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立碑
    清晨,天还没亮,刘强就叫上顺子和小梁等人,雇了一辆起重机吊车,向老街附近的河沟驶去。

    他的霸道和老板的奔驰都送到维修厂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好,公司现在全靠这两辆微面,如果再把它们扔进河沟里面不管,以后出门就真要靠脚了。

    “师傅,慢点儿开,就在前面。”刘强一边指着路,一边对开车的师傅说道。

    为了避免出现灵异事件,昨晚他在离开的时候,刻意在路边进行了标记,放了几块砖头,只要看到砖头,就知道车翻在哪儿了。

    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那么做,虽然天还没亮,但是天边已经泛白,完全不会影响到视线,只要贴着路边走,就可以清楚的看到河沟里面的东西,哪怕是一个废旧饮料瓶。

    “到了,到了!”

    起重机吊车缓缓的在路边停下,刘强赶紧下了车,当他站在砖头旁,看着河沟里面的微面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微面还在,只不过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扁了,到底有多扁,就好像被人削成了两半似的,只不过一半挤压进了另一半里。

    “谁他-妈-干-的?”刘强气的大骂,这还吊个屁呀,废了,肯定废了,完全没有拿去修的价值了,这是破坏性的砸遍,修的前估计比买一辆新的还贵。

    “刘总,这就是你要吊的车?”吊车司机看着河沟里面,对刘强问道,“是准备吊回去卖废铁吗?”

    刘强心中愤怒,却又无处发火。

    “老大,肯定有人捣鬼,咱们一定要把这个人给揪出来!”小梁气愤的说道,昨晚他回到家,很久才睡着,而且不停的做噩梦,睡了几个小时,非但没有解乏,反而更加疲惫了,因为在梦里,他一直不停的跑,不停的被折磨。

    “谁能把这么大的石头放上去呢?”张二好奇的问道,本来他已经不打算跟刘强混了,但是一早老大就上门来找,看着老大一脸凶气,到了嘴边的话没敢说,只能跟着来了。

    “大兄弟,开什么玩笑?”吊车司机笑着说道,“这么大的石头,四五百斤是有了,人连推都推不动,更别说扔到车上去,肯定是雇吊车放上去的……你们别看我,不是我干的,东山的吊车又不止我这一辆。”

    刘强并没有怀疑这个吊车司机,只是奇怪谁会花这么大的力气,将这么大的石头砸在他的车上,报复的办法千百种,这不是吃饱了撑得吗?

    “刘总,你们得帮我一个忙,把绳子缠在车上,如果直接吊的话,我担心石头太重,会对你们的微面产生二次伤害。”吊车司机说道。

    “二次伤害?都这样了,还谈什么二次伤害,赶紧吊出来算了。”张二说道,其实他就是不愿意干活,为什么每次吃喝的时候轮不到他,一到干活的时候就找他呢?太不公平了。

    刘强沉着脸,在那么一瞬间,他也想弃车离开,但是正如吊车司机说的那样,如果没有修的必要,还可以卖废铁嘛

    “师傅,就按你说的来。”刘强说道,不管怎么样,想把车掉出来再说,省的被人看到,闲言碎语的,说出去丢人。

    吊车师傅想用绳子固定好石头,将石头掉起来,放到一边,然后捆住车,缓缓的掉上岸,整个过程非常顺利,也非常快,比他们站着惊讶的时间都短。

    刘强心疼的看着车,小微面的损坏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昨天夜里虽然滚进河沟里,但是车没问题,而现在,面包变成油饼了。

    车是钓上来了,那么问题又来了,怎么带回去呢?

    来的时候,他们以为车吊上来之后,开回去就行了,可是现在,人都钻不进去,怎么开?

    “师傅,再给你加一百,帮我把车吊回去行吗?”

    “好,没问题。”吊车司机倒是很痛快,左右已经来了,多赚一百是一百。

    “小梁,你在这里看着车,我们去吊另外一辆。”刘强冷冷的说道,要不是这废物,车也不会报废。

    小梁担心的看了看周围,可怜兮兮的说道,“老大,别扔下我一个人好吗?我跟你们一起去行吗?”昨晚他就是在这里被袭击的,再加上刚才看到巨石压在车上,心里阴影还在,他可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一旦天上再掉下来一个大石头怎么办?就他这小身板,还不直接压成肉酱?

    “你去?你去谁看着这辆车?”刘强瞪着眼睛说道,车到底是怎么滚下去了,至今对方都说不明白,人家张二至少知道是被胜利收购站的货车撞下去的,而这小子一问三不知,几万块钱变成废铁,没算账就不错了,竟然还敢跟他讨价还价?

    “老大,要不然,我留下来陪小梁?”猴子小声的问道。

    “不用,就留他自己在这里待着。”刘强生气的说道,“上车,走!”

