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砸门泼粪
    “这里是五十万的药材,每一种的重量都在单子上写着,要不要过一遍称?”六辆货车停在院门外,货箱被一袋一袋的药材塞的满满的。

    没能从李东的嘴里面得到答案,这让宋依依非常的失望,她大清早起来,就为了搞清楚这件事,突袭是为了寻找药材的去向,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无所获。

    “不用了。”李东一边吃着烤地瓜一边说道,“虽然你家的名声不太好,欺行霸市强买强卖,不过还没听说过缺斤少两,赶紧搬吧。”

    宋依依嘴角儿抽动了两下,这个男人,难道不挤兑她就不会说话了吗?能不能有点儿绅士风度呀?

    挤兑加上没能找到秘密,让宋依依的心里很郁闷,她没心情再去理会李东,转身冲着货车司机摆了摆手,示意赶紧卸货,然后一个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拿出手机摆弄起来。

    “哎!”宋依依不理会李东,李东却叫起了宋依依,“下周这个时候,再来五十万的。”

    “什么?”宋依依刚坐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大声质问道,“还要五十万的药材?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别那么大声,好像我不给钱似的。”李东淡淡的说道,从火炭里面又掏出一个烤地瓜,地瓜皮烤的糊糊的,焦焦的,烫的李东在两只手里面扔来扔去,“不就是五十万吗?没见过钱啊?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宋依依当然见过这么多钱,毕竟上次她还从对方的手中一下子拿走九十多万,可是周周五十万的药材,这种情形可不多见,问题是,谁也不清楚送来的药材都到哪里去了。

    卖?总得运出去吧,十几吨的药材,总不能揣兜里就带走了吧?

    制药?一周十几吨药材的需求量,厂房呢?设备呢?员工呢?完全没有啊!

    宋依依感觉自己的好奇心就快被对方勾引的爆炸了。

    “李东,你要是不告诉我药材的去向,我就不卖给你了。”女人的好奇心格外的重,既然正常的询问无法得到回答,那么只能威胁了。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报警,让你爸进公安局!”李东反过来威胁宋依依。

    “上次的事情咱们不是已经私了了吗?”宋依依皱着眉头说道,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可你不要忘了,私了的条件之一,就是你以后得供我药材!”

    宋依依狠狠的咬着牙,这小辫子让对方抓的,稳准狠呀。

    看到宋依依不说话了,李东笑了笑,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要求你以成本价卖给我了吗?没有吧?你是有赚头儿的,既然如此,又何必这么任性呢?有句老话说的好,有钱不赚王八蛋。你不卖给我,对我来说没什么,我完全可以到其他药商那里买,大不了走远点儿,去青州,找个药材经纪人,一周十几吨的需求量,相信有许多药商上门争我这个客户,而你,不仅少赚了钱,还树立我这么一个敌人,这又是何苦呢?所以我劝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别……”

    “东哥,东哥!”

    李东正对宋依依讲道理,前厅的药铺就传来了林海的叫喊声。

    “什么事,一惊一乍的?”李东皱着眉头说道,好歹跟他混了这么长时间,也见识了不少事情,有什么可慌的,是地裂开了,还是天塌下了?

    “东哥,不好了,公司,公司让人给砸了!”林海慌忙的来到李东的身前说道。

    “什么?”李东蹭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谁砸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我的公司也敢砸?他们人呢?”

    “没看见!”林海摇头说道,“我一早去公司,就看到防盗门被砸坏了,门玻璃还有窗玻璃全都被砸碎了,里面,里面还被人泼了粪!”

    啪!

    手中的烤地瓜直接被李东捏成了地瓜泥!

    李东沉着脸,冷冷的看着林海,砸门泼粪,这说明对方不是为财而来,排除这一点,那只可能是为事儿了。

    什么事呢?

    他前段日子在省城,这段日子又一直在家,连人都没见几个,就更别说得罪人了,而且对方没砸他的家,反而选择砸他的公司,很显然不想伤害他,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会是什么呢?难道跟承包土地有关?

    李东想着想着,突然扭头看向院子里面的宋依依,不会又是宋宝胜干的吧?上次就叫警察逮他,这次改砸窗泼粪了?这样低级的手段,也确实符合宋宝胜手底下那些二流子的行事风格。

    “你看我干什么?不是我干的。”宋依依赶忙站起来解释道,“我才不屑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呢。”

    李东依然眯着眼睛看着宋依依,眼神中充满了浓浓的敌意。

    宋依依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对方的眼神就好像针似的,不停的往她的身上扎,你看我,你还看我,要不是没法儿下嘴,真想把你吃掉,不过很快,她就明白李东眼神的含义了,“你怀疑是我爸干的?”

    李东听见后冷笑了一声,“除了他,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

    宋依依顿时不干了,恼羞成怒的说道,“你说这话得有证据,否则就是诬陷。”

    “诬陷?上次在南郭村的郭村长家发生的事,难道还是诬陷?有一就有二,狗改不了吃……吃什么你自己寻思!”

