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你摊上大事了
    李东放下手机,打开大门,一走出去,就看见几道强光向这边照射过来,隐约间能看到几辆车停在路上,是宋依依的大货车,而在这些大货车的最前面,一辆微面停靠在路边,但是因为道路狭窄,微面还是挡住了路,使货车无法继续通行。

    李东一边用手遮着眼睛,一边向微面走去,这是一辆神车五菱,没听说过附近谁家有,而且车牌也很陌生,并不是经常穿梭在老街的那几辆。

    会是谁的呢?

    难道是谁家亲戚来了,开的这车,临时停靠在路边的?

    李东贴近窗户往里面望,看看是否有临时停靠的小卡片,如果能够找到手机号码,那就方便多了,否则还得挨家挨户的去找。

    咦?

    李东看了一眼微微一怔,车里面有亮光。

    而且他顺着这个亮光,看到驾驶位置上有人,对方似乎躺在椅子上,身上还盖着件衣服,隐约间能听到一丝均匀的呼噜声,呼——呼——,看起来睡的很香。

    李东不满的看了一眼大货车,懒死啊,就不能下车看看?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吗?哪有让上帝自己出门清路的?

    李东刚准备敲窗叫人,却发现一丝不对劲儿,车内亮光是由一台笔记本电脑发出的,而笔记本电脑上的画面,不就是他家院子吗?

    那挑高的灯泡,那燃烧的火炉,还有那口大锅,实在是太容易分辨看了。

    什么情况?被监视了?

    谁?

    宋宝胜?

    不可能,他现在跟宋家,每个月的药材交易额能够达到两百万,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增长当中,他现在也算是宋家的大客户,要不然宋依依也不会这么晚了来给他送药,而见钱眼开的宋宝胜更不会放着钱不赚,在他的家里安装监控摄像头,关键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他这样做不仅会破坏生意,更会遭到报复,难道对方还想再进局子不成?

    李东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宋宝胜,那会是谁呢?自己在东山好像也没有什么仇人……

    不对,确实还有一个人。

    刘强!

    对方不是东山人,却与他在东山结了梁子。

    如果说,他和宋宝胜之间的梁子,可以因宋依依从中调解而暂时放置在一边,那么他跟刘强之间的梁子,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调解的了。

    李东想起刘强来买药,又想起对方来买金创药秘方,对,对方肯定是冲着金创药秘方而来的。

    可那混蛋是什么时候把监控安装上的呢?

    李东仔细的回响了一下,自从刘强走后,药铺虽然来了几个买药的人,不过都是东山各个村的老顾客,而且他也没有离开药铺,对方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在药铺有人的情况下进来安装监控,难道就不怕被发现吗?

    不对,他离开过,应该是七八点钟的时候,有人在外面喊救人,结果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那只是同伴之间的一个恶作剧,那两个人还向他解释了好久,又是赔礼又是道歉,难道是那个时候?

    肯定是,没跑了。

    好大的胆子,又算计老子头上来了吗?

    李东怒从心中起,抓住门把手,往外一用力,‘咔’的一声,门把手掉了,李东把门把手扔到一边,这一次抓住门缝,咔,咔咔咔……车门渐渐的变了形。

    砰!

    李东猛的一用力,硬生生的把车门拽了下来,整个车声都跟着剧烈颤动。

    “谁呀?”睡觉的人听到声音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老大,是老大吗?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李东把车门往里面一扔,挡住那个人的视线,接着把里面的笔记本电脑抓了出来。

    没错,他没有看错,监控画面就是他家的院子。

    李东将笔记本放在地上,双手抓着汽车的脚踏板,用尽全力向上一掀,整个微面开始倾斜,最后直接翻了过去,顺着堤坝,翻滚着掉了河道里。

    坐在大货车上的宋依依,还有货车司机,此时全都看呆了,车灯一直照着,所以看的十分的清晰,可即使是这样,他们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什么情况呀这是?这也太霸道了吧?就算那辆微面挡路,也不用直接把人家的车掀了,扔进河道里吧?

    不对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李东是怎么把车掀翻的?哪里来的力气?难道他是绿巨人不成?

    只见李东在把车掀进河道里面之后,轻松的拍了拍手,然后淡定的指了指前面,意思好像是在说:现在可以走了。

    废话,车都被你掀沟里了,能不通畅吗?

