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燥起来
    炸了,彻底炸了!

    现场瞬间就炸开了锅,一声声惊呼,一口口凉气,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包钱上面,通红通红的,漂亮极了。

    五十万,那可是五十万啊!

    这些钱在县城完全能够买下来一栋大房子!

    众人被李东的豪气出手惊到了,只是被砸门泼粪而已,门窗的费用加起来顶多一万,找几个清洁工清理一下,也就是一两千而已,可他竟然要花五十万悬赏泼粪的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真是有钱任性啊。

    还有,断两只手,可以再奖励十万,这下好了,装修钱也有了。

    姜万军的了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当着他们警察的面去悬赏?这不是不相信他们警察吗?另外,两只手碰巧断了是怎么回事?这话里面,可有引诱他人犯罪的意思,一旦有人见钱眼开,为了十万块把泼粪的人双手打断,这案子到底该怎么处理?

    “李东,你疯了!”安然睁大眼睛说道。

    李东没有理会安然,五十万而已,对他来说,九牛一毛,何况他现在不差钱,差事儿,公司一万多的损失没什么,但这口气他咽不下,他出五十万悬赏的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他李东,绝对没有好下场,倾家荡产也会跟你死磕到底!

    “都傻看着干什么?还不燥起来?”李东大声说道,“钱就摆在这里,至于能不能拿走,全靠你们自己的本事了。这里可是五十万啊,就算你们一年赚五万,也够你们赚十年的,想买房吗?想买车吗?贷款了还在为还款的事情发愁吗?看什么看,抓人去啊!”

    哗!

    一群人全都散了。

    有往隔壁饭店进的,有往对面食杂店跑的,还有去问停在路边的黑车的,总之,任何线索,任何可以抓到人的机会,都不能放过,要知道,那可是五十万啊!

    “李老板,你,你这不是不信任我们吗?”姜万军苦笑着说道,“这要是传出去,我们的脸往哪儿搁呀?”

    李东蹲下来,一边把钱把旅行包里面装,一边说道,“别担心找不到地方搁,你们要是能抓到人,这五十万我就以赞助的形式捐给你们三队,如果钱烫手,就折算成实物,你们需要什么,我就捐你们什么,怎么样?”

    姜万军一听,刚才还苦着脸,这会儿信誓旦旦的说道,“李老板,你放心,人我一定抓到!”说着转身看着身后的手下大声说道,“弟兄们,都听见李老板刚才的话了吗?咱们队能不能过个肥年,就看你们的了!”

    “是!”刚才一个个极不情愿的警察,现在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眼睛睁的溜圆溜圆的,鼻子也不堵了,在公司里外进进出出,就差把粪便带回去化验了。

    “刚子!”李东又看向吴刚,说道,“刚才我对姜队说的话,对你们刑警队同样适用,怎么样?”

    吴刚愣了愣,顿时就明白了李东的意思,撒腿就跑,嘴里面还喊道,“我这就去告诉我们队长!”

    “……”

    李东还觉得事情闹的不够大,他来到对面的复印店,印了一千份的悬赏单,在公司墙外,还有小区墙外都贴满了,电线杆和公共厕所他也没放过,他甚至来到农贸市场,挨家挨户的发传单,他就是要把事情闹大,闹得整个东山上下皆知,让泼粪的人躲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时时刻刻担心被人抓到,打断双手。

    ……

    “老板,老板!”

    农贸市场内,一个中年人飞快的从人群中挤进去,一边扬着手里的传单,一边跑进收购站。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宋宝胜一边喝着茶水一边问道。

    “姓李那小子,就是济世堂的李东,他疯了。”

    “啊?你说什么?”宋宝胜手一抖,手里面的茶壶差点儿掉在地上,刚成为他的大客户,怎么就疯了呢?

    “姓李那小子悬赏五十万,捉拿对他公司砸门泼粪的人,这是传单!”

    宋宝胜从手下手里接过传单,一行一行的看着上面的字,眼睛是越睁越大,眼神是越来越惊讶,“就为了抓几个砸门泼粪的人,竟然悬赏五十万?不过这小子够狠,手断了奖励十万,这不是变向让人打断那些泼粪人的手吗?”

    “老板,怎么办?”手下问道。

    “什么怎么办?又不是咱们干的,你紧张什么。”宋宝胜把悬赏单往桌上一拍,笑着说道,“五十万啊,卖多少药材才能赚回来,你去告诉下面那些人,把这个砸门泼粪的人找出来。”

    “是,老板!”

