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收礼
    时间在熬药中渡过,很快就到了年三十,一早就鞭炮声不断,噼里啪啦的将李东从睡梦中吵醒。

    和大城市的限制鞭炮不同,青州这种三四线的小城市就没那么多的讲究了,而到了东山这里,家家过年都会准备很多的鞭炮,特别是那些开店,做生意的,哪怕是路边摊,过年也会放个礼花什么的,辞旧迎新,讨个好彩头。

    李东自然也不会例外。

    他不仅买了,而且买了很多,书桌那么大的礼花,一共买了16个,寓意要顺,明年对他来说是特殊的一年,不仅有药材种植基地,还有健身中心,再加上还有新的系统任务,所以必须要顺。

    李东洗了把脸就来到后院,升起炉火准备熬药,各个地方有各个地方的习俗,有的地方团圆饭在白天,而东山的团圆饭在傍晚,所以他还有一天的时间可以熬药。

    可不要小瞧这一天的时间,一天,四口锅,熬制出来的药膏,少说也值一千万,这年头儿没谁跟钱过不去,更何况他也没什么其他的事。

    “当当当!”

    “李药师在家吗?”

    门外传来声音,李东听见后起身走进了药铺,一个六七十岁的老者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拎着个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爷,买药?”李东问道。

    大年三十这天街上的店铺基本上都已经关门休息了,能开门的大概只有两个地方,一是医院,治病救人的,二就是是饭店,而且必须是大饭店,谁也不会去小饭馆吃年夜饭不是?东山这地方虽然落后,但富裕的人家也不少,再说,辛辛苦苦了一整年,过年的时候歇一歇,到大饭店定个饭,也是很正常的,李东也让小海去都来顺订,省时省力,不差那点儿钱。

    过年是干什么的?过年不就是花钱的吗?

    就像东山老街,除了李东的济世堂,其他的店都已经关门了,大人们忙着贴对联贴福字为年夜饭做准备,小孩子们都跑到街上放鞭炮。

    要不是今年会去林静家过年,不必准备什么,他也会关门。

    “不买药,不买药。”老人将手里提着的筐放在桌面上,笑着对李东说道,“这是我自家鸡下的蛋,李药师别嫌弃。”

    “啊?”李东一怔,不解的看着老人,问道,“大爷,你这是……”

    “李药师,你可能不知道,前些日子下雪路过,老头子我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崴了脚,当时是晚上,多亏你放在门外的药,擦上就不疼了,这不过年了吗,给你带一筐鸡蛋,以表谢意。”老人说道。

    李东听见后,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赶紧把那筐鸡蛋拿了起来,递还给老人,说道,“大爷,区区几粒药而已,不足挂齿,这些鸡蛋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李东的心里暖暖的,虽然只是一筐鸡蛋,但是在李东看来,却是一份无比贵重的礼物,他当初在外面留药的目的,不是为了图什么回报,但是能够得到大家的感谢,却让他感到无比的高兴,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不行,你一定要收下,要不然以后我老头子有个什么小病小伤,还怎么好意思来拿你的药?”老人用手挡着筐,皱着眉头说道,“是不是我这款鸡蛋太便宜,不值什么钱,你看不上啊?”

    “大爷,这怎么可能呢?”李东连忙说道。

    “那你就拿着。”老人很倔,就是不拿回去,说完话之后转身就走出了药铺。

    李东看着老人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这筐鸡蛋,心里顿时感觉暖暖的。

    “东子!”

    李东正准备回屋,就看到斜对面的混沌馆的王婶端着一盘饺子走了过来。

    “东子,知道你今年一个人在家,喏,刚出锅的饺子。”王婶乐呵呵的说道。

    “东子,还有我。”对门卖猪肉的郑胖子端着一个盘子走了出来,“这是我今早先酱的猪蹄。”

    这个时候,许多老街的街坊也都从家里走了出来。

    “这是我自己做的风干肠……”

    “这是我炸的面食”

    “……”

    李东呆呆的站在原地,他在老街这里住了二十多年,这种情景,还是第一次遇见,“你们这是……”李东不解的看着众人,这是知道他今年孤家寡人,都来可怜他吗?

