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太有才了
    太阳落山,黑夜降临。

    小东村村委会里灯火通明,几户人家坐在会议室内,心中疑惑、紧张、忐忑。

    “老刘,村长大晚上的让咱们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啊?你知道吗?”

    “不清楚,村长只说是好事,没说具体是什么事,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村长告诉我,说让我家萍从新念书,我怎么感觉不靠谱呢?学费谁拿?咱们村账上的那点儿钱,连把好锁都买不起,上学?一年学费加生活费少说也得一两万啊。”

    “我也奇怪,村子这么多户,为什么就咱两家,是不是修路的事啊?别人家都帮着忙活,就咱们两家没去?”

    “不可能,没去的又不止咱们俩家,我说你就别瞎猜的,等一会不就知道了?我来的时候看到冯建设,那可是咱们村第一能人,连他都来了,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

    隔壁村长办公室。

    里面坐着三个人,李东,钱有才,还有钱有才向李东推荐的小东村药田负责人冯建设,冯建设年记不大,三四十岁,将近一米八的身高,身材也很壮,也许是经常进行户外工作,人晒的很黑,一头短发让他看起来十分的憨厚,而一双明亮的眼睛当中又透着几分精明。

    “村长,让我媳妇急着把我叫回来,到底是什么事啊?”冯建设好奇的问道,现在正值开春,各大工地都已经开工,现在是最忙的时候,虽然他是个小头头,但提前离开,也得跟经理说一声,否则影响不好。

    “建设呀,今天把你叫回来,是有一件大事要跟你说,你要同意呢,那自然是最好,你要是不同意”钱有才看了看一旁的李东,“咳咳,我也没辙,不能干涉别人的人身自由嘛。”钱有才说着说着,又把他的老旱烟给点上了。

    李东白了钱有才一眼,这老头儿,他还指望着对方村长德高望重的身份,替他在说服冯建设这件事情上出份力,结果现在可好,还没开始,就开始扯后腿了。

    “村长,您说,如果是村里的事,我义不容辞。”冯建设挺直腰板说道。

    钱有才点点头,对冯建设的态度很满意,然后转头对李东说道,“李老板,还是你说吧。”

    冯建设听到后怔了怔,刚才他还奇怪李老板为什么会在村长办公室,看这架势,应该是李老板找他有事。

    “冯大哥,今天村长叫你回来,实际上是为了我的事。”李东笑着看着冯建设说道,“是这样的,我的公司准备在各个村子选一个人,来负责这个村子的药材种植地,因为以后会经常与村里人打交道,所以这个人不仅要对村子熟,还要有一定的声望,这样才能服众,村长向我推荐了你,不知道冯大哥是怎么想的,是否愿意成为我公司的一员,留在村里建设家乡?”

    “啊?”冯建设一愣,看了看一旁的村长,又看了看李东,然后摇着头说道,“李老板,还有村长,你们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我有活儿,而且长期住在市内工地,实在是分身乏术啊,你们还是在那些在村子里面长住的人里面选吧。”

    “我也想,可是想来想去,都达不到李老板的要求。”钱有才叹着气说道,“咱们村的那几口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年轻一辈里,有能力,又有威望的,也只有你了,如果我不推荐你,传出去,大家还以为我老糊涂了呢。”..

    “可是村长,那我在市里的活儿”冯建设面露为难,既想拒绝,不想驳村长的面子。

    “冯大哥,我从村长那里知道一些你的情况,要不是你带着村里的人去市内工地干活,大家的生活也不会过的这么好。”李东笑着说道,“不过,你带出去的,毕竟是少数人,如果你能成为这个药田的负责人,那么将会给全村人带去好处。”

    “李老板,我怎么感觉你这话,有点儿道德绑架的意思?我就是个普通的村民,没有帮助村子所有人脱贫致富的义务,再说,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冯建设说道,“我带着大家去工地赚钱,那是因为人家需要的人多,不接受一个两个的散工,我只能把大家集合在一起,而且我现在在工地那边干的挺好的,不想换工作。”

    钱有才一个劲儿的抽烟,其实说出这个人选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可能回来,人家在市里干的好好的,一个月大几千的赚着,凭啥回到小东村这个落后的地方呀?要知道庄稼地里的农活儿,并不比市里工地上的活儿轻松多少。

    “冯大哥,不知道你在市里的工地,一个月能赚多少?”李东问道。

    “货多的话,六七千不成问题。”冯建设想了想说道。

    “六七千?是挺多的,不过据我所知,冬天工地不能开工,也就是说,你们整个冬天都要在家呆着猫冬,从十一月到二月,也就是说,会有四个月在家呆着无事可做,不知道我说的对吗?”

