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拿下
    李东再次来到杜根生的家,一进院子就看到旁边的牛棚里面多了几只羊,不知道为什么,李东总觉得这几只羊眼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爷爷,你在哪屋呢?咱家来贵客了。”杜根生大喊着进了屋子,最后在里屋的炕上找到了爷爷。

    “贵客?咱家能来什么贵客?”老头儿一边淡淡的说,一边拿起杯子喝了口酒,这是自家酿的米酒,味香度小不上头,吃饭的时候喝上一杯,再平常的饭菜也能吃的有滋有味儿。

    还在外屋的李东听到杜根生爷爷的声音后脚下的步子停了一下,当他继续走进里屋看到炕上坐着的老头儿时,顿时想起外面那几只羊为什么眼熟了,这不就是进村的时候,在半山腰看到的那位抽烟袋锅子的放羊老大爷吗?

    “大爷,咱们又见面了。”李东笑着说道,难怪之前谈到承包土地的事情时,对方一个劲儿的让他走,原来对方就是村长,真能替全村做主。

    “你们怎么还没走?”老头儿看到李东的时候皱了皱眉头,显示出了对李东的不欢迎。

    “爷爷,你们认识?”杜根生奇怪的看着爷爷还有新认识的李大哥,爷爷不是出去放羊刚回来吗,怎么会认识李大哥呢?

    “我进村的时候,跟老爷子见过面,就是老爷子说服我不承包你们村的土地的。”李东也没有隐瞒,对杜根生说完之后,看着老头儿说道,“大爷,我刚才在村里面走了一圈,你说的对,你们石城村的耕地确实不宜承包出去,所以,我决定不承包你们村的耕地了,准备承包一个山洞,用来建设一个渔业养殖基地。”

    “山洞?渔业养殖基地?”老头儿愣了愣,刚才见面还在谈土地承包,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怎么又谈到养鱼了?这跨度也太大了吧。

    “爷爷,就是你以前常带我去的那个山洞。”杜根生兴奋的说道,“李大哥吃了我从那里打上来的鱼,认为味道非常好,于是到山洞里面瞧了瞧,他认为那里的环境搞渔业养殖非常好,希望跟咱们村签下协议,承包下来进行渔业养殖。”

    从他有记忆起,石城村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么多年了,竟然一点儿变化都没有,他知道是偏僻的位置阻碍了村子的发展,现在终于有人肯投资村子了,他当然非常高兴。

    老头儿听完后打量了李东一番,然后说道,“年轻人,你是真要搞渔业养殖,还是另有目的?”

    另有目的?这回轮到李东愣住了,难道老头儿猜到他此行的目的了?

    不可能吗,这事他谁都没告诉,对方怎么会知道呢?

    诈唬,对,一定是在诈唬人呢!

    “大爷,石城村的情况,你比我应该更加的了解,就算我想占你们石城村的便宜,那也得有便宜可占才行啊。”李东苦笑着说道,心想这老头儿的警惕性也太高了吧?难怪这么多年都不变样儿。

    “就是!”林海帮腔道,“就你们村子这情况,有什么便宜可占的?是地里有金子,还是树上结钞票?来我都嫌费劲儿。”

    “两位大哥别介意。”杜根生赶紧说道,“我爷爷只是随口这么一问而已,绝对没有半分恶意。”说完回头不停的冲着爷爷使着眼色,生怕给这两位财神气走。

    “你们说的没错。”老头儿淡淡的说道,“我们石城村确实偏僻,路又不好走,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还要来我们村做搞承包?你们是商人,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你们之前说来承包地,地不承包了,又来承包山洞,说没有其他的目的,谁信呀?”

    林海一下子就被呛住了,其实他也不理解东哥的用意,但是东哥又不告诉他,只能稀里糊涂的,杜根生这个时候也看向李东,话糙理不糙,爷爷说的还是有一些道理的,东山村子那么多,有地多的,有交通便利的,干嘛非要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搞投资呢?

