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来咬我呀
    李东走进苏欣的房间,苏远提前一步将女儿抱到床上,然后还没等李东说话,就主动的退出了房间将房门关好。

    要知道,他出身权贵,叱咤商界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人敢对他无礼,可是今天,不仅被人喊了,责怪了,嘲讽了,还一点儿脾气都不能有。

    难道他真不生气吗?肯定不是,但是,谁让这个无理之人掌握着他宝贝女儿的未来呢?女儿能不能重新站起来,全靠这个男人了。如果能够治疗好,他大人有大量,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是如果治疗不好,那么他有一百种方法教训对方,保证让这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东脱掉外套,撸起袖子,准备给苏欣做检查,却发现对方坐在床上不动,两手放在腿上,手掌向上,手指自然弯曲,如果不是手心擦伤的血痕出卖了她,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假装小龙女练什么绝世功法呢。

    “旧伤没好,又添新伤,你这是何苦呢?”李东淡淡的说道,“难道是想用这种方式检验我用刀割手那次是不是在变魔术?”李东来到对方的身边,拿出金创药,往对方擦伤的地方擦。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苏欣目不转睛的盯着李东说道。

    李东抬头看了看眼前这女孩儿,刚才在外面挽留他的时候,眼中充满哀求,好像没有他就活不了似的,可是现在,满眼都是鄙夷和不屑。

    “是你们不信在先,所以就别怪我不义。”李东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所以底气非常的足,更没有回避苏欣的目光,老话说的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更何况是个小姑娘?

    “我说的是钱的事。”苏欣重重的说道,“之前你说治好伤再收钱,我还觉得你挺有医德,没想到这么快就露原型了,四千万,你还真敢要。”

    “哼,跟你们不谈钱,难道谈感情?”李东撇撇嘴说道,擦完金创药之后,将罐子放到一边,“像你们这种有钱人,压根儿就瞧不起我这种出身的人,我又何必像程老板一样对你们低声下气?所以,还是谈钱好,简单,直接。更何况,我一开始就对你说过,我不是医生,我就是个卖药的,所以医德什么的,跟我提没用,你也别用这话刺激我。”

    “谁瞧不起你了?”苏欣反驳道。

    “你忘记第一次见到我时,跟我说的那些话了吗?不仅不相信我能治好你的伤,还觉得我是来骗钱的,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叫我骗子,还有去医院检查这件事,我已经非常清楚的告诉过你们,一周之后给你们明确的答复,而你们不听我的嘱咐,依旧去医院做检查,这难道不是不相信我的表现吗?试想一下,如果我是国外的著名专家,那么,你们还会不听我的吗?”李东冷笑的看着表情不自在的苏欣,说道,“别急着否认,我到现在都还记的,之前下车的时候,你爸一见到我就让我听医生的结论,还不是看不起我这个草根?”

    “我不跟你说了。”苏欣被李东说的无法反驳,于是女孩儿任性的一面表露出来,满不在乎的说道,“反正四千万又不多,我自己的银行卡里都不止这个数。”

    四千万还不多?

    早知道就要四个亿了,看来是贫穷限制了他对富豪的理解,富人家的孩子零花钱都不止四千万,而他这个穷人开了几个月的挂才赚四千万。

    “所以,道不同不相为谋,赶紧治好你的伤,你坐着劳斯劳斯跑你的阳关道,我拿着四千万走我的独木桥。”李东说道,“还坐着干什么,不是着急让我给你看伤吗?赶紧趴床上,难道还要让我亲自给你推倒?”

    “手伤着呢,疼,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儿怜香惜玉之心啊?”苏欣冲着李东直翻白眼,没有好气的说道,“就算你不是医生,至少也是个男人吧,有点儿绅士风度好不好?”

    “哪伤了,我看看?”

    “手,就这里,在……”苏欣刚把手伸出来,想将伤口展示给对方看,可是在看到自己的手掌时突然愣住了,她拍了拍手,搓掉上面的药渣,却发现手心洁白无瑕,之前因为跌倒而出现的那些擦伤,现在全都没有了。

    她不由的想起第一次对方用刀割手时的情景,难道那不是魔术?难道那是真的?真有这么神的药?

