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老司机翻车
    夜。

    风很冷,吹在人的脸上,就像小刀子似的,生疼生疼的。

    济世堂后院正在热火朝天的卸货,几十吨的药材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卸完的,即使是六七个人也需要一阵子。

    谁也没有注意到,院外远处一个黑影如同老鼠一样在漆黑的河沟里面乱窜,直到跑出去一两百米,这才从河沟里面爬上来,原来不是老鼠,是个人,灰头土脸的,脸上的衣服也撕开了好几个口子,像极了逃难的。

    张二哆嗦着从兜里面掏出手机,还好没坏,他赶紧用满是伤口的手拨打了一个号码,这是他从车里面爬出来的时候,被碎玻璃划到的,很疼,不过他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手机一通,张二就焦急的说道,“喂,老大,是我,二啊,不好了,咱们的车翻河里了。”他整个人憋屈的,声音当中还带着一点哭腔。

    这么冷的天,别人喝酒吃肉他留守,这也就算了,睡睡觉车还翻了,而且还掉进河沟里面,撞的他脑袋现在还晕晕乎乎的,差点儿没变成元宵。

    “什么?车翻了?你开的?你不是说你是老司机吗,怎么也会翻车?”话筒里里面传来刘强的声音,一听就是喝上了,还以为是在开玩笑呢,嘻嘻哈哈的并没有当回事。

    “老大,我没开车,我就那么在车里面坐着,然后车就翻了。”

    “你开玩笑呢?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你屁股下面的那辆车还是变形金刚?想来喝酒就直说,找什么理由啊,哈哈!”刘强笑着说道,东山这地方既偏僻,又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唯一能够吸引他的,就是这‘都来顺’,即使是省城的馆子也比不上,当然,还有都来顺美颜的老板娘,光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老大,是真的,我没骗你,而且,放在车上的笔记本电脑也没了。”

    “什么?”真准备再干一杯的刘强当即清醒了过来,他这才意识到张二说的可能是真的,要不然不会拿笔记本电脑开玩笑,拿东西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却非常的重要,特别是里面的内容,如果传出去,金创药的秘方肯定没戏。

    非法监视,侵犯私隐,这都是小事,关键是药方,那个姓李的已经把药方卖出去了,如果被发现,就是侵犯商业秘密罪,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说不定还得打官司,给老板惹麻烦。

    “你现在在哪儿?”刘强把手中的酒杯放下。

    “从老街往河道拐的那个路口。”张二说道,

    “你在原地等着,不要动,我立即过去!”刘强挂断电话站了起来,烤羊腿刚上,不过他却没心思去吃,如果秘方的事情办砸了,别说羊腿了,蚊子腿都吃不上。

    “老大,什么事啊?”同在一桌的顺子好奇的问道,看老大阴沉的脸色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张二那边出事了,咱们赶紧走。”

    “啊?”顺子听见后脸色也跟着变了,其他人虽然不舍的走,但是老大走了,当小弟的哪有独自留下来继续吃的道理,于是纷纷拿着衣服急匆匆的往外走。

    十几分钟后,一辆车出现在路口。

    突然,一个黑影从道路两边的草丛里面窜了出来,把开车的小梁吓了一跳,再加上喝了点儿小酒,差点儿把车开进河沟里面,嘴里面骂骂咧咧的说道,“谁呀,赶着去投胎啊。”

    车一停,黑影就冲了过来,站在门边,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碰瓷儿的,荒郊野外碰瓷这不自找灭口吗?但是仔细一看,我去,张二,自己人。

    “我说张二,你这是怎么了,被人打劫了?”顺子打开车门,冲着外面的张二问道,才分开一个多小时,人就来了个大变样。

    张二没有理会顺子,找到坐在车里面的刘强,大声喊道,“老大,你终于回来了,咱们的车让人掀翻了,我差点儿就见不到你了。”

    “谁那么大的胆子?”刘强问道,东山的民风还是很好的,像张二这种二流子,不去抢别人就不错了,怎么还可能让别人抢呢?

    “不知道,我没看清楚,不过,我想应该是胜利收购站的人吧,因为我在逃出来的时候,看见他们的车了。”张二一脸委屈的说道,他知道电脑监控这事挺严重的,如果不找个人来替他背锅,非被老大打个半死不可。

    “胜利收购站?”刘强眉头一皱,胜利收购站是宋宝胜宋老板的公司,在东山也算是一霸,中康是制药公司,而宋宝胜是倒腾药材的,按理说两者没有什么关系才对,只是貌似在最近争夺种植土地这件事情上,暗暗的进行竞争,不过两家公司,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今天为什么会主动找他们的麻烦呢?“张二,你说清楚点儿。”

    他认为,宋宝胜跟李东不一样,李东只是一个小药铺的老板,而宋宝胜却是东山的地头蛇,手下养着不少地痞流氓,他敢去砸济世堂的大门,却从来没想过主动招惹宋老板,毕竟承包的土地都在东山,如果惹了宋宝胜这个地头蛇,以后还搞不搞种植了?