    “老赵,那是什么车,纸糊的吗?看起来好轻啊。”宋依依呆呆的说道,掀桌子的她见过,但是掀车的,她还是头一次见,而且看起来好像也没费多大的劲儿,让她的心里都不禁产生去掀一下的想法。

    “再轻的车,也是四个轮子的,怎么也得有一吨。”货车司机说道,今晚真是开了眼了,如果不是身旁的宋总也看到了,他还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了呢。

    这要是平时,大晚上的看到这一幕,绝对是见鬼了。

    李东拿着笔记本电脑,向家里走去,屏幕里面有五个画面,也就是说,院子里面应该有五个监控摄像头。

    他按照监控画面显示的角度和方向,寻找着监控摄像头,很快,五个摄像头就全被他找到了。

    到底是省城来的,连高科技都用上了。

    啪!

    李东把摄像头全部捏碎,然后抓着笔记本电脑,直接掰成了两半,最后拽出硬盘,扭成麻花,一股脑的全部扔进了火堆里。

    噼里啪啦!

    炉火下面迸发出激烈的火花,偶尔‘砰’的一声巨响,把里面燃烧的柴火都崩飞出来了。

    李东盯着火堆看,用这种偷拍的方式来窃取金创药的秘方和制作过程,简直可以用卑鄙无耻来形容。

    其实下午看到刘强拿着东西上门,就觉得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那时就想看看对方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本以为对方没买到药方事情就告于段落,没想到还有后招儿,而且这卑鄙无耻的行为,绝对是刘强的行事风格。

    其实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就算对方全都拍下来又能怎么样?研究出来的也只不过是正常的金创药而已,跟附加了速效技能的金创药根本没法比,而李东之所以这么生气,最主要的原因,是担心自己从背包格里面拿东西的时候,会被这几个监控摄像头拍下来,这是他的绝对秘密,一旦被人知道,到时候就真要被抓走当小白鼠了。

    李东下午跟刘强要了一百万的药钱,就是想了解两人之间的事,他也不再找对方的麻烦,安心的在家里面熬药,忙事业,没想到刘强竟然又偷偷的在他的家里安装监控,刘强呀刘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非要闯,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

    “李,李东!”宋依依从大门外走了进来,整个人都还处在一种懵-逼的状态,她奇怪的打量着李东,就好像在看外星人一样。

    两人虽然不算是一起长大的,但都是一个县上的,上学时也在一个学校,彼此都还熟悉,可认识这么多年,宋依依都不知道对方还有这一手四两拨千斤的功夫,在哪儿学的?

    “什么事?”李东冷冷的问道。

    宋依依听见后身体不自觉的一哆嗦,冷,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比夜晚的户外温度还要冷,绝对在零度以下。

    “车,车挡着了,扛包的人进不来。”宋依依声音颤抖的说道,他本来想问掀车的事情,但是一看到李东阴森森的样子,立马把要问的话咽了下去,换成了药材的事,她知道在李东面前提药材的事是最安全的。

    李东看了看停在院子当中的奔驰越野,于是上了车,把车开了出去,让出了院子里面的路。

    “现在可以搬了。”李东下车之后对宋依依说道。

    “哦!”宋依依赶紧指挥人卸车,生怕自己家的货车也被李东给掀了,虽然她并不觉得对方有那个能力。

    趁着宋依依的人在卸车,李东走到河岸边,车还在河道里面翻着,不过里面的人好像已经不见了。

    跑的挺快嘛!

    不过,逃过了和尚逃不过庙,这笔账,咱们慢慢算。

    李东回到院内,看到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的宋依依,这时他才想起来,如果不是对方之前的电话,他也不会出门,如果他不出门,也不会发现被人用监控摄像头监视着。

    “谢谢啊!”李东对宋依依说道,虽然对方也可能是无意的举动,但在他心里,绝对是大功一件,他是恩怨分明的人,这事算他欠宋依依一个人情,他记着。

    “啊?”

    宋依依被李东无缘无故的一句谢谢整蒙了,什么情况?这人是不是整天在家里面炼药,走火入魔了?

    看着天上圆圆的月亮,宋依依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有一类人,看见月亮会变成禽兽,他总觉得,李东好像就是这类人,因为对方今晚看起来,太像禽-兽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