    苏欣眼睛呆呆的看着李东,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

    “快点儿,别磨蹭。”李东看到苏欣的样子之后心里暗笑,不过表面上还是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四千万只是药钱,想要让我陪你说说话,陪你聊聊天,陪你唠唠嗑,那得另算。”

    苏欣回过神来,白了李东一眼,双手扶着床,艰难的趴了下去。

    “有感觉吗?”李东按了按对方的腰部问道。

    “没有!”苏欣有些赌气的说道。

    李东眉头微微一皱,不可能呀,苏老板不是说,苏欣坐时间长了都会感觉到屁股痛吗?连屁股都有感觉,腰怎么可能没感觉呢?李东用手捏着对方腰上的一块肉,他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背部肌肉抽动了一下。

    “疼吗?”

    “不知道。”

    不知道?这算什么回答?

    李东用手狠狠的掐了一下。

    “啊,你想掐死我呀!”苏欣回过头狠狠的瞪着李东。

    “苏小姐!”李东十分严肃的看着对方说道,“请你配合我,否则耽误了治疗,我保证后悔的将会是你自己。”

    “我后悔什么?反正四千万包治好。”苏欣再一次表现出她大小姐的任性,跟她文雅的外表严重不符。

    “苏小姐,你要记住一点,是药三分毒,我的药也不例外,我每次会根据你的伤情来调整药量,如果药量过大,不仅会再次损坏你的神经,同时,因为你长期不活动,很可能导致你的骨头在愈合的过程中,增长过速,也就是说,螺丝变大了,螺丝帽却还是原来的螺丝帽,到头来,你还是会瘫痪。”李东见到苏欣有持无恐的样子,便开始危言耸听,狠狠吓唬对方,“四千万对我来说虽然很多,但有没有这些钱,对我而言无所谓,因为像你这种情况的人非常多,四千万我很快就会赚回来,反倒是你,继续坐在轮椅上,到时候不仅没有知觉,甚至连关节都不能活动,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说一下,我只有治伤的药。”

    李东的话起到了效果,苏欣被吓的脸色惨白。

    “还玩吗?”李东笑着问道。

    “不玩了,不玩了!”苏欣赶紧摇头说道,好不容易有了痊愈的机会,她可不想弄巧成拙。

    李东冷哼了一声,从新开始了检查。

    “这有感觉吗?”

    “有一点点。”

    “那这里呢?”

    “没有。”

    “这里,感觉到了,很明显……”

    有了苏欣的配合,一切都变的顺利多了。

    李东这一次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然后留下了五瓶药,“这是五瓶药,五天的量,用法还是和原来一样。”

    “原来不是两天的量吗?”苏欣一边盖上衣服一边问道。

    “没看出来我烦你吗?”李东说道,“再说,我这么忙,没那么多闲工夫来来这里陪你全家扯淡,说实话,五天来一趟我都嫌烦。”

    “别呀!”苏欣不干了,冲着李东指责道,“你这也太不负责了吧?五天的时间,一旦用药过量怎么办?一旦中间发生了什么情况怎么办?”

    “你可以去医院检查啊!”李东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小气!”苏欣知道男人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可是,这也太不给她面子了,以前不管她做什么,别人都可以原谅她,唯独这个男人,不仅不原谅,还说她烦,“我不管,你既然收了我家的钱,就应该负责到底,我只留两瓶,剩下的你拿走,两天后你再过来。”

    “话别说的太早,我还没收到你家的钱呢。”

    “那也不行!”苏欣大声的说道,“后天你要是不来,我,我就自杀,让你愧疚一辈子。”

    “自杀?”李东站了起来,饶有兴趣的问道,“请问你准备怎么自杀?”

    “我割脉!”苏欣愤愤的说道。

    “没关系,我可以治好,刚才你也已经亲身体验到我这药的神奇了,我保证你割脉死不了。”

    “那,那我就上吊,做个吊死鬼,天天在你家房梁上待着。”苏欣恶狠狠的说道,仿佛跟李东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呵呵,不是我笑话你,就你这腿脚,你能上吊?”

    “我,我撞墙。”

    “我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谁撞墙撞死的,麻烦你给我表演一下,也算是让我开开眼界。”

    “你,你给我出去!”苏欣气的满脸通红,恼羞成怒的冲着李东大喊。

    “我正好要出去!”李东一边走一边说道,“对了,友情提示一下,别生气,气大伤身,容易长皱纹,别到时候给你腿治好了,你变成老太太了。”

    “你……!”

    “是不是很生气,站起来,走过来,咬我啊!”

    “我……你给我等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