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放了吧
    李东离开家,路过包子铺的时候,让林海去公司那边看看,如果收拾干净了,就赶紧找人把门窗按上,毕竟天越来越冷,别把上下水暖气什么冻坏了。

    当李东来到县公安局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安然站在楼下,见到他的时候,立马快步的迎了上去。

    “你怎么才来?”安然蹙着眉头,说话的时候充满了怨气,一双眼睛更是带着几分不善,好像面对的不是老同学,而是犯罪分子。

    李东对安然的态度早就习以为常,记的高中那会儿,对方就是如此,整天耷拉着脸,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她钱似的。

    “才半个小时而已。”李东打量了一下安然,说道,“别说我了,你站在这里干什么?你不是说,要让我知道你的办事能力吗?怎么,你脑子顶上长天线了,站在这里就能够收到来自全宇宙的信息?”

    安然冷哼的了一声,然后把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将手中的本子重重的扔在李东的胸口上,“拿着,这是你要的资料。”

    哦?

    李东接过资料,诧异的看着安然,从两人结束通话到现在,前后也不过半个小时而已,对方竟然就把刘强的老底儿摸透了?不会是在随便应付他吧?

    李东疑惑的打开资料,翻看了起来,资料非常的详细,尽管之前他已经告诉安然,不需要年龄性别之类的,可是资料上仍然有标记。

    “刘强,男,37岁,治阳人,曾因聚众斗殴判刑三年,后因在监狱中表现良好,两次减刑,目前在治阳中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

    短短几页的资料,却呈现出刘强的整个前半生,详细到中学得过长跑第一都有记录,李东不得不佩服安然的办事能力和效率,以前以为对方是一个靠着父亲当上警察的花瓶,没想到还真有点儿本事,心里也不禁对这女人刮目相看起来

    “怎么样,还好吧?”安然淡淡的问道,眼中却隐藏着几分得意,很显然,她在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

    “一般!”李东淡淡的说道,并把资料还给了安然。

    “什么意思?”安然这一次是真的不满,这可是她精心准备的,花了很大心思的。

    “资料虽然很详细,但是,没用的太多,我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你,我需要的是哪方面的内容,而你还给我这么多,我还得一行一行的去找,一点儿重点都没有,也就是我,有时间有耐心一行一行的看,如果换做你领导,非让你重新准备一份不可。”李东毫不留情面的批评起来。

    “你……”安然被气的浑身直颤,一双手更是紧紧的握成拳头状,要不是在单位,她非用拳头按摩对方的脸不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哼!”骂完一扭头,转身走了。

    她是担心对方做生意赔了,所以资料准备的特别详细,刚对方不是在电话里面还说了吗?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对方好,可谁想到对方不领情也就算了,竟然还批评她,她能不生气吗?

    下次……

    不,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

    “李东来了吗?”姜万军看着走进办公室的安然问道,讯问已经结束了,刘强非常的配合,有问必答,所以前后并没有花多长的时间。

    “不知道!”安然冷着脸说道,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一坐,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桌上的资料,突然张手撕成碎片。

    姜万军下了一跳,这是怎么了?谁又惹这位小姑奶奶生气了?不是出去接李东了吗,怎么气哄哄就回来了,难道没接到人?

    “嗨,姜队长,我来了。”李东走进办公室看着姜万军笑着打招呼,最近半年治安管理中队的办公室他没少来,所以即使没人引路,自己也能找到地方。

    姜万军狐疑的看向李东,前脚安然生气的进来,后脚李东就笑着进来了,不用问,肯定又是这两人吵架了,恩,都是惹不起的人物,还是不要管比较好。

    “李东,砸你公司的人,现在都在我们队里。”姜万军指着旁边的一把椅子,示意李东坐下,然后说道,“幕后主使是一个叫刘强的人,他已经来我们队自首了,相信你也应该有些印象,就是去你那里领走五十万赏金的人,对了,这次他来自首的同时,也把那五十万赏金带来了,另外,他还拿出两万作为赔偿,因为他有自首情节,加上赔偿积极,认错态度又十分的诚恳,我想问问你的意见,你是准备追查到底,还是准备原谅他?因为你的态度,对这件案子,以及对他的审判,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所以今天把你叫来,想当面问你一下。”

    李东点点头,姜万军说的这些话,安然已经告诉他了,就算安然没有告诉的,他也能够猜到,“我想问一下,如果我打算追究到底,他最重能判多少年?”

