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哥哥给你检查身体
    当然至于!

    对苏远来说,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女儿就是他的小棉袄心头肉,因为女儿瘫痪这件事,他的头发急的白了许多,人也变的越来越没耐心,脾气更是越来越暴躁,大半年的时候投资搞砸了好几个,被他开掉的人更是数不胜数,他知道原因在他自己,可他就是忍不住。

    而现在,女儿的瘫痪有了明显的好转,困扰他大半年的痛苦终于可以解决了,他能不高兴吗?这对他来说,这是坚决了他心中的头等大事。

    李东跟在苏远的身后走进别墅,一进门就看到苏远的夫人推着年轻女孩儿,似乎是在这里迎接他的到来,上次见到苏远的夫人时,眉宇间充满了伤感,而这一次也好像换了个人似的,脸上挂着喜悦,整个人又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至于坐在轮椅上的年轻女孩儿,表情也不在冷漠,见到他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期盼和希望,但更多的是焦急,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控制轮椅来到李东的面前,兴奋的看着李东说道,“你终于来了,今天上午用完你给的药之后,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腰部能够使上一点儿力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你赶紧帮我看看吧。”

    李东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他的眼睛又不会透视,怎么能看到对方的伤好没好?

    “去你的房间吧。”李东说道。

    “好!”

    苏远打开一旁的电梯,自从女儿瘫痪之后,为了方便女儿上下楼方便,他刻意派人在别墅里面安装了电梯,可谓是用心良苦。

    李东乘电梯从一楼来到二楼,再一次进入年轻女孩儿的房间,看着还停留在房间里面的其他人,李东开口说道,“还用我再说一次吗?都出去啊!”

    上一次来的时候,李东让闲杂人等出去,把苏远气坏了,最后还是李东把对方推出去的,而这一次,苏远在听到李东的话后立即响应,伸手拉着夫人的胳臂走了出去,并把门关好。

    这就是神药的作用!

    神药不仅能够治病疗伤,同时也能够赢得别人的尊重,这是李东在这段日子领悟到的,除非那个人不生病不受伤,但是,可能吗?

    李东把目光从新落在已经被苏远抱到床上的年轻女孩儿身上,看的出来,为了方便检查,对方刻意穿了一件宽松的体恤,而且已经用手掀了上去,露出雪白的美背,那意思好像在说:来呀,快来呀。

    哼哼,别急,哥哥这就给你检查身体!

    李东坐在柔软的床边,大大方方的**对方的后背,当然,这并不是占便宜耍流氓,而是按照上次对方拍的片子,对受伤位置进行按摩,以检查周围神经的反应。

    “我现在按摩你的后背,如果能够感觉到就告诉我。”

    “恩!”

    当医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占便宜,而且还打着治病救人的旗号,让人无话可说,当然,作为一个有医德的人,是万万不会借着治疗的幌子去占人便宜的,这是最起码的职业操守。

    “这里怎么样?”

    “没感觉。”

    “这里呢?”

    “恩,能够感觉到一点点。”

    “这里?”

    “啊,疼!”

    “恩,那这里怎么样?”

    “你摸我的屁股干什么?”

    “这你都能感觉到?看来你恢复的很好。”

    “我不是感觉到的,我是看到的。”

    “咳咳,别误会,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下半身是否有感觉。”

    “……”

    屋外,叶思柔非常的紧张,尽管女儿的伤似乎有好的迹象,但在检查结果出来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一旦只是女儿的错觉,白高兴了怎么办?她忍不住转头看着身后的丈夫问道,“欣儿她不会有事吧?”

    苏远微微一笑,紧紧的握住妻子的手,安慰道,“放心吧,有李药师在,欣儿她不会有事的,她一定能够重新站起来的。”

    “恩!”

    站在一旁的程光已经无语了,前几天也不知道是谁担心的要死,还差点儿破门而入,把李药师扔出去,这才过去几天,就这么相信李药师了呢?

    “程老板,谢谢你找来李药师!”苏远突然转过来说道。

    程光听到后受宠若惊,对方可从来没用正眼瞧过他,现在连感谢的话都说上了,看来苏老板这艘大船,自己算是搭上了。“这没什么,苏先生你太客气了,其实这都是李药师的功劳,我就是引荐一下而已。”程光谦虚的说道,在苏老板的面前,他可不敢狂。

    “不,要知道我寻遍了全世界,都没有找到一个能够治好我女儿的办法,而你找到了,所以,这是大功一件!”苏远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有恩必报,更何况是治好女儿瘫痪这件困扰他已久的大事,必须记一功。

    程光笑了,有苏老板这一句话,他今天就算没白忙活。

    李药师呀李药师,你先是治好了我父亲的伤,又治好了苏老板女儿的伤,你真是我的命中贵人啊!

