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臭名远扬
    周日清晨,东山站前车站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他们都是等车的,有的是去市里上班,有的是去市里逛街,寒冷的天气冻的他们直跺脚,羽绒服、大棉衣早已经穿在了身上,只有个别爱美的女人穿着短裙和丝袜,这种打扮在青州那叫时尚,但是在东山这个小地方,则会被人在背后说成是精神病。

    公交没来,一辆面包车却停了下来,车门一开,下来两个人,他们带着墨镜,捧着花篮来到中康制药公司东山分公司的大门前,将花篮放在门外之后,又掏出一张巨型海报贴在门上,然后就上车走了。

    等车的人好奇的看了过去,一看之下,顿时乐了,有的好事之人更是大声的读了出来。

    “恭贺中康制药公司副总经理刘强先生喜上青州新闻,为我市扫黄打非专项整治成果添砖加瓦。济世堂,赠。”

    一个制药公司的副总经理,怎么会跟你扫黄打非扯上关系?还添砖加瓦?

    许多人都非常的好奇,不过当他们看到门上贴着的巨型海报时,顿时就明白了。

    与其说是海报,不如说是一张放大的电视画面截图,一群武警压着一排人从一家酒店里面走出来,镜头正对着一个中年男子,灰头土脸押送上警车,这个男人的脸被人用红笔画了一个圈,旁边还有一行字:中康制药公司副总经理刘强。

    “……”

    众人一看,顿时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已经标记的这么明确了,就连傻子也能够看明白。

    这是中康制药公司副总经理刘强去嫖,在扫黄打非中被警察抓了。

    原来是这么一个添砖加瓦!

    “前两天中康公司门前被人立了墓碑,刘总这就被抓了?”

    “问题是,当时人家刘总说的很清楚,他是来投资的,现在看来,钱都投到那些小姐身上了,哈哈!”

    “济世堂赠?是李老板!”

    “就是这个刘强把李老板的济世堂砸了,还泼了粪,李老板这样做也很正常,刘强这是活该,自作孽不可活。”

    “看刘强灰头土脸的样子,在咱们东山的时候人五人六的,原来是流氓一个,呸!”

    “糟了,中康承包了我们村的土地,我得让我媳妇离这个流氓远点儿。”

    “……”

    很快,中康制药公司副总经理刘强嫖-娼被抓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东山,因为刚才的巨型海报只是冰山一角,在电线杆,公共厕所,小区外墙,以及各个村子的大树上,都张贴了这样的海报。

    刘强这一回真的出名了,不过却是臭名。

    “谁贴的?站出来!”猴子来到公司外,看来门上张贴的海报,顿时气的火冒三丈,在把海报撕扯下来之后,对花篮又是一顿踩。

    “济世堂赠,肯定是济世堂那个姓李的小子干的。”顺子趁着脸说道,这件事他已经知道了,这两天他一直没见到老大,所以忍不住打了电话,结果是自称市公安局的人接的,这事已经盖棺定论了,想办法也没用,最终的处罚结果是,拘留十五天,罚款两千元。

    “走,咱们找他算账去!”猴子说道,气哄哄的就准备走。

    小梁却站在原地没动,前几天在济世堂遇到鬼的心理阴影还在,他可不想再去那里,于是说道,“我看,咱们还是等老大出来之后在从长计议吧。”

    “计议个屁,人家都欺负上门了,难道咱们还要忍着?”猴子大声的说道,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让他恼羞成怒,老话说的好,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老大进去了,还得十多天才能出来,如果让老大知道,人家欺负上门,咱们却无动于衷,老大他会怎么想?现在不为老大分忧,什么时候为老大分忧?顺子,你说对吧?”

    顺子点点头,老大不在,他作为老大从省城带来的心腹,自然要替老大做主,如果连老大的名声都保不住,等老大回来,他还有何颜去面对?

    “去,必须给那个姓李的一点儿颜色看看!”顺子说道。

    “怎么给啊?再说,老大还准备买济世堂的金创药药方呢,咱们要是去找麻烦,一旦毁了老大的生意,老大非跟咱们急不可。”小梁说道,他是一万个不同意去济世堂,更何况老板还不在,一旦出了什么事,连个罩着他们的人都没有。

    “笨啊。”顺子说道,“谁让你明目张胆去报复的?干这种事,当然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我看就今晚,咱们这一次去砸他的药铺,让他吃个哑巴亏。”

    “顺子,我觉得,他刚往咱们公司贴海报,他的药铺就被砸,傻子都知道是谁干的,这事做的太明显了。”小梁小声的说道。

    “凡事都得讲证据,他拿不出证据,说什么都没用。”顺子突然皱起眉头看着小梁问道,“小梁,你是不是怕了?亏得老大在的时候那么照顾你,你不会像张二一样,忘恩负义吧?”

