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从良
    深夜。

    东山老街。

    寂静的街道上,突然出现一群人,他们拿着铁锹拎着水桶来到这里,在寒风中,对路面进行清理。

    他们是环卫工?

    不是,他们没有统一的制服。

    他们是学雷锋?

    也不是,因为他们不仅一脸的不情愿,同时旁边还站着一个监工,督促他们清理道路。

    “都给我听好了,这条路给我洗干净,不能有一点儿粪便,别以为天黑就可以糊弄,明儿个白天我还会来,要是看到有一丁点儿的粪便,我就让你们舔干净。”

    “动作都麻利点儿,别磨磨蹭蹭的,我可没工夫陪你们在这里挨冻。”

    “你们说,你们是不是有病,这么冷的天,不在家里面好好呆着,非要出来折腾,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吗?,”

    “活该,自作自受!”

    李东不停的冲着眼前这些混混大骂,时不时的还用手中的烧火棍对他们的身体进行按摩,不给这些混混一点儿厉害尝尝,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而那些干活的混混们,接受着精神和**上的双重折磨,他们不敢反抗,因为他们非常的清楚,反抗结果会更惨,所以只能忍气吞声,这也让他们彻底明白了一件事:忍一步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李老板,你看我们打扫的怎么样?”顺子走到李东的面前,眼中充满了畏惧,光是这一手‘徒手掰铁棍’的绝活儿,就把他们吓到了,那可是铁棍啊,如果是他们的胳臂和腿,那还不直接掰折?

    他出来混也有些年了,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狠的人,连省城里面都找不出第二个,看来老板说的对,东山这地方邪门儿,怎么出现这么一个人。

    “离我远点儿,谁知道你身上有没有屎。”李东嫌弃的说道,用手里的烧火棍顶住顺子的胸口,把对方推出去,然后拿着手电筒照了照地面,“还凑合吧。”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顺子赶紧问道,这个季节,晚上的气温都在零度以下,虽然穿着棉衣,可也冻的人浑身发抖。

    “可以。”

    几个混混一听,心中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去洗个澡了。

    “不过……”李东大声的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以后老街这一片的卫生,全部由你们来清理,如果让我看到地上有一个烟头儿,我就让你们用嘴叼起来。”清扫完就了事?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清理地上的粪便是应该的,不能因为他们‘未遂’就不去惩罚。

    “啊?”

    “怎么,不认罚吗?”李东挥了挥手手中的烧火棍,淡淡的说道,“断胳膊和断腿,你们自选。”

    混混们的眼中立即露出惊讶和恐惧,只是来砸个门泼个粪而已,又没有砸成,至于断胳膊断腿吗?如果真要这样,还不如去公安局投案自首,在拘留所里面蹲几天。

    “李老板,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真的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小梁赶紧说道,“而且,我们还有父母要养,总不能整天在这里打扫卫生,不工作不赚钱,啃老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出来瞎混了,回去我就找个工作安心干活。”

    正想离开找不到理由呢,这次终于有机会了。

    “你还知道自己有父母要养?”李东拿着烧火棍在对方的脸上拍了拍,没有好气的说道,“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想起来?”这个理由很充分,李东还真有点儿心软了。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小梁低着头说道,烧火棍的一端都是刺,划在他的脸上,就跟针扎似的,痛的厉害,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从良的决心。

    “你们几个也是这么想的吗?”李东转头冷冷的扫了一眼其他几个混混,眼中带着浓浓的杀气。

    众混混一看,好像有戏,于是纷纷说道,“是,是,我们也有父母,我们也要工作赚钱。”

    “我回家就写简历!”

    “我去工地搬砖!”

