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悬赏
    李东火速赶到药材一条街,远远的就看到公司外面站着不少人,一个个抻着脖,捂着鼻,冲着被砸的大门指指点点,满脸的好奇。

    “砸门也就算了,竟然还泼粪,太缺德了。”

    “就是,到底是谁干的呀。”

    “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人。”

    “……”

    李东将车停在路边,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场面比李东想象的还要恶劣,三个门市全部被砸了,防盗卷帘门彻底失去了它的作用,里面的落地窗和落地玻璃门无一幸免,全部被砸的稀巴烂,玻璃碎了一地,而墙上和地上布满了大小便,就连屋子里面也是,离的很远就能闻到里面的恶臭味儿。

    安装在公司外面的摄像头也被破坏了,其实就算没破坏,李东对监控也不报什么希望,他不用看就知道,干这种事,肯定会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

    “李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赶紧找人清理吧。”小区的物业经理看到李东之后立即走了过来,这里是小区的前排,是一个小区的脸面,现在被泼了粪,这不严重影响整个小区的形象吗?以后谁还敢来这里做生意?谁还敢来这里买房子?

    李东本来就在气头上,一听到物业经理的话,整个人都怒了。

    “我还想问你呢。”李东看了对方一眼,冷冷的说道,“我买你们这里的房子,在你们这里做生意,出了这么大的事,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你竟然不给我一个解释?你们的保安是干什么吃的?人呢,抓到了吗?告诉你们老板,如果不给我一个结果,今天这事没完!”

    “啊?”物业经理一怔,脸上的表情也僵硬住了,这事怎么还能跟他扯上关系呢?砸门泼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得罪人了,要不然,大冷天的谁会闲着没事干这种事?恶不恶心?

    “啊什么啊,没抓到人?找去!”李东冲着对方喊道。

    物业经理缩着脖子灰溜溜的走了。

    李东从兜里面掏出手机,拨打了110,“喂,是110吗?我的公司让人给砸了,损失非常大,赶紧来吧,就在县农贸市场对面的药材一条街上,济世堂药材公司,我是李东!”打完电话,李东看了看围观看戏的人,深吸了一口气,大声的说道,“各位乡亲父老,我是李东,济世堂的老板,老街那一带没有不知道我的……”

    “我认识你,你家药店天天在外面免费放药,而且药都特别有效,我还用过呢。”人群中有人说道。

    “咦,我好像也听说过,老街那边有个药店,经常在晚上摆一些药,给急症病人用。”

    “我在小溪村的时候也见过你,挺久以前你到我们村献爱心,我还领过你的药呢。”

    众人一听,顿时议论起来,原来这还是个大善人啊。

    “谢谢大家还记得的我。”李东一脸感动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得罪了谁,刚开的公司就让人给砸了,砸也就算了,还泼粪,难道因为我做好事,坏了他们的生意,所以才用这种恶心人的方式来报复我?希望在场有线索的,可以告诉我……”

    “李老板,你放心,我们要是知道什么,肯定会告诉你的。”

    “对,绝对不能让你这个大善人被人这么欺负。”

    说话的人多,但是真正站出来提出信息的,却一个都没有。

    想想也是,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肯定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白天哪个傻-逼会这么干?

    没过多久,三辆警车停在路边,十几个警察从警车上下来。

    “东哥,你没事吧?”吴刚一马当先,来到李东的身前,看着被砸的大门和玻璃,眉头直皱。

    “没事,你怎么来了?”李东好奇的看着吴刚,又没出人命,只不过被砸了店而已,不用刑警队出马吧?

    咦?安然怎么也来了?

    “我也是听安然说的,正好队里面没事,我就跟过来了。”吴刚瞄了一眼往这边走过来的安然,关心的对李东问道,“东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还用问?”安然用手遮了遮鼻子,冷冷的说道,“肯定是得罪人了,李东,说吧,最近又得罪谁了?”

    “你这话问的有问题,好像我经常得罪人似的。”李东没有好气的说道,他一看姜万军过来了,立马上前说道,“姜队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呀,竟然有人敢在你的管辖范围内干这种事,一定要把这些胆大包天的家伙抓起来绳之于法,要不然,就东山这样的治安,谁还敢在这里兴业,谁还敢在这里投资?”李东越说越激动,嗓门儿也越来越高,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姜万军一脑门的黑线,他身为县治安管理中队的队长,竟然有人在县城最繁华的农贸市场附近干这种事,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而且李东的话,句句都说到了他的苦处,最近县里来了很多的外地人要承包土地,还多了许多的药材公司,他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说是明年省里要在青州、临市和平冲三地修一条省级公路,而这条路正好经过东山,如果今天这事传出去,那对东山的影响是非常坏的,弄不好他这个治安管理中队的队长都得换人。