    “东子,你可别误会,是这样的,现在整条老街,谁没用过你的药?平时呢,大家又不知道你缺什么用什么,这不刚好过年了吗?拿点儿自己做的吃的,不值什么钱,你就收下吧,这是我们邻里街坊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郑胖子大声的说道。

    李东有些诧异的看着郑胖子,平时没少挤兑他,没想到竟然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想想也是,都是邻里街坊,本质都是善良的,相互挤兑也不伤感情,几十年都是这样。

    “东子,你仅仅治好了我们的伤和病,还给我们带来了生意,你可能不知道,因为你的存在,咱们整条老街都变的繁荣起来了,人也比以前多了,许多人从你家出来之后,顺手买点儿菜,吃个饭,你可能感觉不出来,但是我们感觉特别明显。”

    “这话不假,我家最近几个月生意就不错,有时候做的香肠都不够卖的。”

    “对,我家现在一个月能比以前多卖出去两三百碗的混沌。”

    “东子,你就收下吧,这是街坊的心意。”

    李东看着热情的邻居们,他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拒绝大家的好意,那就是将大家的心意拒之门外,打消大家的热情,于是他把手里的那筐鸡蛋放进屋里,冲着外面的邻居拱了拱手,“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看到李东同意收下了,这些邻居纷纷把东西往李东的手里面塞,手里塞不下了,就往屋子里的桌上摆,很快,桌子上,椅子上,就连药柜的柜台上,都摆满了吃的,许多都还热乎乎的冒着热气呢。

    “东哥,早饭……我去,什么情况?”林海拎着保温瓶,一进药房,顿时惊呆了,满屋子都是吃的,就是是年夜饭,也没必要摆这么多啊,再说,不是说去他家吃吗?

    “都是街坊给的。”李东苦笑着说道,能够得到邻居的肯定,他很高兴,只是,这么多的饭菜,他一个人怎么吃啊?“小海,你吃了吗?快,一起吃。”

    “我吃过了,再说,这么多菜,这是准备吃到十五吗?”小海惊讶的说道。

    “盛情难却啊。”

    呼!

    滴滴!

    一辆老旧的桑塔纳停在了药房外,然后就见刚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哎呀我去,东哥你这是要开饭店吗?”

    “街坊送的。”李东说道,“大三十的,你不在家待着,找我干嘛?”

    “嘿嘿,我是也来送东西的。”刚子打开后备箱,从里面大包小包拎出来一堆东西,“东哥,这里有烟,有酒,还有一些吃的,你收着。”

    “刚子,你这是干什么?”李东皱起了眉头,都是哥们儿,这么做,不是把关系送远了吗?

    “东哥,你别误会,这些都是我爸让我送的,感谢你的照顾,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进入刑警队,他也不会明年提拔成局长,其实这些东西也是别人送给我爸的,我家多得是,都没地方放,你就留着吧,全当替我家分担了。”东子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东哥我走了,还有好几家要去,年后咱们再聚。”

    “嗡”的一声,桑塔纳就没了影子。

    “我去,中华,还有茅台,当官真好啊。”林海知道吴刚,所以羡慕的看着放在地上的礼品。

    “笨蛋,你还真以为这是别人送给他家的?”李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啊?刚哥不是说了吗?”林海不解的问道。

    “他说你也信?多看看新闻,现在送礼什么的,抓的多严啊,再说,他爸明年会被提拔成局长,更应该谨慎低调。”李东挨个看了看,都是好烟好酒,少说也得几千块。

    这些东西摆在屋子里面不好看,就在李东准备把烟酒收起来的时候,外面又停下了一辆车,是宋依依的甲壳虫。

    “李……”宋依依和刚子一样,一进门就愣住了,“李东,你家改饭馆了?”

    “你又来干嘛?”李东皱着眉头问道,本以为今天会是非常清闲的一天,没想到会是这么忙。

    宋依依对李东的态度已经习以为常了,心里也不介意,只见她从包包里面掏出一沓卡片递给李东,“拿着吧。”

    李东一看,是超市购物卡,面额1000的,那么一沓,少说也有十几张,“干嘛?”李东问道。

    “我们家为了感谢客户,每年都会往外送购物卡,今年你已经成为我家最大的客户,当然少不了你。”宋依依说道。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李东果断的伸手接了过来,反正都是从他这里赚的钱买的,不要白不要,这才是送礼的正常操作,购物卡,小巧方便,送烟酒多眨眼呀。

    “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希望明年还能够合作愉快。”宋依依说道,明年药材种植基地就要投入种植了,两家的关系到底会如何发展,还是一个未知数,她当然想要保持现在这种关系,否则也不会来送购物卡。

    李东看着满屋子的东西,还真是丰收的一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