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这是我大爷
    “课讲的怎么样,那群小兔崽子没惹您生气吧?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这么大岁数,要在家多休息,72了还在一线拼命,您不累啊,多抽出点儿时间照顾我叶大娘多好?”李东一上来就是连珠炮,虽然是埋怨,但是话语中却透露着亲密,他来到陈院长的身边,自然而然的扶着对方的胳臂,顺便把其他人都给隔开。

    杨林等人看见后全都呆住了,大爷?还真认识啊,而且瞅着亲密的举动,关系不是一般的近。

    宋依依也是一脸懵-逼,她认识李东有很多年了,而且李家很多年前就从她们家进药材,她对李家的情况也算是知根知底,可对方什么时候有个大爷了?不是说三代单传吗?

    不对,一定是在替陈院长解围,以此来套近乎!

    几个人在清醒过来之后,立即把目光落在陈院长的身上,如果陈院长的反应不正常,就说明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绝对不能让这小子钻了空子!

    三方人此时此刻却有了同一个想法。

    在他们的心中,旁边这两家都不算什么,至少实力什么的,都摆在明面上,大家都知道,只有这个李东,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细,要知道去年这个时候,对方还是个穷小子,一年的时间,怎么就变成整个东山最有影响力的人了呢?

    可是不看陈院长还好,一看之下,他们全都失望了。

    因为陈院长只是短暂的愣了一下,然后就诧异的问道,“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这口气,分明是真的认识。

    李东却知道要露馅儿,于是赶紧说道,“这还用知道?陈大爷,你也太小看你侄儿我了,你现在不是在我大娘那里,就是在学校,还有第三个地方吗?”

    陈院长想了想,对方说的也确实是这么回事,自己除了在家照顾老伴儿,就只有到学校来上课,可问题是,他从来没有告诉对方自己在农业大学,这个年轻人又是怎么找上门的呢?

    算算日子,离交房租还有半年呢,难道是不想租了?

    是的,这位被宋依依他们争来争去的陈院长,就是李东的房东。

    “大爷,咱们走,去你的办公室,别理他们。”李东对陈院长说道,然后冲着其他几个人摆了摆手,示意赶紧走开,好狗别挡路。

    “李东,你……”宋依依看着李东,不知道该说什么,不会这么巧吧?

    “我们是来找陈院长的,不是来找你的,你管不着。”田中阳皱着眉头说道,站在他身后的刘强不动声色的往一边挪了挪,那意思好像在说,我跟他是一起的,但不是一伙儿的。

    其实这是他的心声。

    本来顾老板已经许诺,让他成为东山这里的分公司经理,连药材种植基地也由他管理,结果这次过年回去之后,他这个分公司总经理变成了副总经理,跟他在总公司一个头衔,其实他在总公司的副总职位就是一个摆设而已,他想方设法希望能够得到些实权,否则他来东山之后也不会那么卖力,现在可好,在这边也没权利了,药材种植基地更是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要知道那些村子的土地都是他一个个拿下来的,这简直就是卸磨杀驴,他能跟这位新安排到这里的总经理一条心才怪呢,要知道他以前可是跟顾老板混的,现在只能跟个总经理混了,还是个分公司的总经理,想想心里都不痛快。

    李东细细的打量着田中阳,自从对方来到东山以后,他还没跟对方打过交道,这应该是第一次,从对方说话的口气来看,绝对不是个善茬儿。

    “你找我大爷,我管不着,但是你现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工作和休息,这我就得管管了。”李东看着田中阳说道,“我大爷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而你还对他纠缠不休,要是再这样,我们可就叫保安了,你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不想被人丢出去吧?”

    “你……”田中阳瞪着眼睛看着李东,仿佛又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李东看到后直摇头,冲着一旁的刘强说道,“小强呀,这人谁呀?你的新老板?你得管着点儿啊,要不然容易出事,对了,顾学林的伤好了吗?能下地走路了吧?”