    “你放心,我一定会将这群人渣绳之于法。”姜万军严肃的说道,接着朝着周围的群众大声说道,“别看了,都忙去吧,有什么好看的。”

    围观群众一个也没走,反而因为警车的出现,更多的人向这边聚集过来看热闹。

    “东哥,里面有没有丢什么东西?”吴刚向李东问道。

    “不知道,门窗泼了一地的粪,我还没进去呢。”李东指了指公司说道,“不过就算那些防盗门还有那些玻璃,也值个万八千的。”

    “监控被破坏了?录像存在哪里,能不能给我们看看?”安然问道。

    “在办公室的电脑里面,你们自己进去看吧。”

    自己,进去?

    安然看了看门,一地的屎尿,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怎么进去?

    其他的队员也站在外围,没一个进去的。

    “小刘,到对面卖塑料袋的地方买一些塑料袋,大号的。”姜万军吩咐道。

    “是!”

    大家都明白了队长的意思,这是要在鞋外面套上一层塑料袋进去,这样就不会沾到鞋上了,不过,依然很恶心啊。

    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干的?这不是给他们县局找麻烦吗?

    “李老板,你们公司里面有自来水和水管吗?”姜万军看着李东问道。

    “自来水有,水管没有,干什么?”

    “去买几个水管,然后接水龙头上,从里面往外冲,赶紧把这些东西冲走。”

    “不用!”李东拒绝道,听的周围的人都愣住了。

    “为什么?”姜万军问道,屎尿就这么放着,公司还开不开了?

    “我要让那些泼粪的人来收拾!”李东冷冷的说道。

    “东哥!”吴刚苦笑着说道,“人什么时候能抓到还不一定呢,你这公司还开不开了?再说,大门,玻璃,都坏了,一旦再被人偷了怎么办?”

    “没关系,反正冬天公司也没什么事,里面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李东无所谓的说道,“我就是要让那些惹我的人知道,我李东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这……”姜万军一脸为难,就算不清理,但就这么放着,它也影响县容啊?毕竟这里距离农贸市场只隔着一条街,让人看到多不好啊,这不是往东山的脸上摸屎吗?

    他赶忙给一旁的安然使眼色,安然也觉得这样不妥,于是说道,“李东,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这样做,影响不好,这里是咱们东山最繁华的地段,全省的药商都在这里……”

    “这跟我没关系,要说跟泼粪的那些人说。”李东打断了安然的话,“恩,就当是对你们办案的一种督促吧,如果你们今天就能把人抓到,那么这里今天就能清理完,也算是还我这个屡次帮你们抓到犯人的良好市民一个公道!”

    “……”

    姜万军和安然都无语了,这话说的,他们只能承诺尽力办案,但是什么时候能够抓到人,是他们能够决定的吗?安然赶紧向一旁的吴刚使眼色,心说:你们俩是兄弟,李东一定会听你的。

    吴刚看到了安然的眼色,不过他选择性的忽略了,直接把头扭到一边,就因为是兄弟,在兄弟遇到事儿的时候,才不能添乱。

    “姜队。”一个队员走了过来,“刚才到旁边和对面的窗户调取了监控录像,那伙人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而且开的车也没挂号码……”

    姜万军心道不好,那伙人显然是有备而来,没有看到人脸,又没有车牌号,还没有目击者,这案子不好办啊。

    小刘这个时候也把塑料袋买了回来,现场给其他的队员发,众人拿着塑料袋往鞋上套,然后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往屋子里面走,过了没多久,一个个就从里面出来了。

    “队长,里面除了倾倒的粪便,什么线索都没有,哪伙人没进去。”

    姜万军眉头一皱,这下子更不好办了,他看了看周围的围观群众,看来只能发动群众的力量了,他走到人群前,冲着大伙儿说道,“各位,麻烦大家帮忙相互传一下,希望知情者能够提供线索,你们放心,我们警方一定会对提供线索的人进行保密的。”

    这话李东刚才说过,没有人站出来,现在换成姜万军,依然没有人站出来。

    李东看了一圈,姜万军的话还不如个屁,说出去了,一点儿反响都没有,他知道,这年头儿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没有点儿彩头儿的事,没人会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去举报。

    李东果断回到车内,从里面拎出一个旅行包,在众目睽睽之下,扔在了地上。

    哗!

    一摞一摞的钱从里面撒了出来。

    围观的人惊讶的眼都值了。

    “这里是五十万!”李东大声的说道,“谁要是能把泼粪的人给我抓到,这五十万就是谁的!如果,他的两只手还碰巧断了,那么,我再奖励十万!

    “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