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贼溜如意算盘
    “呜呜呜!”

    倒在地上的四个人满眼惊恐的看着手中拿着剪刀的李东,脸色早已是一片惨白,口中更是发出痛苦的呻吟,那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他们的胳臂和腿已经挨了无数棍,剧烈的疼痛让他们感觉生不如死,昏过去再被打醒,醒了再被打昏过去,就好像落在了一个恶魔的手中,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更何况,他们的嘴被堵着,恶魔根本不让他们叫,甚至连求饶的机会都不给。

    “别害怕。”李东微笑着说道,脸上充满了善意的微笑,“我没有想解剖你们的意思,就是想剪开你们身上的衣服,帮你们把身上的伤治好。”

    在四个人惊恐的目光下,李东拿着剪刀,将几个人的衣服袖子还有裤腿,全都剪了下来,棉衣直接变成了马甲,裤子直接变成裤衩,可也正因为如此,让这四个人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已经扭曲的胳臂和腿,那是骨头断了的象征,痛苦也来自那里。

    李东拿出金创药,刚出锅的金创药,14级的人物加上10级的速效技能,让金创药的药效迅速的渗透到肌肤下面,与此同时,李东用双手硬生生的将他们扭曲的骨头掰回原位,阵阵的惨叫声再次从四个人的口中喊出来,却又因为堵住的嘴巴变的沉闷。

    “这些药方在市场上卖,至少要上百万,今天免费给你们用,你们真是赚到了。”李东说道。

    地上的四个人却听的瑟瑟发抖,这是什么药?不会要了他们的命吧?黑糊糊的,说是救命的人,但看起来更像是要人命的药。

    “放心,你们不会有事的。”李东上完药就回到了大锅旁,继续熬制金创药。

    十分钟后……

    四个人惊奇的发现,他们身上的伤已经不痛了。

    半个小时后……

    他们感觉到自己失去知觉的双手已经能够使上劲儿了。

    一个小时后……

    能够弯曲,能够活动,

    两个小时……

    好了?真的好了?

    四个人相互看了看,真的假的?不会是在做梦吧?之前大家的胳臂和腿明明都被打断了,毕竟,连烧火棍都被打断了两根,这才过去两个小时,说好就好了?

    简直就是神药。

    四个人不由的看向站在大锅旁的男人,他到底是人是鬼?

    而就在这四个人惊讶于神药的药效时,李东离开了大锅,走到一旁的柴火堆,拎起了一个烧火棍就朝那四个人走了过去,二话没说,“嘭”“嘭”“嘭”“嘭”,操起烧火棍就朝四个人的身上狠狠的打去。

    “咔!”

    烧火棍断了,李东又拿了一根,继续打。

    腿又断了,胳臂又折了,李东把烧火棍扔进火坑里,拿着金创药,又开始往四个人的伤口处上药。

    这一回,四个人除了感到来自身体上的痛苦之外,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折磨,因为他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位李老板哪里是在救他们?分明就是在虐他们!

    打断腿和胳臂,上药救治好,然后再打断他们的腿和胳臂,再救治好......他们能够想象到,这会是一个无限循环的过程,而这恰恰是最令他们感到折磨的地方。

    他们终于明白,李老板在得到他们之后,为什么既没有报警,又没有让他们去清理屎尿了,因为要留在这里折磨他们,满足这个恶魔的变-态-欲。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伤又好了,李东又操起一根烧火棍来到四个人的面前,目光在四个人的脸上挨个扫了一下,然后说道,“看你们可怜的样子,我这颗慈悲为怀的心真有点儿过不去,这样吧,我就破例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你们肯坦白交代,说出你们的老板是谁,我送你们去公安局,如果你们还不交代,那就不要怪我了,天马上就要黑下来了,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只能拿你们解闷儿了,希望你们不要错过这次机会,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呜呜呜……”其中一个人嘴里面发出叫声,眼中充满渴望的看着李东。

    “嘭!”李东狠狠一棍子砸在对方的腿上,“我还没问呢,你叫唤什么?一点儿规矩都没有!”