    房间内。

    检查进行了几分钟后结束,李东做的非常细致,从脊背到腰,再从腰到腿,基本上除了最关键的部位,年轻女孩儿的下半身都被他摸,哦,是检查遍了。

    苏欣俏脸儿通红,眼中已经蒙上了一层雾,也不知道是被摸的,还是高兴的,直到看见李东站起来,她这才回过神来,赶紧问道,“李药师,我的伤怎么样?”

    李东看了看苏欣,没有着急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不说我是骗子了吗?”

    “难说,得等我能够彻底下地走路,才能为你证明。”苏欣等不及的催促道,“你快说啊,到底检查结果怎么样?”

    “比想象中乐观!”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不是你的错觉,是真能用上力了。”李东大声的说道。

    “耶,太好了,这么说,我的伤还能够恢复?我还能够站起来?我还能继续跳芭蕾?”苏欣兴奋的朝着李东问道。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而应该去问神仙。”李东看着床上的年轻女孩儿说道,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是太幼稚了,不过他倒是能够理解对方此时此刻的心情,“我不是神仙,预料不了未来的事,还是那句话,我无法给你任何保证,我只能说尽力。”

    苏欣愣了愣,认真的对李东说道,“我相信你。”

    “谢谢,不过,我倒是希望你一直把我当成骗子!”李东淡淡的说道,“这样一来,你没有期望,我也没有压力,你这么相信我,一旦我治不好你的伤怎么办?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我不给你压力,你哪来的动力?”苏欣笑着说道。

    “你当这是考试呀,给点儿压力,多复习,考试的时候就能高出几分?”李东没有好气的说道,“你还是那个你,我还是那个我,药还是那个药,能治好,你相不相信我都能治好,不能治好,你就算给我磕几个,也没用,这是命,与其相信我,不如平时多烧烧香,说不定哪路神仙路过听到你的话,一个治愈术,你立马就能站起来走了,还能大跳呢。”

    “我从来不封建迷信。”

    “可你妈妈的身上又是佛珠又是佛坠。”

    “……”

    李东拿出两罐金创药放在床边,“还是两天的药量,用法你已经知道,我就不再废话了。”说完就准备出去。

    “你要走?”苏欣问道。

    “难道你还准备留我过夜?”李东反问道。

    “想得美!这段日子除了爸爸妈妈就是保姆,好不容易来你这么一个人,陪我多聊一会儿。”苏欣说道,将掀开的衣服从新整理好。

    “我是来回访的,不是来陪聊的,再说你爸爸连一分钱都没有给我,我有什么义务陪你聊天?”李东拒绝道,记的上次对方恨不得他赶紧走,而今天却要留他聊天,看来对方的心情不错,这也有利于身体的恢复。

    “让你陪我聊天,你应该感觉荣幸才对,你知道吗,有很多人想要约我,我连正眼都不看他们一下,你还跟我谈钱?”

    “那你赶紧打电话,让他们来陪你。”李东说着打开了房门。

    外面的人立即走上前。

    “李药师,欣儿她怎么样了?”苏远和叶思柔焦急的问道,一双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李东。

    “药在床上,还是两天的量。”李东没有回答对方的话,虽然前景乐观,但一切都是未知数,一旦夸下海口,将来却治不好,那岂不是砸了他的金字招牌?“别急,再观察一段日子,大半年都等了,还差这几天吗?一周,再用一周药,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一周的时间,在伤口上等于过去二十年,是好是坏,到时就能见分晓了。

    “谢谢李药师。”苏远给妻子使了一个眼色,叶思柔立即走进女儿的房间,而苏远拉着李东的胳臂,指向楼下,“李药师,请这边来,下楼喝口茶,顺便谈谈酬劳的问题。”

    “我不渴!”李东丝毫不给苏远面子,一边走一边说道,“酬劳的问题就暂时不用谈了,我说过,不治好不要钱,所以等你女儿下地的那一天,咱们再谈酬劳的事情吧,不过,你最好要有一个心理准备,因为到时候我可能会狮子大开口,你别反悔就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