    “李老板,谢谢你的关心,我们顾老板的伤早就好了,这位呢,是公司新派到东山的分公司总经理田中阳田总,以后还得请李老板多多关照啊。”刘强客气的说道,一方面是因为他在眼前这个男人面前吃过大亏,另一方面他对新的总经理也有想法,

    “刘强,你对他这么客气干什么,你到底是哪伙儿的?”田中阳大声的质问道。

    “我当然是跟田总一伙儿的喽。”刘强笑着说道,可脸上却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李东算是看明白了,这位醒来的田总,官没顾学林大,脾气倒是不小,看来刘强也有意见。

    李东扶着陈景田回到办公室,其他几个人还想跟进来,被李东直接把门从里面反锁上了,他是不会让那些人妨碍到他的。

    “陈大爷,你……”

    李东刚要说话,就被陈景田打断了,老头儿直接问道,“你是来退房子的吗?可是,租金我已经花光了,没法儿还给你,你看,能不能等我一段日子?”

    “陈大爷,你误会了,我不会来退房子的,你那里的房子很好,我还准备长久租下去呢。”李东笑着说道,有房子在,两人的关系一下子就近了。

    “那你来我这里是……”陈景田把手中的书本放下来,不解的看向李东,以两人之间的关系,除了租房子之外,好像没有其他的事。

    “陈大爷,是这样的,我在东山有一个药材种植基地,想请你帮着给掌掌舵。”李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刚替对方拒绝完外面的人,自己就提出一样的要求,李东还真有点儿臊的慌,不过,成大事不拘小节,有时候人的脸皮就应该厚点儿,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

    “你和外面那些人是一伙儿的?”陈景田皱着眉头问道,脸上的表情也变的有些不耐烦了,这种感觉就像走在大街上突然被人追打,半路有个人来救他,结果突然发现,救他这个人跟那些追打他的人是一伙儿的,只不过是把他带到另一个地方打,你说气人不气人?

    “我跟他们不是一伙儿的,不过,算是竞争对手,我们是东山的四大天王。”李东说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想从你们农学院聘几个老师过去的,但是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他们都在,于是就好奇的跟着等着,结果等着等着,就把你给等来了,要不然,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工作。”

    陈景田恍然大悟,“难怪你会在这里,刚刚我还纳闷,从来没跟你说过我在这里工作,你怎么会突然出现。”

    “不好意思,来给你添堵了。”

    “添堵算不上,那你就继续找其他的老师,我们这里的老师,各个都是业务精湛,你想找什么样的,说出来,我给你推荐几个。”

    “陈大爷,如果今天没有遇见你,那也就算了,可是今天偏偏让我遇见了你,嘿嘿,这肯定是上天的安排,所以,我肯定不会错够你的,我可听外面那几个人听说了,你不仅是农学院的名誉院长,以前还参加过国家级的实验项目,是咱们青州的高人,你就帮我一把吧?”李东问道。

    “小伙子,看在你租我房子的份上,我跟你说实话,我老伴儿她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她那么大岁数,许多保姆不愿意伺候,而且被人伺候,我也不放心,所以我是真没时间做别的事。”陈景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为什么把那间房子租给你那么贵,就是因为当时急需一笔手术费,而且在手术之后还需要长期的辅助治疗,我自己的工资和补贴不够,所以只能在房子上找,惭愧啊,说实话,你要是再不租,我就只能把房子卖了。”

    “那你给我当个顾问,每周去一次,平时的辅助费我全出,你看行吗?”李东问道。

    陈景田的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不满的看着李东,指着鼻子斥道,“你什么意思?我最瞧不起你们这些人的嘴脸,有点儿钱就了不起是不是?我告诉你们,我自己行,用不着你们施舍。”

    “陈大爷,您别生气,这怎么能叫施舍呢?你在这里上课,学校给你工资,你去我那里当顾问,我给你工资,这很正常啊。”李东一边说,一边赶紧给对方倒杯水,可别把老头儿气出个好歹来,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陈大爷,您喝口水,消消气。”

    “我年纪大了,禁不起折腾,更不想被拴住,现在只想教教学,照顾老伴儿。”陈景田气哄哄的说道,看都没看李东,接过水喝了一口,然后说道,“行了,你没什么事就出去吧,隔壁是教师办公室,你去吧。”

    李东知道这老头儿掘,想当初租房子的时候,黄榕在一旁多嘴,结果一言不合,就准备走,半年了,还没变。

    看到对方坚决的样子,李东知道今天可能没戏了,看来只能到隔壁聘人了,李东走到门口,手已经抓住门把手了,嘴里面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不知道我大娘得了什么病啊?”

    陈景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脸的愁容,说道,“胃癌,年前做的切除手术,不过医生说她年纪大了,恢复的不太好……”

    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