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局长邀请
    “五、四、三、二、一……”

    “铛!”

    电视里面的钟声响起,新的一年终于到来了。

    外面的鞭炮声在这个时候也达到了顶峰,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整条老街的上空都被五颜六色的礼花填满,想起都要,宛如开始了焰火表演。

    李东穿上衣服回到药铺,将十六箱礼花全部搬到济世堂门口,等林海带着林静和胡雪来了之后,李东掏出打火机,将礼花点燃。

    “嗖!”

    一道火光冲天而起。

    “嘭”的一声,在天空中绽放出美丽的烟花。

    不仅比其他家的礼花飞的更高,而且就连散开的面积也比其他家的大,当然,也是最漂亮的。

    “嗖!”

    嘭!

    一颗颗礼花在天空中形成巨大的图案,此起彼伏,远远看去,就像一个花园,在一朵盛开的巨大鲜花周围,又有无数的小花点缀。

    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来到街上,欣赏这美丽的焰火,有的人还将双手合十,许起了愿。

    十六箱的礼花,全部放完,用了半个小时,没有了靓丽的焰火,人们又纷纷回到温暖的屋内,能熬夜的继续玩,不能熬夜的就睡觉。

    林静就属于不能熬夜的人,她喜欢早睡早起,熬到这个时间全靠人多在撑着,不好意思去睡,礼花放完,终于抵抗不住困意,早早的睡下了,胡雪跟林静一起走的,两人一直睡在一个房间,作息时间也一样。

    至于小海,接了几个电话,开着车出去找朋友玩了。

    李东一个人没意思,折腾到半夜也有点儿累了,于是也回家休息去了。

    大年三十,就这样过去……

    接下来的几天,基本上就是走亲访友的时间,李东是三代单传,没有什么亲戚,老妈那边倒是有几个,但都属于一年也不见得能见一回面的,再加上老妈不在家,所以李东哪也没去,大年初一就开火熬药,也算是讨个好彩头,希望今年能够从年头火到年末。

    上班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慢,相反的,放假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一周的年假很快就过去了,当人们仍然沉浸在过年的喜庆气氛当中时,却又不得不去接受上班的事实。

    对李东来说,没有上班休息之分,熬一天的药,赚一天的钱,当然,不是像老街上的其他商户那样百八十的赚,而是一千万甚至更多。

    李东在家一待就是整个正月,等出了正月,真正忙的时间也到了。

    这天,李东早早的就灭了火,在家里面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就坐在药房里,没过多久,一辆破旧的桑塔纳停在药房外,紧接着就看到吴刚下了车。

    “东哥,收拾好没?走啊?”吴刚看着李东问道。

    李东点点头,到后院拎了几瓶酒走了出来。

    “东哥,你这是干嘛?我不是说了吗?不要带东西。”吴刚赶紧拦住李东,伸手去抢李东手中的酒,“快,把东西放下,你这也太见外了。”

    “去你家见叔,我怎么好意思空手去?再说,这是我自己泡的药酒,又不是市面上买的,你要是再争,那我就把你过年时送给我的茅台退给你。”李东严肃的说道。

    是的,他今晚要去吴刚家,见吴刚的父亲,就在不久之前,吴刚的父亲吴光顺利的当上了县公安局的局长,本来没李东什么事,但是吴刚的父亲非要请他,他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吴刚家的条件很好,现在父亲又当上了局长,家里肯定什么都不缺,李东想来想去,拿了两瓶自己以前泡的药酒,有活血化瘀的功效,而且附加了10级的速效技能,效果更加不得了。

    “好吧,说好了,就这两瓶酒,其他的什么别再带了。”吴刚没辙,只能答应,他生怕李东再拿,所以拉着李东就出了药铺。

    车上,李东看着开车的吴刚,笑着问道,“成为局长公子的感觉怎么样?”

    “唉,别提了。”吴刚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爸上任第一天晚上,就把我叫到面前,郑重其事的跟我说,让我低调,别给他惹是生非,以后在局里面,不好的臭毛病要全部改掉,别像以前似的给他丢人。你看我这辆破车,买的时候不知道多少手的,本来寻思着今年换辆新车,贵的咱不买,咱买辆便宜的也行呀,结果直接就被我爸给否了,还说什么在东山,像我这么大年纪的有车的都少,让我凑合着开吧,东哥你说说,我一没偷二没抢,自己花钱买,怎么就不行呢?”

    “这叫低调,位置越高,越应该小心。”李东说道,“你看看那些棒子国总统,一个一个都遭弹劾,就是因为没管好身边的人,结果怎么样?所以呀,你要学会低调。”

    “行,低调,我听你的。”

    刚子家离老街不远,没过多久就到了。

    其实李东以前没少来,不过那时是不请自来,这次就不同了,是刚子老爸邀请他的,这让本就来过无数次的李东,心里突然有点儿紧张了。

    “当当当!”

