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亦真亦假
    ,!

    “李老板,他就是你悬赏的人,五十万在哪儿呢?快给我吧!”

    “是吗?你俩关系还挺好的,手牵着手就来了,一伙儿的吧?滚!”

    “你就是李老板?他就是向你公司泼粪的人,五十万可以给我了吗?”

    “大姐,把你孩子领走行吗?”

    “喂,是李老板吗?你悬赏的人在我手里,赶紧拿着五十万来领人,否则……”

    “你赶紧撕票吧!”

    “……”

    李东把手机扔到一边,回到炉灶前继续熬药,被炉火映红的脸上多了几分无奈,这年头儿见钱眼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仅仅两天的时间,就接了十几个电话,全都说抓到罪魁祸首,而且胆子大到公然上门行骗,演技好倒也罢了,问题是一个个连事儿都对不上,别说露马脚了,连屁股都露出来了,如果不是因为没什么深仇大恨的,李东是真想把这些人扔到火星去,都成为来自星星的你。

    啪啪啪!

    一阵脚步声传来,药店又进来人了。

    “今天不营业!”李东大声的喊道。

    “是我!”宋依依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李东好奇的问道,“什么事,这么大的火气?”

    “怎么,你还想帮我去去火?”李东白了宋依依一眼,在人没找到之前,最大的嫌疑仍然是宋宝胜,所以对待宋宝胜的女儿宋依依,李东依旧没有给对方好脸色。

    “你跟我有仇啊?我又没有惹到你。”宋依依知道李东为什么会这么对她,她感到委屈的同时,也感到很冤枉,“跟你说,这次真不是我爸干的,而且我爸还让下面的人去查呢。”

    “那又怎么样?难道你没听说过贼喊捉贼吗?”

    “你,我跟你说不清楚!”宋依依很生气,但是她却没有走,而是来到李东的身后,抻着脖子往大锅里面看,黑漆漆的东西还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再加上旁边站着一个拿着竹棍搅和的人,宋依依不由的问道,“你这是在熬孟婆汤吗?”

    “不,是李爷汤。”李东淡淡的说道,“你要不要来一碗?”

    “免了,我怕长眠不起!”宋依依退后两步,一脸嫌弃。

    “没事,等我去杏边找只癞蛤蟆,拿着它亲你一口,你就能醒了。”李东笑着说道。

    “你……”

    宋依依紧了紧拳头,暗骂了一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然后不在理会对方,扭头在院子里面东张西望。

    恩,仓库和棚子里面的药材都在,不过刚才从前面的药房进来的时候,那里放着的二十几袋药材好像不见了。

    宋依依又把目光落在李东正在熬制的那一锅‘李爷汤’上面,难道那二十几袋药材都变成这一锅药了?那可是两三吨左右的药材呀,而眼前这一锅看起来只有二三十斤。

    于是她不甘心的又在院子里面看了一圈,这次连前面的药房也不放过,她甚至轻手轻脚的上了楼到处寻找,可仍旧没发现任何的踪迹。

    又没了?

    宋依依蹙着眉头看着李东,她决定不走了,就这么等,看看对方到底在搞什么鬼,她不相信自己就这么紧盯着,还能不知道对方到底把那些药材怎么了。

    大锅下面的柴火烧的很旺,噼里啪啦的,好像放鞭一样,不时的有火星子从里面蹦出来,犹如流星一般,迅速的在空中划过消失。

    李东用炉钩子勾出一些火炭,然后从后厨捡了一些红薯和紫薯埋在里面,这是他的零食,有时候没到饭点儿就饿了,他会拿这些吃的充饥,至于正餐……

    “东哥,包子来了!”林海拎着保温盒从外面走了进来,“我姐还做了红烧肉,我给你拿了一盒……”林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站在后院的宋依依。

    “来的太及时了,正饿着呢。”李东拍了拍手,接过林海送来的东西,就这么坐在火炉边吃,这么冷的天,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暖和了。

    林静不仅包子做的好,做菜的手艺那也是绝对棒,李东把饭盒打开,热气腾腾的大包子,还有油亮亮的红烧肉,在初冬的季节里,幸福感十足。

    “东哥,她怎么来了?”林海蹲在李东身边小声的问道,他知道李东和宋家之间的事,所以很奇怪在这里看到宋依依。

    李东听见后微微一怔,看了看一边站着的宋依依,皱着眉头问道,“唉,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什么?

