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真就是个卖药的
    李东回到宴席厅,庞磊和陈洁马上就要敬到这边了,他赶紧坐下来,往杯子里面倒了一杯啤酒,酒瓶刚放下,对面的一位女同学就站了起来举起了杯子。

    “李东,我敬你一杯!”

    恩?

    李东抬头疑惑的看着对方,虽然大家都是同学,可敬酒总得有个理由吧,他实在想不出自己跟眼前这位关系很一般的女同学有什么值得喝一杯的,再说,昨晚那么热闹的场合不敬,却要在这里敬,什么意思?

    “我祝你生意兴隆,事业一帆风顺,”女同学说道。

    李东一听,这祝词,他还真得喝,谁不希望生意兴隆?谁不希望事业一帆风顺?于是他点点头,把刚刚倒上的酒杯举了起来,“好,干杯,我也祝你越来越漂亮。”

    “谢谢!”

    李东本来就想象征性的喝一口,结果女同学一仰头全干了,他也只能把杯子里面的都喝光,可是他刚把杯子放在桌面上,隔壁桌的一个男同学又走了过来,拿着酒瓶给李东的杯子满上。

    “李东,我也敬你一杯,我和我女朋友明年准备结婚,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呦。”

    “啊?好。”李东应了下来,又喝了一杯。

    “李东……”

    “停,先让我缓口气!”李东看着有一个朝他走来的男同学,在深吸了两口气之后,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举了起来,看着两座的同学说道,“同学们,我敬大家一杯,今天是庞磊和陈洁大喜的日子,他们才是主角,要敬,你们敬他们去,我这个单身狗可不想喧宾夺主。”

    说完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孔阳,昨晚聚会的时候,孔阳完全取代了庞磊和陈洁成为了宴席上的主角,不停的被人敬酒,不停的喝酒,还到其他桌串场,嗓门也数他最高,知道的是庞磊和陈洁结婚,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孔阳结婚呢。

    听到李东的话,在座的同学全都把杯子举了起来,就连孔阳也不例外,只不过他先于别人喝了,然后重重的把杯子放下,“哼,暴发户,有什么了不起的?”

    “对呀,一万亩土地一年才多少钱,对孔总家即将上市的医药公司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张东群本来拿起了杯子,一听孔阳的话,立马又把杯子放下了,

    周围的人都听见了,脸上不免露出尴尬,没人觉得李东了不起,但人家一出手就是一对二十多万的劳力士情侣金表,就比你孔阳的金摆件好,事实胜于雄辩啊。

    “孔阳,也不知道昨天是谁说东子送的劳力士是假的,人家没有当中揭穿你,就已经很给你留面子了。”冯志超说道,“所以,你就别在这里叽叽歪歪的了,像个娘们儿。”

    孔阳的心里一直有气,自己不仅在同学面前丢脸,甚至还在许诺面前丢了脸,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人生中最大的耻辱,现在被冯志超这么一说,顿时就像被点着的炸药桶,指着冯志超大声质问道,“冯志超,你骂谁呢?”

    “谁接话,我就说谁。”冯志超淡淡的说道。

    “看来狗急不仅要跳墙,还要咬人呢。”**峰笑着说道,然后拿着筷子指着桌上的一道菜,“这有个大肘子,赶紧把骨头拿去,别叫唤了好吗?”

    啪!

    孔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恼羞成怒的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弄个什么药材种植基地吗?还不就是个种地的?更何况,像他这样的药农我见多了,都上赶着到我家公司求我收购他们种植的药材,一个药农,做的再大也得看我们医药公司的脸色,卖出去了是药材,卖不出去那就是一堆破草根烂叶子。”

    “对!”张东群又跳了出来,“跟孔总家的上市公司比,简直就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没法儿比。”

    “喂喂喂,低调,还没上市呢。”孔阳装模作样的说道。

    “对不起,孔总,是我说话不严谨了,不过,那不是早晚的事儿吗?”张东群赔笑着说道,“再说,这里是哪儿?这里是省城,在青州那种三线城市当个小地主,有什么值得炫耀的?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

    “上市的公司多了,退市的公司也不是没有,最后沦为垃圾股的更是比比皆是。”冯志超说道。

    “你……”

    “同学们,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热闹?”就在这时,庞磊和陈洁走了过来,婚礼时穿着西服和婚纱,而现在敬酒换了一身中式的服装,看起来特别的喜庆。

    “闲聊,闲聊!”许诺淡笑着说道。

    听到许诺的话,孔阳坐了下来,笑着附和道,“对,闲聊。”

    庞磊拿着酒杯,看着一桌子的同学说道,“看到同学关系这么好,我很感动,谢谢大家能够在百忙之中来参加我和陈洁的婚礼,以后用得着我庞磊的尽管吱声,我保证不带含糊的。”

    “来,干杯吧,同学们!”陈洁笑着说道。

    庞磊和陈洁的出现,消解了刚才的剑拔弩张,众人拿起酒杯,衷心祝愿这对新人百年好合、长长久久。

    “干杯!”

