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变天了
    圣诞节当天,拘留所。

    刘强走出门,一阵寒风吹过,冷的他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虽然他不过什么洋节,但是平安夜在拘留所里面度过,这对即将到来的又一年来说,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不平安的!

    “老大!”

    紧跟着刘强出来的还有七大金刚,在里面呆了十五天,一个个灰头土脸的,衣服褶皱,头发凌乱,满脸油垢,胡子拉碴,看起来就像社会闲散人员,哪里还有一丁点儿七大金刚的威风?

    “老大,咱们赶紧去东山,把药方从那个姓李的小子手中骗过来,我可不想在青州继续待下去了。”疤龙咬牙切齿的说道,“一来就被抓,太他-妈-晦气了。”

    其他六条龙深以为然。

    本来他们到青州是来办大事的,结果大事还没等办,就被当地警察一网打尽,全军覆没,这种事在省城都从来没有发生过,这要是传回省城,刘老大和他的七大金刚在青州嫖-娼被抓,以后还怎么出去混啊?还不被那些同行笑掉大牙?

    “就是。”矮龙气愤的说道,“我刚脱裤子,什么都没干,警察就进来了,你们说我冤不冤?”

    “哼,我比你更惨。”速龙说道,“我已经到了冲刺阶段,那些警察破门而入,硬生生的把我打断了,等回省城,我得赶紧找个女人试试,要是被吓痿了,我非回来告他们青州惊讶不可。”

    帅龙从兜里面掏出一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连串的眼圈,望着灰蒙蒙的天,说道,“娟娟刚跟我说起她老家患病的爸爸,就被那些警察打断了,唉,他们怎么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呢?我只是担心她过意不去,想用这种方式,将医药费捐助给她而已,我这是在做慈善。”

    其他人不约而同的冲着帅龙看了过去,嫖就嫖,还慈善,真尼玛能胡扯。

    “弟兄们,这事怪我。”刘强边叹气边说道,“是我疏忽了,让弟兄们受了委屈,等回到省城,咱们自己的地盘,我一定好好向你们赔罪,找多少个妞儿都没问题。”

    “老大,你别这么说,这跟你没关系。”廋龙听见后说道,“一起关着的人也都说了,罗曼宫在青州开了这么多年,他们去了几十次上百次,谁也没有想到会被人端了,跟我一个屋的,既有大老板,也有公务员,能跟他们关在一起,也算值了,哈哈。”

    “不就是拘留吗?又不是判刑,全当来青州认认门了。”恶龙说道。

    知道老大心里内疚,几个人纷纷出言安慰。

    看到弟兄们这么说,刘强的心里好受了许多,可是突然又面目狰狞起来,恨恨的说道,“都是那个姓李的,如果不是他,咱们弟兄们也不会落到这幅田地,这十五天的帐,咱们一点一点从那个姓李的身上讨回来。走,去东山。”

    刘强和他的七大金刚虽然都被关在拘留所里,但这十五天可不是白待的,他们在这段时间内,想了数个获得金创药药方的办法,并从各个角度进行分析,自己找破绽,自己进行补救,最终确定了一个方案,还有几个备选方案,只等着出去实践了。

    现在,时候到了。

    八个人回到罗曼宫,大门已经贴上了封条,曾经辉煌一时的娱乐场所,现在却冷冷清清的,已经成为了青州的一段历史,而且还是不光彩的历史,刘强在停车场找到租用的车,直接开向东山。

    进入东山,为了掩人耳目,七大金刚全都下了车,刘强开着车来到站前的分公司,却发现分公司的大门紧闭,并没有开门。

    奇怪,顺子他们呢?

    刘强来到隔壁的超市,买了一包烟,结账的时候向收银员问道,“小何,看见顺子他们了吗?”

    女收银员小何板着脸,爱搭不理的说道,“不知道,挺长时间没看见了。”

    咦?这是什么态度?

    刘强微微一怔,这时他才发现,超市里面许多人都看着他,男的多数冲着他笑,女的则是一脸的鄙夷、嫌弃,好像他的身上有什么脏东西似的,什么情况?

    自己只是离开半个月而已,东山怎么就变天了?

    刘强不解的看着收银员,自己公司就开在超市隔壁,没少来这里买烟酒饮料熟食,以前他来这里的时候,这些收银员以前看到他的时候,一声声‘刘总’叫的那叫一个亲切,今天怎么冷脸相对了呢?不做生意了?