    ……

    与此同时,隔壁的万海药材收购中心。

    “杨总,你知道吗?李东出事了。”一个手下神秘兮兮的说道。

    “他能出什么事?”杨林抬起头好奇的问道。

    “他在农贸市场对面的公司让人砸了,还泼了粪,李东现在悬赏五十万捉拿犯人,现在上到公安局,下到小混混,都在四处找线索,可热闹了。”

    “是吗?”杨林怔了怔,许久没见,李兄弟真是越来越霸道了,“你去告诉伙计们,帮着李兄弟抓人,谁要是找到,我格外多奖励他两万!”

    “好的,杨总!”

    ……

    中午,李东回到家,一千份悬赏单已经发出去,现在只等着砸门泼粪的人被押送上门了。

    “东哥,你可回来了,公司那边怎么样?”林海还在看药铺,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没什么,我已经报警了,这段日子,你就在家歇着吧,有什么事情,我再叫你。”李东淡笑着说道。

    “东哥,你说,那伙人不会来这里找你麻烦吧?”林海担心的问道,“要不然,我留在这里,如果那伙人来了,看我怎么教训他们。”说完紧紧的握着拳头挥动了几下。

    “不必了。”李东笑着说道,“正愁找不到线索呢,他们要是真敢来,那就等于自投罗网,到时候将他们一网打尽。”

    其实,李东是担心林海留在这里会有危险,毕竟对手是谁,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一旦林海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没法儿向林静交代。

    如果是他一个人就不怕了,力量70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来十个八个,也不是他的对手,他倒是非常期盼那些人能来,到时候他一定把那些人的屎给捏出来。

    “东哥,那我就像回我姐那了,你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林海不放心的说道。

    “行啦,知道啦!”李东冲着对方摆了摆手,示意对方走吧。

    没了外人,他才好大显身手。

    李东把手机放在一边,继续开火制药,五十万的悬赏一出,全县都沸腾了,一定会找到那些人的。

    “铃铃铃……”

    傍晚,放在椅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东听见后微微一怔,赶紧走了过去,接通电话。

    “喂?”这是他上午在移动营业厅新买的手机和手机卡,专门为悬赏而准备的,这样做也是为了避免这件事过去之后被人骚扰。

    “请问是济世堂的李老板吗?”话筒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我,有事?”李东问道。

    “咳咳,是这样的,我看到了你的悬赏单,抓到了这个人,你在哪儿,我给你带过去?”

    “好啊!”李东兴奋的说道,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才半天就有消息了。“老街这边有个济世堂药铺,把人送到这里来。”

    “恩,你等着。”

    十几分钟后,药铺外走进来人,看起来三十上下,有点儿贼眉鼠眼的,其中一个穿着夹克,一进门就四处张望,另一个穿着羽绒服,被绳子捆着,一直低着头,眼睛却也没闲着,到处斜楞。

    “你就是刚才打电话的人?”李东看着那个穿着夹克的男人问道。

    “对,你就是李老板吧?”夹克男指着身边被捆的人,对李东说道,“这就是你要找的人,我把人给你抓来了,你看那五十万……”

    看到夹克男心急的样子,李东眼睛一眯,淡淡的说道,“钱好说,想让我问几个问题。”说着看向被捆的人,问道,“就是你砸的门泼的粪?”

    “是!”

    “为什么?咱俩有仇吗?”

    “没仇,就是失恋了,喝多了,想要发泄一下,正好路过你的公司,就砸门,然后泼粪,多少钱我陪你!”

    “你的同伙呢?他们人在哪儿?”

    “我没同伙,就我一个人。”

    李东看了看面前的人,又看了看一旁小心翼翼的夹克男,突然伸手,一个接一个的把两人都扔出了药铺。

    “砰!”“砰!”

    “哎呦,你怎么打人啊!”

    李东走了过去,伸脚冲着两人的身上狠狠的踢,“连老子也敢骗?以后蒙人记的多下点儿工夫,监控里面明明拍到好几个人,而且你这绳子能不能捆紧点儿,松松垮垮的都快掉下来了,把我当大傻子呢?”

    两人一看事情败露,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起来,一溜烟的逃跑了。

    李东回到后院,刚准备继续熬药,新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是李老板吗?你悬赏的人,我已经抓到了,你来领吧,在高柳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