    “哼!”李东冷哼一声,然后说道,“看在你们一片孝心的份上,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不过惩罚是免不了的,你们几个,就从现在开始,干到过年,在这段时间内,如果你们表现良好,又没有犯事,我就给你们一个从新做人的机会,如果你们表现的不好……”李东捡起一块儿刚才这些混混扔掉的板儿砖,双手一掰,直接断了,不过这还没完,他把其中半块儿握在手里,五指用力,板儿砖立即变成粉末,小北风一刮,吹的混混满脸都是,“这就是下场。”

    这些混混,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呆住了,手劈板儿砖的,见过多了,但是把板儿砖捏成粉末的,还是头一次见,这要是往他们的身上一抓,骨头还不直接专程粉末了?幸好他们只是来砸门泼粪的,而不是来打架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都滚吧!”李东拍了拍手上的碎渣子,不耐烦的说道。

    混混们如释负重,撒腿就跑,不过,却有一个人站在原地没动。

    “李老板。”顺子用手指了指自己脖子上戴着的铁棍项链,苦笑着说道,“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

    “我知道你。”李东拿出手电筒,照着对方的脸,说道,“你叫顺子,是刘强从省城带来的手下是吧?”

    “咳咳,恩,是。”强光太刺眼,顺子微微的侧过头,他不敢低头,因为他知道对方在看他,如果他把头低下,没让对方看清楚,说不定他的下场就跟刚才的板儿砖一样。

    “这条项链,算我送给你的。”李东看着对方说道,“等刘强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别忘了给他看看,对了,还有他身边的那七个小矮人。”

    “别介,李老板,地我都已经扫干净了,而且等我老板出来,还得十几天呢,这十几天你让我怎么过啊。”顺子哀求的看着李东说道,“李老板,我求你了,你就帮我把它拿下来吧。”

    这么一个东西整天戴在脖子上,沉不沉另说,关键是出门不好看,要是刚才走的那几个人有嘴贱的,把事情说出去,他还混不混了?威信彻底就没了。

    “像你这种人,比较适合呆在家里。”

    “那我出去吃饭怎么办?”

    “让你那些兄弟送,想出门的话,戴个围巾。”

    “李老板……”

    “你要是再在这里磨叽,信不信我再找个铁棍圈在你脖子上?”李东皱着眉头说道,他就是要给刘强和刘强的那些手下看看,惹他的严重后果。

    顺子吓了一跳,赶紧转身就跑。

    第二天一早,

    东山老街两边的店铺刚开门,就看到外面有人拿着扫帚在清扫大街,老街这一带不是东山的主要干道,所以没有环卫工清扫,平时都是各家自己保持门外卫生,今天突然看到有人在帮大家清扫,都感觉很好奇。

    县里的环卫工?显然不是。

    而有些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不是东山几个有名的二流子吗,平时偷鸡摸狗,牵牛顺羊,什么时候该学雷锋做好事了?

    不会是明里在清扫大街,暗里在观察地形,等待机会偷东西吧?以这些人平时的秉性,绝对干得出来,还是小心为妙,不要被这些人的表面工作迷惑。

    嘎吱!

    济世堂的大门打开,李东走出门,天上飘下了雪花,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整个空气都湿润了,他舒服的抻了一个懒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顿时感到神清气爽。

    “李老板早!”

    “李老板辛苦了!”

    “李老板你家里有没有什么垃圾,我帮你倒。”

    “……”

    几个问候的声音传来,李东瞄了一眼,是昨晚来砸门的那几个混混,他们一人手里一把扫帚,不停的扫着门前的雪。

    “别扫了,再扫就扫出坑了。”李东没有好气的说道,“我让你们清扫整个老街,不是让你们在我面前装样子,以后再让我发现这种偷奸耍滑的事,小心我给你们也戴条项链。”

    几个人一听,立马拎着扫帚闪开了。

    昨晚他们在离开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去公司集合,一方面是为了洗澡,清理身上的屎尿,另一方面大家聚在一起,集思广益,想想今后该怎么办。

    结果当他们等到顺子的时候,一个个全都懵-逼了,铁圈没拿下来?众人谁也没有说话,想招儿的想法也没有了,一个个洗完澡,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老老实实睡觉,明早起来扫大街。

    他们知道李老板所说的项链就是顺子脖子上的铁棍,他们可不想脖子上也挂一样,跟牲口脖子上的项圈一样,听说顺子今天去找钳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拿下来。

    总之,在老大还没出来之前,向安心的扫大街吧。

    几个人分好了路段,你管这几家店铺门前,我管那几家店铺门前,在哪段出现问题,就由谁来负责,避免连累到其他人。

    李东站在路中间,看着清扫着路面的混混们,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就对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