    “公司一直关着门?”刘强又问道。

    “恩!”女收银员没好气的哼哼了两声,厌恶的表情毫无遮掩。

    刘强疑惑的走出了超市,他抽出一根烟点上,然后掏出手机,拨打了顺子的号码。

    这些混蛋,竟然在他不在的时候偷懒?还想不想干了?幸好老板已经回省城了,要不然知道这里的情况,非臭骂他一顿不可。

    “嘟……嘟……咔”

    话筒里面在响了两声之后就被接通了。

    “顺子,怎么回事,为什么公司门关着,不来上班?”刘强不满的问道,别人也就算了,顺子可是他从省城带过来的亲信,虽然不比七大金刚,但也是他的得力助手,怎么连着小子也学会偷懒了呢?

    “老大,你出来了?你终于出来了,呜呜!”话筒里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哭声。

    啊?

    刘强顿时就愣住了,他看了看电话号码,确实是顺子的,只是,这小子哭什么?快三十的人了,至于吗?莫非是知道他从拘留所里面出来了,喜极而泣?恩,到底是自己人。

    “好了,别哭了,我在公司这里,你赶紧过来吧。”刘强说道,一听这哭声,立马心软了。

    “老大,你还是来咱们租的房子这里吧,我现在,出不了门了。”

    “出不了门?什么意思?”刘强不解的问道,不过来也就算了,还要让他过去,是不是有点儿得寸进尺了?而且,他完全听不懂顺子说的话,难道是在下楼的时候摔坏了腿脚?

    “一言难尽,老板,你过来就知道了。”

    刘强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这声音哪里是兴奋的,分明是受了委屈,他赶紧上了车,开向附近的一个小区,早在几个月前,他们来东山的时候,就已经租下了一个房子,用作他们临时的居住场所。

    蹬蹬蹬蹬!

    刘强快步的来到四楼,伸手重重的敲着门。

    “砰砰砰”

    “顺子,是我,开门!”

    咔!

    房门打开,是顺子开的门。

    “顺子,到底出了什么事?”刘强仔细的打量着顺子,对方胳臂好好的,人也站立着,腿脚不像是摔坏的样子,就是人看起来瘦了一圈,而且屋子里面这么暖和,带着一条围巾干什么,不热吗?感冒了捂汗?

    顺子的眼睛顿时就轰了起来,他委屈的用手擦了擦,然后缓缓的揭开包在脖子上的围巾。

    恩?

    刘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住了,指着对方脖子上的铁圈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现在流行戴这么粗的铁项链?非主流吗?还是摇滚重金属?”

    “老大,什么都不是,这是李东系在我脖子上的。”顺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我已经戴了十多天了,这十多天里,我不敢出门,只能在家戴着,而且为了能够不那么紧,我现在一天只吃一顿饭。”

    “那个姓李的干的?”刘强皱着眉头说道,“那你赶紧把它摘下来啊。”

    “要是能摘下来,我早就摘了。”一说到这里,顺子更加郁闷了,“我找了专业的钳工,根本就打不开,他说可以用机器夹断,可是铁圈紧贴在我的脖子上,根本上不了机器,而且还有可能伤到我……”

    “你怎么没报警?”刘强心疼的看着顺子,十几天戴着这个一个铁圈,确实受委屈了,这不是项链,是耻辱。

    “我,我不敢报警。”顺子吞吞吐吐的说道。

    “为什么?”刘强疑惑的问道,明明是受害者,为什么不报警呢?而且这已经严重的威胁到了顺子的人身安全,至少也得关那个姓李的半年。

    “老大,其实,是因为我们。”顺子把那晚的事情跟刘强说了一下。

    刘强听的很欣慰,自己被抓了,手下的小弟还能想着为自己报仇,虽然没能成功,但是光是这一点就义气可嘉,只是结果不尽如人意。

    “老大,我因为被系了铁圈,不敢出屋,猴子他们现在也被逼的天天去老街那边打扫卫生……”

    “顺子,你放心。”刘强拍了拍顺子的肩膀,说道,“现在我回来了,一定会帮你把这该死的铁圈拿下去的。”

    “谢谢老大!”顺子激动的说道,他已经试了很多种方法,都不能把铁圈从他的脖子上拿下来,其实办法还是有的,只是不能保证他的安全罢了,他曾经试图用机器,将扭紧的结解开,结果差点儿没把他的脖子扭断,还有一次,用钢锯锯,结果也不知道猴子是从哪里找的铁棍,根本就锯不断,一整天也只不过出现一个浅浅的痕迹,电动的钢锯倒是可以,但是高速的旋转,以及迸发的火花,根本无法保证他的安全,最后只能选择等,等老大回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