    猴子可怜的看了一眼小梁,没办法,只能爬上吊车。

    小梁望着吊车的身影,小声的喊道,“你们可要快点儿回来啊。”

    “……”

    刘强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很快就看到了那堆摆放在路边的石头,他赶紧顺着石头向河沟里面望,当看到那里的情况时,眼睛瞪的差点儿掉出来。

    又是一块巨石压在微面上,又是把面包压成了油饼。

    顺子、张二等人,看到河沟里面的情况全都无语了,怎么又是这样?

    谁这么无聊,用吊车吊那么大一块石头来砸他们的车,这到底是有多大的怨恨啊。

    “老大!”张二可怜的看着下车的刘强,一脸无辜的表情。

    刘强没有理会张二,盯着变成油饼的车看,这样的情景让他联想到前几天公司被人用墓碑砸,又想起自己开车去青州,途中遭遇到不明石头的袭击,先不说他开老板的车回东山那次究竟是不是他看花眼了,但是加上昨晚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他突然扭过头,向视线落在不远处的济世堂后院。

    “顺子,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姓李的干的?”

    “这事真不好说。”顺子谨慎的说道,“要论嫌疑,那个姓李的嫌疑肯定是最大,可是这么大的石头,他自己肯定搬不动,老大你放心,我回去就查,看看昨晚谁雇过吊车,如果有这个姓李的,咱们再找他算账也不迟。”

    刘强点了点头,凡事得讲证据,有了证据,办起事来才有目标、有底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吊车先将石头卸下,又将汽车吊了出来,吊车司机直接把压扁的汽车放在起重机下面的空档里,然后开回去把另一个同样压扁的汽车摞在一起,就这么运回了县里。

    要是全卖废铁,刘强还有点儿舍不得,虽然买的都是二手车,但也花了好几万,要是卖废铁,撑死也就几千块钱,于是刘强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让吊车司机找汽修厂,看看这两辆车还有没有修的必要,哪怕花个万八千的,只要能修好,也比再买省钱。

    吊车在县车站路过。

    “停,师傅快停车!”刘强突然拍着吊车师傅的胳臂大喊。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吊车司机吓的赶紧把车停在路边,通过后视镜不停的瞄着后面,撞到人了?没看见啊。

    刘强开门掉下车,只见公司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不少人,大家冲着里面指指点点,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样子。

    “老板,那里好像是咱们公司。”顺子疑惑的说道。

    刘强心中冒出不好的预感,沉着脸快步的走了过去,而顺子等人也立即跟上,在前面给老大开路。

    “让开,都让开,都闲着没事是不是?凑什么热闹?”顺子等人直接把围观的人推开,当他们挤进人群,看到里面的情况时,顿时气的两眼通红,“谁他-妈-干-的?站出来!”顺子大喊。

    刘强的脸,青一阵红一阵,这次公司没被砸,但是在公司门前的地上,立着一块石碑,没错,这次是立着的,就差在上面写字了。

    如果说第一次还能叫砸,那么第二次就真的是送墓碑了。

    难怪那么多人在这里看,把墓碑送到人家公司门前,这不明摆着想让人家公司去死吗?

    这个时候,一排警车停在路边,人群自动分开,姜万军和队员走了进来。

    “刘强,怎么回事?”姜万军问道,“你们公司是不是不承包土地搞药材种植,改倒腾墓碑盖墓地?这要是让那些将土地承包给你的村子知道,他们非找你算账不可。”

    “姜队长。”刘强冷冷的说道,“你不来,我还想找你,你们县局到底行不行啊,我们是来东山投资的,在这里却三番四次遭到袭击,现在已经公然将墓碑送到公司门口,严重的影响到我们公司的声誉和生意,而你们却连个人都没有找到,你们到底是怎么维护社会治安的?”

    姜万军被气的脸一红,周围这么多百姓看着呢,刘强这话,简直是打他,不,是打整个东山公安局的脸。

    “刘强,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安然站出来说道,“东山这么多公司,这么多企业,外地来投资的又不止你们一家,为什么只有你们公司被人送墓碑,别人的公司就没有呢?我劝你最好还是从自身找找原因。”

    “哎,你怎么说话呢?我们中康可是上市公司,正八经的公司!”顺子冲着安然喊道。

    “正八经的公司?哼,正八经的公司会去砸别人公司,还向别人公司泼粪?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德行?”安然冷冷的说道。

    姜万军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在心里猛点头,恩,说的好,继续怼他!

    “你……你就说,你们能不能把人找出来吧。”刘强说道。

    “我们是接到超市报警,来处理他们案子的,跟你没关系,麻烦让让,还有,大家都散了吧,一块儿墓碑,有什么看的,也不嫌丧气。”安然冲着刘强摆了摆手,然后向隔壁的超市走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