    “老大,是这样的,你不是安排我在车里面留守吗?我一直在车里面戴着,可是突然之间,车就翻进了一旁的河道里,等我从车里面爬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胜利收购站的大货车停在路边,我想应该是咱们的车挡住他们的路,所以被直接挤到河沟里了。”

    刘强一听,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如果如张二说的这样,那么胜利收购站一方就是无意的,并不是有意针对他们公司的,更何况,那只是一辆普通的小微面,外面又没有公司的标志,估计胜利收购站的车也不知道微面是谁的,人有失足,马有失蹄,车有剐蹭,都很正常。

    “我-靠!”小梁叫了一声,“这胜利收购站的人也太霸道了吧,挡路了不好下车说一声吗?就这么直接撞开了,难道就不怕出人命吗?还真以为这路是他们家开的了?”

    “以前就听说过胜利收购站的宋宝胜野蛮霸道,在东山横着走,看来真是这样。”顺子说着把目光落在张二的身上,问道,“笔记本电脑呢,拿出来了吗?”

    “没,没有。”张二摇了摇头,当时情况危机,连小命都差点儿没了,谁还有心思拿笔记本电脑呢?人逃出来就不错了。

    “是没拿,还是没找到?”

    “我找了,可是黑灯瞎火的,没找到。”张二连忙说道,心里却在暗骂:王八蛋,老子受伤了,你们也不问问,只关心笔记本电脑,难道老子的小命还比不上一台破电脑?

    “你认真找了吗?”

    “找了,绝对认真找了,不过车翻了,压没压在车底下,我就不知道了,我一个人有抬不起来。”张二说道,心想等回去之后,老子好好上班,再也不跟你们瞎混了,太不把人当人了。

    顺子看了看刘强,凑到身边,小声的说道,“老大,如果笔记本真被压坏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再买一台,可如果没被压坏,监控被人看见,那咱们就麻烦了,让那个姓李的知道,肯定得跟咱们翻脸。”

    刘强表情凝重,没有人喜欢被监视,更何况还是制药秘方,而且这事传出去,对他们中康公司的名声也非常不好,说不定就因为这点事,被老板赶出公司。

    “胜利收购站的大货车来这里干什么?”刘强看着张二问道。

    “好像是在给济世堂卸药材,好几辆大货车呢。”

    刘强眉头紧锁,胜利收购站怎么跟济世堂做起生意了呢?不是说宋宝胜跟这个姓李的有过节吗?还一度达到封杀的地步,怎么又好了呢?

    “顺子,你看这件事怎么办?”刘强问道。

    “等。”顺子认真的说道,“等济世堂的车离开,咱们赶紧去翻车的地方,车是次要的,咱们必须要找到那台笔记本电脑。”

    “对!”

    刘强点点头。

    见识了胜利收购站大货车的霸道,这一次他们不敢把车往里面开了,远远的停在岔道口,等待大货车出来。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几道强光照射过来,由远及近,紧接着就看到几辆大货车从河沟旁的小路开了出来,那气势,还真不是他们的小微面能够比的。

    很快,货车全部开走,那条狭窄的小路再次恢复到了黑暗当中,刘强立即吩咐小梁开车,为了避免被那个姓李的发现,这一次把车停的更远,然后只留着小梁在车里面,其他人全部下车,下河堤,从河沟里面向翻车的地方走。

    翻车现场。

    由于河堤并不是很高,所以汽车摔的并不是很严重,只碎了两块玻璃,掉了一个车门。

    刘强让猴子去河堤上放哨,避免被人发现,特别是那个姓李的,而其他人留下来寻找笔记本电脑。

    大家一个个都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虽然不是很亮,但照个东西还是很清楚的。

    车里找,车外找,河提上早,河堤下找,最后几个人不得不把车推翻,在车底下找,可笔记本电脑就好像人间消失一样,就是找不到,哪怕是一个破碎的零件。

    “妈的,不会被人捡走了吧?”刘强骂骂咧咧的说道,大冬天的,深更半夜的在河沟里面找东西,真不是人干的。

    “这么冷的天,拾荒的都躲起来了,对了,会不会被胜利收购站的人捡走了?”顺子看向张二问道,“张二,车滚下来的时候,难道胜利收购站的人就没下来看看吗?”

    “下来了吧……”张二模棱两可的说道,当他看到刘强皱着的眉头时,立即说道,“我怕自己暴露,所以匆忙的就跑了。”

    刘强看着四周,“再找找,草丛里,石头缝里,一定要找到电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