    “……”

    初冬的天,平均气温个位数,而被打的人,额头上充满了汗水,至于其他三个人,老老实实的躺在地上,谁也没有发出声音。

    “很好!”李东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问道,“你们准备坦白吗?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

    四个人不约而同的猛点头,就如同小鸡吃米一样。

    “看来你们四个人的意见已经达成了一致,这很好。”李东解开捆着四个人的绳子,然后拎着其中一个走进了一旁的仓库,进门之外还不忘回头警告双手双脚依然被捆着的三个人,“你们最好老实一点儿,不要有任何的妄想,否则,后果你们应该很清楚。”

    剩下三个人不停的点着头,跑?先不说手脚都被捆着,单单是刚才噩梦般的经历,就没人敢跑。

    李东将仓库门一关,手一松,将人扔在地上,“说吧,是谁指使你干的?”

    “是刘强让我们干的。”

    “刘强是谁?”李东问道,他在自己的记忆当中不停的寻找着这个名字,发现根本找不到有关这个人的任何记忆,也就是说,他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就是之前押送我们来的那个人,你还把五十万给了他。”

    “哦?”李东微微一怔,不解的问道,“他为什么指使你们砸我的公司,又为什么亲手把你们送到我这里来?”

    “他说是承包土地的事,你挡住了他的财路,把他看中的村子全都承包去了,还说你不按游戏规则办事,要给你一个教训,所以让我们去砸你的公司,还往你的公司泼粪,至于为什么亲手把我们送到你这里,那是因为自从你悬赏五十万寻找砸公司的人之后,他就一直担心这件事,后来他跟我们说,与其最后被人抓到,不如主动自首,反正损失也就万八千,加上自首情节和积极赔偿,最多也就是拘留几天,他还保证,如果我们按照他的话去做,那五十万的赏金,他一分不要,全都分给我们,于是我们就……”

    李东听明白了,敢情这些人不仅砸他的公司,向他的公司泼粪,还准备赚他悬赏的赏金。

    这如意算盘打的,溜!

    李东的脑袋里面不自觉的浮现出之前离开的那几个人的面孔,一个个全都记下了。

    坑我的公司,坑我的钱?本事大呀。

    “这个刘强是哪的人,什么来路,我怎么在东山从来没听说过?”李东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像是省城那边来的,有一次我听到他打电话,跟电话里面的人,过几天就回省城什么的,而且,这个人很厉害,他的手下也很厉害,就我们小沟村,还有附近几个村的混混,都被他收服了,上百人呢,现在都替他办事。”

    李东眼睛眯了起来,省城来的?

    有意思!

    李东打开仓库门,把人扔了回去,并且从新堵住对方的嘴,然后又拎着一个人进了仓库。

    “自己交代,知道多少就说多少,要不然……”

    “我说我说,就是送我们来的那个人让我们干的,他叫刘强,是个承包土地的大老板,我们都替他办事……”

    几分钟后,李东把人拎了出去。

    就这样,四个人很快就被他问完了,得到的答案非常一致,全部把矛头指向拎着那五十万赏金的刘强,而原因不出他所料,依然是跟土地承包有关系。

    李东把这四个人全部松绑了,然后看着他们说道,“我限你们明天天亮之前,将我的公司清理干净,要是有一丁点儿的臭味儿,别怪我不客气。”

    “是,是!”

    “李老板,我们一定清理干净,你就放心吧!”四个人连忙点头,答应的那叫一个利索,生怕慢一点儿,烧火棍就会落在他们的腿上。

    “滚吧!”李东没有好气的说道。

    “是,我们这就滚!”四个人相继离开。

    没过多久,农贸市场附近的人就看到这样的一幕,四个人来到被晾了两天的济世堂药材公司,拿着拖把、水桶清理着地上的粪便,他们干的格外的卖力,擦的也非常的仔细,去污剂、洗涤剂、空气清新剂,全都用上了,那叫一个认真。

    看到的人十分的好奇,谁都知道,李老板两天前放下狠话,谁也不许清理这里粪便,直到抓到砸门泼粪的人,让那些人清理,可是这四个人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他们就是当初砸门泼粪的人?

    下午就有人传,咱们泼粪的人找到了,被人送到了李老板的家,现在看来,真是如此。只是这四个砸门泼粪的人也太老实,太积极了吧?李老板也没来监视,干的这么卖力干什么?给谁看丫?怎么还蹲在地上闻呢?

    天黑了,他们在干;夜深了,他们挑灯继续干,等到了第二天清晨,他们整理好工具,然后……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走进县公安局。

    没错,他们去县公安局自首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