    “咳咳。”姜万军咳嗽了两声,表情有些古怪的看着李东,说道,“这事是归法院管,我们公安局说的不算,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他主观只是想给你一个教训,并没有伤害的意思,加上你的损失又不大,还没有造成人员手上,我想最多判一个月到三个月,但是他有自首情节,又积极赔偿,所以……”

    “所以一个月都关不上?”李东问道。

    “咳咳,也就是个民事赔偿责任,最多拘留几天就算了。”姜万军有些不好意思说,毕竟李东是受害者,而这样的结果,肯定不是对方希望看到的。

    人们普遍都会有这样的心理,凡是惹了自己的人,哪怕只是一点点小错,也觉得对方罪该万死,这样的案例在他平常的工作中经常遇到,但是法律条文摆在那里,并不会随着人的意志和想法而改变,法律要的是公平,而不是有利于一方。

    “李东,你有什么想法?”姜万军问道,这件案子因为李东的态度还有赏金,现在闹的是满城风雨,对他这个治安管理中队的队长来说,自然是希望越快结案越好,否则传出去,对整个东山的影响也不好,而对他们治安管理中队,肯定也有影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处理案件的能力不行呢。

    “放了吧。”李东淡淡的说道。

    “什么?”不远处的安然一惊,原来她一直都在偷听。

    其实安然此时此刻的心情,姜万军完全能够理解,因为从李东之前大张旗鼓抓人的行为来看,对方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砸门泼粪的人,但是现在,罪魁祸首就在这里,对方竟然决定不予追究,这样虎头蛇尾的奇怪态度,难免让人感到惊讶和疑惑。

    “你真的打算原谅他,不追究了?”姜万军好奇的问道,这不是对方的行事作风啊,记的上次误抓那件事,对方就不依不饶的折腾他们好几次,这一次怎么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刘强了呢?

    “我倒是想追究,可是关那么几天,有个鸟用?”李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态度极为冷淡,“我店里还有事,就不在这里麻烦你们了。”说完转身就走。

    “唉,李东,你的钱。”姜万军拎着旅行袋追了出去。

    李东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姜万军说道,“我说过,谁把砸门泼粪的人抓住交给我,这五十万就是谁的,我说话一向算话,他刘强既然把砸门泼粪的人交到我手里,那么这五十万就应该是他的,所以姜队,替我把这些钱交给他。”

    “啊?”姜万军呆呆的站在原地,这是什么情况?这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一切明明是刘强导演的,怎么最后还要把钱交给对方呢?

    看着李东的背影,有钱的世界,果然不是他能懂的。

    姜万军拎着旅行包来到审讯室,进门之后看着刘强说道,“算你小子走运,李老板不打算追究了,你可以带着你的人走了。”

    刘强听见后愣了愣,不追究了?真的假的?

    在他看来,这明明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砸门泼粪,这是多伤面子的事情啊,而且还上门领取赏金,戏耍了对方一番,换做是他,肯定不会轻饶。

    其实他今天来自首,也是无奈之举,本来计划的很好,把那四个人送到济世堂,顶多去清理一下粪便,然后被送到公安局,关几天出来就没事了,到时候把钱一分,皆大欢喜。

    可是当他发现那四个人离开济世堂之后,自己去清理粪便,之后又自己去自首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事情不妙,特别是那四个人的样子,平时他们偷奸耍滑,如果真按计划进行,旁边有没有人,肯定会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结果四个人,一个给他打电话的都没有,所以他立即拿着旅行包来自首。

    而从警察对他进行审讯的一些细节不难判断,他猜对了,那四个人确实全都交代了,而警方知道就等于那个姓李的知道,本以为自己会被关一些日子,可现在的结果又令他吃了一惊。

    不追究?这么好的机会竟然不追究,哪怕关几天也行啊,怎么能不追究呢?

    “对了。”姜万军等警员把刘强的手铐打开,把旅行包递给了对方,说道,“李老板走的时候说了,他说话算话,谁把砸门泼粪的人抓到,这五十万就是谁的,所以,他让你把这些钱拿着。”

    “什么?”刘强震惊的站在原地,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