她永远的痛,她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真不是魔术?真的不是魔术?

    “不说话?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那我也只能告辞了。”李东转过身,向房门走去,“忘记跟你说了,其实,我就是奇迹,如果我走了,就再也没有谁能治好你的腿了,不过请你注意,不是奇迹没降临在你的身上,而是来了之后,被你赶走了。”李东手抓住门把手,准备开门出去。

    “等等!”

    李东准备下压的手收了回来,回头看向年轻女孩儿。

    “我需要怎么做?”苏欣看着李东问道,脸上再也没有拒人以千里之外的神情了。

    “把伤口露出来。”李东淡淡的说道。

    苏欣点点头,转动轮椅,面向大床,目光却一直盯着李东,李东被看的有些迷惑,不是想要尝试一下吗?难道临时反悔了?

    “看什么?是因为我长的帅吗?”李东问道。

    “难道你认为我可以自己到床上去?”苏欣看着李东反问道。

    李东这才明白对方的意思,原来是想让他帮忙,只是不好意思开口,所以刚才一直看他,是他疏忽了,忘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下半身瘫痪的人。

    李东走了过去,本想伸手去扶,却又不知道该碰那儿,索性学着苏老板,直接把对方从轮椅上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女孩儿扭动了几下身子,整个人趴在床上,双手后伸,掀起衣服,把纤腰露了出来,羊脂白玉一般的肌肤却有一丝瑕疵,那就是脊椎第七节的地方有一处十分明显伤疤,那是手术留下的痕迹。

    李东拿出金创药,顺着伤疤开始涂抹,当他的手接触到女孩儿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女孩儿身体颤动了一下,耳根也红了。

    为了能够尽快有效果,李东不仅加大了药量,将伤口和伤口周围涂满了药,就连整个脊椎也没有放过,最后抹的女孩儿整个后背都是,知道的是在上药,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美容院进行美体呢。

    “药涂抹好了。”李东边擦手边说道,“我给你留下两瓶药,每天早晚各一次,对伤口以及周围和脊椎进行涂抹,一罐药大概可以使用两天也就是四次,如果这两瓶用完,仍然没有任何效果,那么很遗憾,奇迹没有降临在你的身上,你们也不必找我了,这些药就算我白送的。”

    “听了你的话,我感觉自己被欺骗了。”苏欣侧着脑袋看着李东,“原来你对自己的药也没有信心。”

    “错!”李东摇了摇头,蹲在床边看着对方说道,“我对我的药十分有信心,如果车祸当时就用我的药,我保证你现在能够站起来,但是现在,听天由命吧。”

    “当时?又是当时,我讨厌这个词,是不是你们骗子都喜欢用这个词来为自己辩解?”苏欣问道。

    “我觉的你应该庆幸自己受伤的是地方脊椎而不是胸口,否则我真不知道该如何为你上药。”

    “没想到你不仅是个骗子,还是个流氓!”

    “错,这叫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