    “你……”宋依依被气的只喘粗气,这不明摆着骂人吗?太可恶了。“咱们的事情都已经一笔勾销了,我爸爸绝对干不出来这种事。”

    “你敢保证?”李东问道。

    “我敢!”宋依依信誓旦旦的说道,脸上的表情也非常的严肃。

    “好!”李东把手里的地瓜往地上一扔,拍了拍手,看着宋依依说道,“你记住刚才说的话,同时你也应该知道,咱们县公安局有我的同学,如果最后调查出来是你爸干的,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客气!”

    “报警报警,赶紧报警!”宋依依大声的说道,以显示这件事跟自家无关。

    “哼!”李东冲着宋依依冷哼一声,然后对一旁的林海说道,“小海,你留在这里,帮我看着店,我去公司那边。”

    “好的,东哥,你要小心啊。”林海说道。

    李东点点头,立马上了自己的车,离开了药铺。

    望着已经开远的车,宋依依一脸的紧张,别看刚才她在李东面前信誓旦旦的,可是心里却没底,到底是不是父亲干的,她也不知道。

    这事要是放在以前,她肯定不会担心,但是自从父亲砸了郭村长的家之后,那阵子县里面有关父亲的风言风语非常多,她也才真正知道父亲的另外一面,也正以为如此,她的心里才慌着,因为她知道,上次被讹了一百多万,父亲一直耿耿于怀,还不止一次在喝酒之后说过不甘心,特别是最近拿下那么多村子,父亲也越发嚣张,不止一次说过要让那个姓李的好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好看”?

    看着还在卸货的员工,她等不及了,于是跟老吴交代了几句,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药铺。

    农贸市场。

    宋依依回到收购站,远远的就看到父亲坐在太师椅上,跟几个手下在侃大山,那眉飞色舞的样子,看的宋依依心里只担心,心想不会真是父亲干的吧?

    “爸!”宋依依赶紧走了过去,看着父亲问道,“李东公司被砸的事情,你知道吗?”

    “哈哈,这事现在谁不知道?整个农贸市场都传开了,我还去看了呢,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宋宝胜仰头大笑,脸上充满了得意。

    “要我说,那个姓李的就是活该。”

    “上次害的老板在公安局里面关了好几天,现在报应终于来了。”旁边的两个手下接连说道。

    宋依依听的心惊胆战的,她可是在李东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过,这要是被调查出来跟父亲有关,她这脸以后还往哪儿搁呀?

    “爸,进屋,我有话跟你说。”宋依依严肃的说道。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呗。”宋宝胜笑着说道。

    宋依依见到父亲没动,于是伸手拉住父亲的胳臂,硬是把对方拽进了办公室里,并把房门狠狠的关上。

    “爸,你跟我说实话,李东公司被砸的事情,是你干的吗?”宋依依认真的问道。

    “啊?女儿,你怎么能这么问呢?你爸是这样的人吗?”宋宝胜说道。

    “爸,你就说,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知道你在外面听到许多有关爸爸的闲言碎语,里面有一些确实是事实,但是这一次真不是爸爸做的,咱们现在要地有地,生意红红火火,我去招惹他干什么?”宋宝胜解释道,“而且我都打听到了,这小子有两个同学在县局,其中一个的父亲是吴副局,另一个的父亲是市局的,就算你爸爸我跟县长副县长很熟,也不会自找麻烦不是?”

    “真不是你?”宋依依狐疑的问道。

    “真不是,女儿,爸爸向你发誓!”宋宝胜说着把手举了起来,“我宋宝胜要是派人去砸李东的公司,我就……”

    “行了爸,你别说了,我就是问问。”宋依依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宋宝胜见到女人相信了,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女儿,我可听说,最近你跟那小子走的很近,还经常去他的药铺,不是爸爸干涉你的私生活,可那个姓李的小子跟你爸我是什么关系,你应该很清楚,所以以后你最好离他远点。”

    宋依依知道父亲误会她了,于是说道,“爸,你知道,李东现在从咱们家拿药材吗?”

    “什么?谁卖给他的?”宋宝胜的眼睛立即就瞪了起来,不过看到女儿的样子,立即就明白了了什么,小声的问道,“你卖的?”

    “恩!”

    “女儿呀,你,你怎么不跟爸爸说一声啊?”宋宝胜苦笑着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爸封杀过那小子,还让全县的人都不卖他药材,现在你这么做,不是打你爸我的脸吗?”

    “爸,那你知道,他最近半个月在咱们家购买了多少药材吗?”宋依依问道。

    “多少也不行啊,是他那点儿钱重要,还是爸爸的面子重要,我……”

    “一百万!”

    “什么?”宋宝胜惊讶的看着女儿。

    “而且,以后每周都会购买五十万的药材。”宋依依淡淡的说道。

    “那小子开药厂了?”宋宝胜疑惑的问道,“没听底下的人说过呀。”

    宋依依慎重的说道,“爸,我想说的是,跟谁过不去,也没人跟钱过不去,就算你跟他有过节,但是,他现在是咱们家的大客户,一个月两百万的药材,从中能赚多少,你比我更清楚,所以……”

    “女儿,你放心,你爸这辈子,从来都不会跟钱过不去,以前那小子几百几千的买,三瓜俩枣的爸不在乎,现在一周就是五十万,以后我绝对离那个姓李的远远的。”

    看到父亲认真的样子,宋依依松了一口气,不过心中又升起了几分疑惑,既然不是爸爸干的,那会是谁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