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得逞
    陈景田和老伴儿叶丽虹相互看了看,眼中都充满了犹豫之色,不是他们嫌弃乡下不好,年轻的时候被关进牛棚里面一样挺过来了,现在想想还挺怀念的,关键是,这一次真的能治好吗?

    类似的话,他们从许多人的嘴里面听过,有小诊所里面的‘神医’,也有藏匿在犄角旮旯里号称御医后代的郎中,他们配合,不管是吃药还是按摩,他们全都配合,可是结果非但没有缓解,反而还加重的病情,最后不得已去手术切胃。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说的跟那些人一模一样,这一次真的能管用吗?

    老两口儿不禁犹豫了起来,毕竟岁数这么大了,实在不能再折腾了。

    李东的目光在陈景田老两口的脸上来来回回的看着,很快就明白了两人的顾虑,这种事他在咨询公司的时候见的太多,许多人都是被人骗了很多次之后才找上他的,在伤病没有好之前,心里防御仍在,很自然的会把他跟以前那些骗子医生联系在一起,李东被病人质疑过很多次,早已见怪不怪,他经营理念就是:你信我,就来买,不行我,别进来。

    当然,这个理念用在陈景田身上不合适,毕竟这是他要找的人,好不容易用药拉近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怎么可能就此放过?他实在太想把对方拉到东山了,哪怕是骗,要不然他之前干嘛要做那么长时间的铺垫?

    “看来大爷大娘不太信我呀。”李东淡淡的说道,“没关系,许多人看我这么年轻,都不信我,不过在听了我的话之后”

    “东子,你别胡思乱想,我们没那个意思。”陈景田赶紧摆手说道,而他的老伴儿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硬,那是心事被当面揭穿的尴尬。

    “没事,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李东从背包格里面取出两瓶药放在桌面上,“陈大爷,这是你要的药,用法和我上次交代的一样,虽然它们可以暂时缓解大娘的胃疼,但是,还是那句话,胃要养,养好于药,更何况是药三分毒,你们好好想想吧,我还有其他事就先走了,大爷大娘再见。”李东说着转身就往外走,一点儿不留情面。

    “东子,别急着走呀,再坐一会儿,而且这药钱我还没给你的,多少啊?”陈景田追上李东,从兜里面掏出钱包。

    李东瞄了一眼钱包里面,也就装了一千来块钱,于是说道,“大爷,你还是把钱包收起来吧,这些药全当是我给大娘的见面礼了。”

    “不行,你都已经给我们送那么多土特产了,药钱你必须收着。”陈景田认真的说道。

    “大爷,跟你说实话吧,就你钱包里面的那点儿钱,全拿出来,也不够买一瓶的,所以,你就别客气了。”李东把门一开,快步的走出了屋子。

    这叫欲擒故纵,反正对方离不开他的药,所以他完全不必担心放风筝的线会断,因为主动权掌握在他的手里,谁让他有药呢?

    “东子,李老板?”陈景田追出门,李东已经走进了电梯,缓缓的将电梯门关上了,他望着已经开始运行的电梯,又看了看手中的钱包,转身回到了家,看着站在客厅的老伴儿,一脸的苦笑,“走了。”

    “是不是我们刚才太过分了?”叶丽虹有些惭愧的所道,声音还有些虚弱,在她看来,刚才的行为就等于是在医生面前,当面质疑医生的药方,确实挺气人的,更何况,她已经用过了对方的药,也确实好使,实在没有理解去怀疑对方。

    “没事,别放在心上,东子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心胸开阔着呢。”陈景田安慰着老伴儿,可实际上他的心里也没底。

    “说的我都不好意思继续用他的药了。”叶丽虹看着茶几上的两瓶药,然后抬起头看着老伴儿问道,“景田,你说他刚才的提议真的能够治好我的胃病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不是医生。”陈景田想了想说道,“不过他说的,好像对咱们也没什么坏处,其实东山的乡下我去过,有山有水,民风淳朴,特别是靠近青云山的几个村子,空气特别的好,生活在那样的地方,确实挺养人的。”

    叶丽虹点点头,她们怕吃错药,可现在已经用上了,不存在用药错误的问题,剩下的不过是去乡下住而已,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景田也在想这件事,毕竟事关他老伴儿的身体,他偷偷的瞄了一眼似乎在纠结的老伴儿,然后轻声问道,“要不,咱们就按照他的话试试?”

