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狠狠的检查
    “李药师,你怎么又要走啊?”苏远一脸不解的看着李东,这段日子他一直按照对方的嘱咐去做,既没有带女儿去医院检查,又没有找其他的医生或者专家,可为什么刚来就走呢,难道自己又有哪里得罪对方了?

    不光是苏远,一屋子的人全都满脸的问号,就连开车送李东来的程光也不例外,这又是什么情况啊?就算不用坐会儿,但至少也要把人家姑娘的伤看完再走吧?

    高人行事,果然是高深莫测。

    “该说的也说了,药也留下了,不走干嘛?”李东也挺不理解的,他只是想让这一家子多沉浸在喜悦中一会儿,怎么说他也是外人。

    “难道不用对欣儿的身体进行一下检查吗?”叶思柔好奇的问道,之前每次来都会检查,这次放下药就走,也太草率了吧?

    “以前她不能动,我需要对她的身体进行检查,现在他能动了,也都展示给我看了,我还检查什么?其实我今天的检查内容,就是想看看她能不能站起来。”李东说道,“结果你们也都看见了,这不是恢复的很好吗?”

    “不是……”

    习惯了以前关在房间里面的**刺激检查,突然变成看两眼就结束的检查,谁都不适应,总觉得对方是在敷衍,心也就一直放心不下。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再对我的身体进行一下检查吧,要不然我心里没底。”苏欣对李东说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

    “这不是耽不耽误时间的问题……”李东看着一屋子的人,大家似乎都有这样的想法,看来去医院的次数太多,都已经习惯医院式的检查方式了,不管好没好先拍片,再抽一管子血,然后再看病,总认为这样的医生才负责,不过,既然主动找摸,那就不要怪他了,“好,去你房间检查。”

    听见李东的话,苏家人立马松了一口气,检查就好,没得罪就好。

    来到苏欣的房间,苏远想把女儿抱到床上,不过被李东阻止了,他今天要让苏欣自己上床。

    “啪!”

    房门关好,屋子里面只剩下李东和苏欣两个人。

    “看什么,上床吧!”李东对苏欣说道。

    苏欣皱了皱眉头,只是一个检查,但是从对方的口中说出来,听着怎么就那么龌龊呢?不过,她最终还是按照对方的话去做了,转动轮椅面朝着床,然后双手扶着轮椅的把手,努力的站起来。

    也许是刚刚做过同样的动作,虽然苏欣这一次的动作依旧很慢,不过却比之前快了许多,不仅身体的协调性更强了,就连每个动作也更加稳了。

    李东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苏欣的身体状况恢复的非常好,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连续起立,如果恢复不好,绝对做不到,甚至还有可能加重伤情。

    李东来到床边坐了下来,看着趴在床上的苏欣,大手隔着裙子一把拍在对方的屁股上。

    “啊!”苏欣吓的尖叫了一声,红着脸,恼羞成怒的瞪着眼睛看着李东,“你干嘛?”

    “干!”

    “你说什么呢?”苏欣没听懂李东的意思,大声的质问道,“我是问你,你刚才在干什么,为什么拍我……屁股,是不是想趁机耍流氓?”

    “我说大小姐,你不要冤枉人好不好?”李东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这是在对你进行身体检查!”

    “前几次检查,也没见你拍我啊?”

    “以前那是因为你的伤没好,我的眼睛又没有x光,无法看到你哪里好哪里不好,所以只能选择用点性刺激法,现在你的下肢不仅有感觉,并且还能活动,所以我选择使用面性刺激法。”李东振振有词的说道,能把打人、报复、占便宜,解释的这么有道理,就连他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了,不过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他还是说道,“当然,如果你觉得我是在打你,那你大可以不接受检查,反正你的腿已经站起来了,不需要再……”

    苏欣不懂什么点性刺激和面性刺激,医学上的事儿她不明白,不过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关键是,在谁也没办法的情况下,是这个男人把她的腿治好的,就凭这一点,无论对方在伤情上怎么说,她都会去相信,虽然有些难为情,不过她最后还是选择接受。

    “检查就检查,但你能不能轻点儿?”

    “你感觉到疼了?”李东问道。

    “恩!”

    “这就对了。”李东一摆手,笑着说道,“前几次来,我就算打你,你也感觉不到,现在稍微一用力,你就感觉到疼,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的神经恢复的很好,而且你越感觉疼,就越说明你恢复的好。”

    苏欣恍然大悟,这样的测试,她去医院求医的时候也经历过,医生会拿一个小锤子,对她身体的各个关节进行捶打,有时候看起来很轻,有时候看起来很重,而对方的用手拍屁股测试法,应该就是这个意思,毕竟这里不是医院,没有锤子,只能用手代替。

    “我,我知道了。”

    “恩,那你坚持一下,如果感觉疼就说出来,最好能够形容出疼的等级,就比如,一般,疼,非常疼,疼死了,明白吗?”