    庞磊和陈洁又与大家简单的聊了几句,正准备走,就看到一个中年人匆匆的跑了过来,在李东的身边停住,用手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汗。

    “李药师,谢天谢地,你还在。”

    李东一看,原来是程老板,于是皱起眉头,看着对方说道,“程老板,我不是说了不去吗,你怎么还来啊?”

    “李药师,我叫你小祖宗还不行吗?苏老板在那边等着呢,咱们可不能让他等久了啊。”程光苦着脸看着李东说道,终于有机会攀上苏老板的高枝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别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他怎么能轻易的放过呢?

    “没看我正在参加同学婚礼吗?你告诉他,愿等就等,不等拉倒。”李东没有好气的说道。

    “别介,这话我要是说了,我这酒店都得关门。”程光苦苦哀求道,“李药师,给我个面子,就这一次行吗?你同学不是在这里办婚礼吗?就这个厅是不是?宴席钱免了,算我的,劳驾你就去吧,苏老板派的车都已经到酒店门口了,劳斯莱斯,你不是说没劳斯劳斯不去吗?要知道苏老板只有在接贵客的时候才会派这辆车,我连坐都没坐过,就算满足我的虚荣心,让我蹭坐一下好吗?”

    李东无语了,“程老板,你又不是买不起,何必呢这是?”

    “金銮殿上的椅子谁都能买起,可那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坐的吗?你要是再不答应,那我只能给你磕一个了。”

    “你好歹也是一个大老板,不带这么耍无赖的。”李东被程老板逼的无奈,更不想对方继续在这里待着影响婚宴的气氛,最后点点头,说道,“好吧,我去。”正好看看那个小美女恢复到什么情况。

    “真的?谢谢谢谢!”

    “不过,我得参加完婚礼再去!”李东说道。

    “没问题,你能去就行。”程光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开心的像个两百多斤的孩子,接着转头打量了一下庞磊和陈洁,问道,“你们就是今天的新郎新娘?婚宴钱交了吗?”

    “还没有。”庞磊说道,“不是先交五千定金,其他的等婚礼结束再一起结算吗?”

    “你们在婚礼结束的时候去前台,我会通知那里的人把定金退给你们。”程光说完看向李东,“李药师,我在外面等你,你千万不要不来啊。”说完恋恋不舍的走了。

    众人看着程光的背影,直到人消失在宴会厅大门处,这才回过神来。

    “李东,这人是谁呀?”陈洁忍不住问道。

    “哦,这家酒店的老板。”李东淡淡的说道。

    “老板?”

    大家一听,难怪要免单,原来是酒店老板。

    众人看李东的眼神又变了,这可是省城一家四星级酒店啊,这里的老板,那肯定也是个富豪,可就是这样一个富豪,在李东面前低声下气,差点儿跪地下,众人不自觉的又看向面色铁青的孔阳和张东群,那意思好像在说:你们刚才不是嫌人家李东是三线城市的小地主吗?现在瞧见了没有,在省城,人家李东依然好使,你们那么牛逼,怎么不见老板免你们的单子啊?这可不是一顿饭,而是一场婚宴啊。

    孔阳和张东群被看的浑身不自在,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陈洁。”在场的一个女同学问道,“你们这婚宴,到底多少钱一桌啊?”

    这种事本来不应该问的,可是现在大家却非常关心这个问题。

    陈洁看向庞磊,庞磊这时说道,“两千五百八十八一桌,还有百分之十的服务费。”

    “多少桌?”

    “三十六桌。”

    众人一听,默默的在心里计算,三十六桌,一桌两千五百八十八,也就是九万三千一百六十八,再加上百分之十的服务费……整场婚宴算下来花费十万多!

    就这么免单了?

    这一个面子也太值钱了吧?

    十万多的婚宴钱,加上二十多万的劳力士情侣金表,一共就是三十多万,是孔阳的十倍,关键是人家还那么低调,不声不响的。

    还有,刚才人家酒店老板说什么?劳斯莱斯在外面等着?还是别人派车来接的?

    “李东,我能问一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吗?”一个女同学问道。

    “我真就是个卖药的!”

    ……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