    “恩!”冯建设点点头。

    “按照六千算,八个月,也就是四万八,如果你能够来我的公司,我给你每月三千,你看怎么样?”李东想了想说道,这是他能够给出的最高价了。

    钱有才的手一抖,烟灰掉落在地上,一个月三千?这个月收入在小东村,绝对是高收入,他都有些心动了,只可惜他是村长。

    “三千?一年十二个月,也就是三万六,相差一万多块钱呢,而且工地忙的时候,六千算少的了。”冯建设笑着说道,那表情,就好像在笑李东不识数似的。

    “确实是相差一万多,但是你可以天天在家,天天老婆孩子热炕头。”李东说道,“你在市里工地,虽然不远,但也需要两个多小时吧?你不可能做到天天回家,否则你赚到的那点儿钱,全捐给公汽公司和开黑车的了,你跟我说,你现在多久回一趟家?”

    “一周,忙的时候一个月。”说到这里,冯建设脸上的表情有些苦涩。

    “对呀,一个月见不到媳妇和孩子,那是什么感觉?我下午见过你老婆和孩子,你老婆很漂亮,跟你很般配,你孩子看起来虎头虎脑,也很随你,虽说小东村治安很好,但是整天把老婆孩子扔在家,你也放心?换做是我,反正我是不会放心的。”李东看出冯建设表情的变化,知道这是对方最薄弱的地方,于是加紧劝道,“人这一辈子活着图个什么?不就是家庭幸福,生活美满吗?你是一家之主,却与老婆孩子长期分居两地,这能加幸福吗?这能叫美满吗?我是看不出来,这可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而且,你的父母都在,他们年纪那么大了,你媳妇一个人,又得照顾父母,又的照顾孩子,说句不好听的,一旦生个病什么的,这一家子可怎么办啊?”

    冯建设沉默了,刚才还跟李东振振有词的掰扯,现在却彻底沉默了下来,低着头,眼看着地,一句话也不说。

    “你家小子快上学了吧?孩子上学是最操心的时候,一旦在学校被欺负了,你这个当爸的又长期没回来,孩子是既不敢告诉家长,又不敢告诉老师,久而久之,心理很容易出现问题,如果你能天天在家,你孩子在面对其他孩子的时候,底气是不是也足?你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性格积极阳光,还是半天蹦不出个屁?家庭环境,对孩子影响非常大,知道吗?”

    钱有才呆呆的看着李东,手中的烟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在了地上,可是他却没有发现。

    牛掰,这口才,太牛掰了,以前只知道李老板有钱,没想到还这么有才,他钱有才的名字简直就是为李老板量身而定的,在李老板面前,他都不敢自称有才了。

    看看冯建设,村里的第一能人,在谁面前那都是能说会道,现在怎么样?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什么叫能耐?这才叫能耐!

    “建设呀,我虽然没你见过世面,但是,却觉得李老板说的话很有道理。”钱有才说道,“你常年在外面打工,可能不了解你家的情况,我在村子里,看的十分的清楚,别看你媳妇在你面前一副啥事没有的样子,其实她这些年过的很辛苦,你确实在外面赚了很多钱,有钱的滋味儿也很好,可是,你家上有老下有小的,你媳妇整天操心这个操心那个,连花钱的工夫都没有。而且李老板说了,如果你能把小东村的药材种植地管理好,还会有将近,是吧,李老板?”

    “没说谎,我确实这么说过。”李东点点头,心说老头儿你终于说话了,我实在胡扯不下去了,你再不说,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看,我没骗你吧?”钱有才语重心长的说道,“建设呀,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当然希望你越来越好,也希望咱们村子越来越好,所以,你回去好好想想,你如果能够留在村里,你媳妇也能在基地干点活,将来安排活儿的时候,你给你媳妇分点儿轻松的,你们赚的就是双份钱,一点儿不比你一个人在市里赚的少,行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冯建设站了起来,缓缓的向外走,整个人好像丢了魂似的,被椅子绊了一下,差点儿撞到门上,不过也正是这一绊,让他清醒过来,突然转过身,看向村长,还有李东,重重的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李老板,村长,这个负责人,我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