    刚子敲了敲门,大声的喊道,“爸,妈,东哥来了,开门啊。”

    咔!

    房门打开,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鹅蛋脸,直长发,浑身上下充满了朴素美,这就是刚子的母亲陈舒,县妇联的。

    “阿姨好!”李东赶紧说道,然后把手里的两瓶酒递了上去,“这是自己家泡的药酒,活血化瘀,对风湿骨病什么的有奇效。”

    “东子,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呀,你也太见外了。”陈舒笑着说道,“当初要不是你,我家吴刚也考不上警校,快进来。”

    李东进了屋子,就看到吴刚的父亲吴光系着围裙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手里面还拿着一个锅铲,“东子来啦?快坐,吃水果,还有两个菜,炒完就开饭。”说着又钻进了厨房。

    李东笑了,还是和以前,别看吴刚的父亲在外面又是所长又是局长的,在下属面前那叫一个威严,其实在家里,就是一个妻管严。

    听说刚子母亲年轻的时候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女,而刚子的父亲长的一般,家庭条件也一般,之所以能够从众多的追求者中脱颖而出,就是靠着一手厨艺,正所谓,想要得到佳人的心,先要得到佳人的胃。结婚的时候更是承诺,只要他在家,做饭的事就是他的,结果这一做就是二十多年。

    没过多久,饭菜就做好了,吴光摘掉身上的围裙坐了下来,伸手就把桌上的茅台打开,“东子,来,坐,这是我战友送给我的茅台,放了很多年,今年咱爷俩必须把这瓶喝光。”

    “爸,还有我呢!”吴刚眼睛直放光,茅台啊,别说会喝酒的,就算不会喝的,也想尝一口。

    “去去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今晚你小子值班,你和你妈一样,喝果汁。”吴光没有好气的说道,而看李东的时候,又换做了一副笑脸,拿着酒瓶就为李东倒酒。

    “别,叔,还是自己来吧。”李东说道。

    “不行,这杯酒必须我给你倒上。”吴光把李东的手推开,一边倒,一边说,“你呀,现在是我们家的贵人,我早就听刚子说了,他能进刑警队,全靠你,说实话,就连我这个局长,也有你的功劳,要不是你破了****案,这个局长还轮不到我来当,本来我自己都想着,在副局长这个位置上干几年就退了,没想到我这个老树又开花,焕发第二春了,今晚请你来,就是为了感谢你,刚子有你这个朋友,我放心。来,我们全家敬你一杯。”

    李东心里苦笑着把酒杯拿了起来,以前他也不是没在刚子家蹭过饭,可从来没像此刻这么正式过,一时间还真有点儿不适应。

    “叔,姨,我和刚子是哥们儿,这种小事,不足挂齿。”李东说道。

    吴光是个挺快人,一个小酒盅,大概是一两,一口就干了,然后对李东说道,“这可不是小事,个人三等功啊,有的人当了一辈子警察,也得不到一个,刚子这小子走运,才参加工作两年,就得了两个,别嫌你叔我是官迷,但有了这些东西,往上升的时候,就是比别人快。以前我想帮他往上提都难,现在不用我帮,他自己就行。”

    李东点点头,这话说的没错,于是也一口干了。

    “东哥,我听说中康公司的人回来了,他们以前不是砸过你的公司吗?现在怎么样?”吴刚突然问道。

    李东知道,吴刚刻意在他父亲提,这是想让他父亲帮忙关照关照。“大地方的人,骄纵惯了,没什么。”李东无所谓的说道。

    “东子,你和中康制药公司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以后他们要是再去找你麻烦,你就报警,别以为是从省城来的就了不起,不管到哪里,都得遵纪守法,东山只欢迎遵纪守法的商人。”吴光严肃的说道。

    “叔,有你这句话,我就能放心大胆的干了。”李东笑着说道。

    “东哥,正月已经过了,马上就要到种地的时节了,你承包的那三十几个村子,现在怎么样了,准备什么时候动工?缺人少人跟我说,我在咱们县好使。”吴刚挺着腰板拍着胸脯说道。

    “拉倒吧,就你,别给我惹是生非就不错了。”吴光白了儿子一眼,然后对李东说道,“我有个同学在农机站,缺机器什么的跟我说,我让他拍人去,不用别的,供顿饭就成。”

    李东眼睛一亮,正愁这件事呢,他甚至都准备自己买机器了,“谢谢叔,我不会客气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