    叶丽虹看着老伴儿,最后点了点头,“那就试试吧。”她之所以答应,多少也有点儿无奈,因为她现在的胃部情况实在是太折腾人了,整天吃不好睡不好,如果是短时间内还成,可是这种痛苦要伴随她一辈子,这怎能让她的不受煎熬?所以,如果真能治愈她的胃病,哪怕是冒点儿险,她也愿意。“可是你的农学院的工作”

    “没什么,你的身体要紧,大不了减少一些课。”

    陈景田立即拿起桌上的电话,一边拨打号码,一边对老伴儿说道,“我这就给东子打电话,让他回来,这个时候他一定走不远。”

    李东是离开了,不过他一直站在小区外,并没有开车回家,因为他知道,胃病是多么的折磨人,如果这种病发生在年轻人身上,忍忍也就算了,可是发生在一个老人身上,根本就忍不住,而且每一次的疼痛,都会加深对死亡的恐惧,所以他猜测,在他走后,陈景田和老伴儿一定会认真去想,并且迅速做出决断,否则这次拒绝了,下次就更难开口了。

    “铃铃铃!”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李东看清楚来电显示,嘴角儿不自觉的扬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笑容,不过他并没有立即接电话,而是等着手机铃声响了一会儿,让老头儿着急着急,然后才接通电话。

    “喂?”

    “东子,是我,你陈大爷!”

    “陈大爷,还有什么事啊?”李东假装不知情的问道。

    “咳咳,是这样的,你走之后,我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又和老伴儿商量了一下,决定听你的,去乡下养,你现在走到哪里了?能回来,咱们再聊聊吗?”

    “我正准备走呢,不过既然陈大爷你都说了,我就再回去,谁让你是我大爷呢?”

    通完电话,李东就又走进了小区,来到三单元六楼,一出电梯,就看到陈景田和他老伴儿站在外面的楼道里。

    “东子,刚才真是不好意思。”陈景田紧紧的抓住李东的手,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算是赔不是了。

    “没什么,咱们又不是外人。”李东不在意的说道,“何况大家都是为了大娘的身体好,谨慎一些很正常,而我作为一名药师,理解,特别的理解你们现在的心情。”

    李东被陈景田请进门,这一次不仅把他按在沙发上,还给他到了一杯茶,李东轻啜了一小口,是好茶。

    “东子,我和老伴儿已经决定听你的去乡下养,你能跟我们讲讲,需要带什么注意什么吗?”陈景田问道。

    “住处什么的,我给你们找,就在青云山脚下,你们就带些被子和日用品什么的都可以了,你们也别有什么负担,就当是去青云山度假了,从现在到十月,也就半年的工夫,现在许多城里退休的人,春夏秋都在乡下过,环境好,空气好,闲着的时候爬爬山,看看水,弄个菜园子种点儿小菜,冬天再回来猫冬,多惬意啊,你们说是不是?”李东笑着说道。

    陈景田和叶丽虹一听,本来是治病的,结果现在听对方这么一说,确实像去度假的,心中的忐忑也随之消失了。..

    “那费用的问题”陈景田问道,虽说谈钱伤感情,但这事必须放在前头说。

    “治好了,一万,治不好,不要钱。”李东说道,其实这只是象征性的收费而已,因为光用在大娘身上的药,也不止这个价,他这样说,只不过是为了让老两口能够心安理得一些,说多了,对方负担不起,说少了,又太假,所以一万比较合适。

    更何况,他把这老两口安排在乡下,并不是为了赚钱的,而是奔着陈景田陈大爷这个人去了,有这么一个专家在自己的药材基地坐镇,就算没请,一旦有什么事,老头儿能袖手旁观吗?

    肯定不会!

    虽然这样做有些卑鄙,但是他也是逼不得已,毕竟第一次干药材基地,而且还干的这么大,投入那么多,一旦没搞好,赔钱是小事,关键是影响他在村名心中的形象和地位,甚至会影响到今后的系统任务。

    当然,如果没有有点儿本事,他也不会这么干,他相信在金创药和胃药作用下,一定能把老太太的胃治好。

    “行,那就这么定了!”

    陈景田和叶丽虹两人终于放心下来了。

    “铃铃铃”

    李东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是徐昌明的电话,于是立即接通。

    “喂,徐老师,什么事啊?”

    “李老板,土壤采样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