    李东却笑了,指了指一旁的杜根生说道,“其实刚才根生兄弟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一开始,我是看中你们这里的环境,有山有水,远离污染,非常适合种植药材,自从听了大爷你的话,又看到你们村的地确实不多之后,我本来是准备离开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吃到了根生兄弟做的鱼,这个鱼的味道实在是太好了,我在外面从来就没有吃过,现在的城里人不缺钱,缺的是好吃的东西,所以我觉得,那个山洞很有价值,如果山洞的河用来养鱼,人工投放鱼苗,在纯天然的环境下生长,那就跟野生的鱼没有任何的区别,一定能够卖出一个好价钱,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说的好!”杜根生抬起手鼓掌,然后看着坐在炕头上的爷爷说道,“爷爷,你就同意吧,把那个山洞承包给李大哥,反正那个山洞对咱们村来说也没什么用,不如赚点儿承包金,过年过节给村民发点儿东西,你这个老村长也算没白当,以后我接班,村民也会念着你的好,投我一票。”

    老头儿拿着筷子,夹着盘子里面的花生米,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嘴里面放,别看他年纪大了,牙口却很好,咬起来嘎巴嘎巴直响。

    看到爷爷不紧不慢的样子,杜根生急的坐在炕沿边,看着爷爷说道,“爷爷,您在咱们村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咱们村一点儿变化都没有,这里面虽然有咱们村地理位置的因素在,可我觉得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因为你的思想太保守了,你出去看看,山外面的世界都变成什么样了,盖的大楼比横在咱家面前的山都高,可咱们这里呢,一切都跟我小时候一样,你到村里面走走,除了那些老的走不动的,还有那些小的走不出去的,谁还愿意在村子里面待着?说句不好听的,爷爷你年纪大了,思想太陈旧了,反正你也想让我接班,不如现在就让我来当咱们村的家,哪怕过年只是发袋大米,意思意思,也比现在强。”

    老头儿沉着脸,‘啪’的一声把筷子放在桌子上,杜根生吓了一跳,赶紧从炕沿边站起来,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长大了是不是?翅膀硬了是不是?”老头儿瞪着眼睛冲着杜根生斥责道。

    “咳咳,没,没有。”杜根生一边往李东的身后躲一边小声的说道,“就是觉得乡亲们这么多年窝在这山沟里面过的挺苦的,咱们老杜家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就算没给村民带去什么好,但也别妨碍别人来带着全村致富是不是?真等到所有村民因为生计的问题搬离了这里,那咱们老杜家就是石城村的罪人了。再说,李大哥说了,等建了渔场之后,让我当渔场的负责人,以后渔场需要人干活,全从咱们村里面找……”

    老头儿憋着气,目光渐渐的从自己的孙子身上,转移到了李东身上,“你有那么好心?”

    “我没那么好心。”李东说道,“所以咱们可以签个短合同,让我先在这里干几年,看看效果怎么样,如果赔了钱,我一样会走,毕竟,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李东知道,老头儿警惕性高,如果全是好话,对方的警惕性会更高,而一些不好听的话,让人觉得他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这样反而会降低老头儿对他的警惕性。

    果然,老头儿的神色缓和了几分,从炕头儿拿起烟袋锅子,又点上抽了起来。

    “爷爷,别抽了,你倒是说句话呀,你不让我到外面打工,让我回来接你的班,总得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我可不想当一个无人村的村长。”杜根生说道,既然不能离开这个村子,那就只能在这个村子里面折腾了,要不然浑身的力气没处使啊。

    老头儿边抽烟边望外面的天,孙子的话说到了他心里的痛处,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村子一点儿变化没有,人还变少了,说出去都丢人。

    过了几分钟,老头儿才回过头,看着李东说道,“你打算出多少承包金?”

    杜根生脸色一喜,爷爷终于同意了。

    李东也笑了,看着老头儿说道,“大爷,渔场到底怎么样,能不能赚钱,现在还是个未知数,你让我多拿,我肯定不干,我要是少拿,你们肯定也不干,我看不如这样,每年的春年和端午,每户一小袋米一小袋面,二十斤装的,如果将来渔场真赚钱了,小袋换成大袋,你看行吗?”

    老头儿在心里盘算着,一小袋米一小袋米面,加起来也得有一百块,全村四十六户,一年两分,也就是九千多块,一个破山洞一年能租出去九千多,这可比把那些耕地承包出去合算多了。

    “行,那就这么定了!”老头儿把烟袋锅子往炕沿边磕了磕,然后下了炕头儿,“跟我去村委会吧”。

    李东心中一喜,成了!

    这青石河,是他的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