    “不会不会!”小梁连忙摆手,前两天张二没到公司报道,几个人便去张二家找,结果发现张二去市里打工了,不跟老大混,改去市里打工?明显是看不上老大,于是晚上堵在路上,狠狠的把张二修理的一顿。

    其实,他是真想像张二一样离开,但是又不想挨打,特别是顺子,下手太狠,所以他当然不想让顺子误会。

    “那就一起去。”顺子态度坚决的命令道,“今晚九点,公司这里汇合,谁要是不去,别怪我不客气!”

    周围几个人点点头,轮到小梁的时候,为了不挨打,也只能勉为其难的跟着点头了。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晚上,夜黑风高。

    老街的街口出现了几个人影,他们穿的很多,又是帽子又是口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手中拎着东西,鬼鬼祟祟的贴着街边走。

    这个时候的老街早已经陷入沉睡之中,街道两边的店铺也都已经关门了,偶尔能遇到一两个二楼亮灯的,很快就熄灭了。

    “猴子,你慢点儿走,等等我。”一个细小的声音响起,听着似乎充满了害怕。

    “小梁,我说你能不能快点儿,咱们快去快回,省的被人发现。”

    “可是,我总感觉周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咱们,咱们还是撤吧。”

    “撤个屁,今天拉的屎都带来了,难道你让我带回去?我看你就是想的太多了,咱们七八个弟兄,就算有人盯着又能把咱们怎么样?”

    小梁听见后,不自觉的加快了步子,不是他思想积极,而是来到队伍的中间,这样一来,前后都有人,心里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一行人终于来到济世堂的门外,大家各自把袋子里面的准备好。

    “都听着”顺子问道,“按照原计划,小梁、柱子还有大熊,你们三个用石头砸,记住,一定要把窗户给我砸碎,这样我们才能把粪泼进去,明白吗?”

    “放心吧,我把我家盐酸菜的大石头都搬来了,别说玻璃了,门都能砸出个窟窿。”

    “我还拿个铁棍,如果石头砸不碎,我就上铁棍!”

    “恩,这件事干完了,咱们就回去喝酒,都已经买好了,四箱呢,让你们喝个够。”顺子做着最后的战前动员,“好了,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我也准备好了。”

    “我有个疑问!”后面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什么疑问,快点儿说。”顺子不耐烦的问道。

    “难道你们就不怕被发现吗?”

    “发现?咱们扔完就跑,谁能发现?行了,别废话了,你赶紧……咦,你谁呀?”顺子突然感觉到不对劲儿,这声音听起来好耳生啊。

    “你们来砸我的店,会不知道我是谁吗?”李东笑着说道,幸好前两天他个人出资给老街安装了监控,看到这么晚了还有人鬼鬼祟祟,立马从二楼跳下来守株待兔,没想到逮个正着,监控这玩意果然不是白安的。

    “啊?你是……”

    李东没等对方把话说完,直接抓住对方的衣领,把人狠狠的扔了出去

    “啪!”

    “啊!”顺子痛苦的叫了一声。

    “都把手里的东西拿稳了。”李东冷冷的说道,“谁手中的屎尿要是掉在地上,脏看了我家门口,我就让谁跪地上舔干净。”

    “去你……”猴子一边骂,一边拿着手中的口袋,准备往李东的身上泼。

    李东抓住对方的衣服,又扔了出去。

    “啪!”

    “啊!”

    李东知道不给这些混混一点儿厉害尝尝,他们永远不长记性,于是双手一起抓,两手一起扔,很快,八个人就被他扔出去了。

    “呕!”小梁趴在地上吐了出来,因为不知道谁口袋里面的粪便全都洒在了他的头上,那个味道……

    而他身边的几个人,也都不听的干呕着。

    李东掏出手电照了过去,看到之后,也是一阵恶心,幸好他发现的早,要是家里被泼了粪,以后还怎么住人啊?想想都犯恶心。

    “我记的上次就有你们几个,看来没长记性。”李东说道,“限你们天亮之前,把这里给我打扫干净,否则……”李东捡起地上的铁棍,比大拇手指还粗一些,双手用力,直接掰成了一个圈,然后他走到顺子身前,把圈套在对方的脖子上,贴着对方的脖子,拧成了一个结,“顺子是吧?我知道你是他们的头,如果清理不干净,这铁项圈以后就跟你一辈子,当然,你也可以试试把它打开,不过小心你的脖子被夹断!”

    众人全都看呆了,连身上都屎尿都忘了,那么粗的铁棍,他们掰都掰不弯,可人家呢,不仅掰弯了,还能轻而易举的打成结,这得多大的劲儿啊?

    顺子比其他人体会的更加明显,因为铁圈紧贴着他的脖子,冰凉的感觉让他充满了恐惧,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脖子要被铁圈勒断了,不过在听到对方的话后,才知道自己的小命还在。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儿清理啊,有点儿公德心好不好?”

    几个混混一听,立即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起来,飞快的往老街外跑,干什么?去公司取清理工具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