    “明白了!”

    “好,那我开始了。”

    李东说着又朝苏欣的屁股打了一下。

    “啪!”

    “啊,疼,非常疼,你怎么还打我屁股?你是不是故意的,就因为我没有让你走?”苏欣瞪着眼睛说道。

    “刚才是左边,现在是右边,能一样吗?”李东说着又拍了一下对方的大腿。

    “疼!”

    “啪!”

    “疼死了!”

    “……”

    苏欣的下半身被李东打了个遍,而且从裸露在外的小腿来看,屁股和大腿应该也红了。

    不是要让我给你做检查吗?那我就给你狠狠的检查一下!

    “行了,今天就检查到这里了,药什么的,就让你家人给你抹吧。”李东淡淡的说道,“当然,如果你让我掀裙子,我也不介意给你抹。”

    “出去,立即,马上给我出去!”苏欣一手抱着脑袋,一手指着房门。

    “让我检查的是你,让我出去的也是你,你们这些有钱人真难伺候。”李东轻叹了一口气,看着耳朵根通红的属性,憋着笑走了出去。

    见到李东从房间里面出来,苏远赶紧问道,“李药师,欣儿的情况怎么样?”

    “恢复的很好,再用两三次的药,应该就可以恢复正常了。”李东说道。

    “能够跳芭蕾吗?”叶思柔比较关心这个问题,她知道,女儿最喜欢芭蕾舞。

    “跳大神儿都没问题。”

    “……”

    “李药师,咱们到楼下坐,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苏远客客气气的把李东请到了楼下。

    叶思柔没有跟着下去,而是走进了女儿的房间,当她看着趴在床上,像个鸵鸟似的把脑袋扎在枕头下面,把身子搂在外面的女儿,立即把枕头掀开,关心的问道,“欣儿,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静静!”苏欣用手捂住脑袋。

    “没什么你为什么捂住脑袋?”叶思柔把女儿从床上翻了过来,“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呀?是屋里太热了吗?”

    “没有,是,是我太高兴了。”苏欣红着脸说道,双眼水汪汪的,就像泉眼一样,马上就要往外喷水了。

    “恩,妈妈也替你高兴!”叶思柔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女儿,时隔大半年,终于可以再次站起来了。

    客厅,苏远亲自为李东倒了一杯茶,“这是上好的铁观音,李药师尝尝”

    李东对茶没有什么研究,相比之下,他更愿意用一些药材泡着喝,因为他从小就是喝泡药材水长大的,这也是他体质比较好的原因。

    “苏老板,你刚才说有件事请我帮忙。”李东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看着对座的苏远,“有什么你就直说,能办到的,我不会见死不救,不能办到的,我也不会吹牛-逼。”

    “对对对。”程光笑着说道,“苏先生你就说吧,咱们又不是外人。”

    “那我就说了。”苏远停顿了一下,想了片刻,这才开口对李东说道,“李药师,是这样的,有一位长辈,跟我家是世交,他年轻的时候当过兵,执行任务时,腿上中了几个弹片,虽然当时取出来了,但是这么多年,每到阴天下雨天,腿就会特别疼,有时候甚至无法走路,不知道李药师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李东想了想,这种情况很常见,这样的人也很多,按照中医的说法,那就是经络不通,气血不畅,无力抵抗外邪,引发旧伤,而按照现代医学的说法,这样的情况多是因为受伤后局部血液循环以及末梢神经受到了破坏,造成骨骼以及周围软组织代谢功能下降,每到阴天下雨天的时候,空气低沉,受伤的地方,毛孔与外界气体交换功能受到了影响,出现代谢堆积,于是就会引起腿部疼痛。

    一般对付这种情况,中医会采取理疗、针灸等方式,达到疏通经络的目的,促进受伤位置的血液循环,西医就比较简单了,服用一些消炎药和止痛药,不过这两种治疗方法,都无法做到彻底的治愈。

    疏通经络,促进血液循环,金创药好像就有这种功效。

    李东从衣服里面摸出一瓶药,放在茶几上,“先给你那位长辈用,如果不管用,你再找我,我再想其他的办法。”

    “这是什么药?”苏远不解的问道。

    “金创药,你女儿用的药。”李东并没有隐瞒。

    “这能行吗?”

    “所以才跟你说,如果不管用,再来找我。”李东说道,“我身上又没带其他的药,你先拿回去凑合用吧!”

    凑合用?

    苏远有点儿无语了,这是想要一招鲜吃遍天吗?太敷衍了!

    真当这是神药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