    宋依依眉头紧蹙,敢情自己在这里站了那么长时间,对方根本就没注意。

    “找我有事?”李东问道。

    “没事!”宋依依摇了摇头。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农贸市场里面太冷,我来你这里烤烤火。”

    “啊?”

    李东奇怪的看着宋依依,就像在看神经病一样,来他这里烤火?他记的对方家好像是住楼,不像他这里还要烧火,这个月份供暖公司已经供暖了,有暖气不在家里面待着,竟然上他这里烤火?除了神经病,李东还真找不到第二个解释。

    不对,这女人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李东眼睛一眯,在对方的脸上打量了一番,突然问道,“你在这里,是不是为了当卧底啊?”

    “什么卧底?”

    “就是砸我公司的人被抓到了,你好赶紧回去告诉你爸,让他赶紧跑路?”

    “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是我爸干的,真不是我爸干的。”宋依依大声的喊道,她恼羞成怒,满脸通红,她的爸爸在别人眼中竟然是地痞一类的角色,她这个当女儿的还真有点儿抬不起头。

    “那你在我这里干什么?”

    “我……”

    宋依依刚要说话,从药店外走进了一群人,有**个之多,其中一些人的双手被紧紧的捆着,而且各个鼻青脸肿的。

    “请问李老板是在这里吗?”领头的一个中年人问道。

    李东站了起来,走了过去,“我就是,有什么事吗?”买药的?不像!

    “哦,李老板,你好。”中年人走到李东的身边,然后伸手指了指那几个鼻青脸肿的人,说道,“这几个就是砸你店,向你店泼粪的人。”说着伸脚冲着其中一人踹了一脚,“快说,是不是你们?”

    那人被踹的一个踉跄,往旁边退了几步,然后低着头小声说道,“是,是我们干的!”

    呦?

    苦肉计?

    李东在这几个人的身上看了看,这种情况他不是没见过,为了那五十万,这两天用什么招的都有,而苦肉计更是最被频繁使用的一招,其中有一伙儿人,还因为同伙儿下手太重,当场打开身上的绳子,与同伙儿扭打在一起,看的李东都无奈了。

    而刚才那一脚,在他遇见过的众多苦肉计当中,并不算最重的,所以他也并没有往心里去,一切都只不过是套路罢了。

    “是你们干的?”李东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几个鼻青脸肿的人,一二三四,正好跟监控里面看到的人数一致,咦,这衣服……

    李东从兜里面掏出手机,打开那段从隔壁店铺拷贝下来的监控录像,虽然不是非常的清晰,但是这几个人身上的衣服跟监控录像里面的人穿的衣服,真的很像,特别是其中一个人胸前那个白勾,这是牌子的标志,非常的明显。

    难道真是这几个人?

    李东的态度不由的认真起来,但表面上还是很淡定很随意的说道,“你们为什么砸我的公司?”用事实说话,才是衡量一件事真假的标准,毕竟,看过监控录像的人很多,稍微下点儿功夫就能够办到,也许这次遇到这伙人,就是准备靠着那个特别明显的勾子来蒙混过关,骗取那五十万。

    “我们兄弟几个听到一些风声,说省里明年要在咱们县修一条路,觉得这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于是就准备承包一些土地,干一番事业,结果去了好几个村子,都被人承包了,特别是其中一个叫济世堂的公司,又给修路,又给送车的,把承包条件都提高了,我们兄弟很郁闷,那晚喝了点酒,有点儿气不过,于是就回家掏了几桶屎尿,找上你的公司,砸完之后,往里面倒,我们知道错了,我们给你清理那些粪便……”

    李东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个理由,倒是合情合理,因为生意而报复,在他的预料之中,可是,这主动承认错误的态度算是怎么回事?这一个个怂到家的样子是怎么回事?他还准备好好修理一下这些人。

    “我能问一下……”李东看着抓人的人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他们的?”被抓的人需要问,抓人的人也需要问,双方的解释都合情合理才行,毕竟五十万的赏金摆在那里。

    “我们去小卖部买东西,这四个小子在打麻将,打着打着就骂起来了,还提起了泼粪的事,我们一听,可能就是你找的人,于是把他们几个抓起来修理了一顿,然后他们就坦白了。”

    李东点点头,这个理由也还算合理,不过为了进一步的确定,李东看向那几个砸门的人问道,“你们,把那晚的事情,详细的给我说一下!”

    “我记的那天是周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