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田扒皮
    齐山村。

    在一望无边的药田里,二十多个村民正在地里面除草,正午的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虽说现在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可阳光还是晒的人满头冒汗。

    农田边上停着一辆越野车,田中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边看着外面的农田,一边抽着烟,时而还喝口茶,一脸优哉游哉的模样。

    农田里一个中年妇女站了起来,用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腰,田中阳看见后,立即用手按了按方向盘上的喇叭,冲着那个中年妇女大声的喊道,“干什么呢,说你呢,又偷懒是不是?再让我看见你不干活,小心我扣你的工钱。”中年妇女叹了一口气,弯下腰,继续除草。

    田中阳满意的把手从外面收回来,冲着开车的司机王小峰说道,“这群人,奸懒馋滑,一逮着工夫就偷懒,活该受穷。”

    “田总说的是。”王小峰点点头,一脸谄媚的附和道。

    其实他知道,田总这是因为被安排到这么远的地方,心里一直不爽,可是在这里待了那么长的时间,他突然发现这里也挺好的,真所谓:天高皇帝远,田总就是这里的土皇帝,所有的一切全由田总说的算,多好呀,回什么省城。

    说话间,又有一个人放下了手里的锄头,直起了腰。

    “咚咚咚!”

    田中阳狠狠的拍着车门,“喂,刚才没说你是不是?赶紧干活!”

    “田总,中午了,吃饭的时间都已经过了,让我们休息一下吧,实在干不动了。”四十多岁的汉子,干了一辈子的农活儿,可从来没像最近这么累过,要不是青云山上还没到采草药的季节,他才不会在这鬼地方干活儿呢,比当年地主奴役长工还过分,这一百块钱赚的,太不容易了。

    “干活的时候没见你这么积极,吃饭的时候倒是挺积极的。”田中阳没有好气的说道,他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过十二点了,确实到了中午休息吃饭的时间,田中阳看了看药田里一个个都站起来,冲着这边望的人,大声的喊道,“由于你们刚才偷懒的人太多,严重的耽误了工作进度,所以,今天中午要干到十二点半。”

    “啊?”药田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哀怨声。

    “田总,那下午什么时候干活?一点半吗?”有人问道,平时都是中午休息一个小时的,大家吃完饭,坐着歇一会儿,或者小睡一会儿,养足精神,攒足体力,继续下午的劳作。

    “一点半?美得你们,我只是让你们把偷懒的时间补回来而已。”田中阳冷笑了一声,“下午还是一点。”

    “什么?”

    村民们听到后全都不愿意了。

    “太过分了,中午就休息半个小时!”

    “是啊,我俩回家吃饭都来不及,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就是,地主老财也没这么剥削人的,简直就是田扒皮。”

    众人看着坐在车内的田中阳,一个个都皱着眉头,眼中充满了气愤,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吵什么吵,都不想干了是不是?”田中阳下了车,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药田里面的村民,大声的喊道,“不想干就赶紧给我走,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告诉你们,就算你们不干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有的是人来干,哼!”

    “哼什么哼,不干就不干了,老子才不受这窝囊气呢。”刚才说话的中年汉子扔了锄头就走。

    “我也不干了,没这么欺负人的。”

    “就是,爱找谁找谁,老子不伺候了。”

    一个两个三个,药田里面,一个人接着一个人站了出来,大家全都撂挑子不干了。

    “不干就不干,我这就再去村里面招人!”田中阳正准备上车,就被刚从药田里面出来的村民堵住了路,田中阳把脑袋从车窗里面伸出来,“干嘛呀你们,不想活了是不是?”

    “我们干了一上午,那我们上午的钱结了!”

    “对,向把上午的钱结了再走!”

    田中阳冷笑了一声,“上午的钱?你们干活偷懒,还好意思跟我要钱?”

    “干了一上午,难道休息几分钟也不行吗?”

    “就是,直个腰也被你骂,你还是不是人啊?”

    “就冲着你们的态度,工钱你们想都别想,我要是给了你们,以后到我这里干活儿的人,还不全都偷懒?”田中阳把胳臂收回车里,将车窗关上,冲着司机王小峰说道,“开车!”

    “田总,这,这都是人,开不走啊。”王小峰看了看前面说道。

    “你傻呀,往后倒车。”田中阳没有好气的说道。

    王小峰看了看后视镜,车后面果然没人,也是立即倒车。

    众人一看田中阳想跑,立即追了上去,这一次前后作用把车围了起来。

    “别跑,今天你不把工钱给我们,就休想离开。”

    “对!”

    药田里面的村民都跑过来了,有的手里还拿着锄头一类的农具。

    王小峰担心这些村民会砸车,于是小声的堆田中阳劝道,“田总,要不然,把工钱给他们算了。”

    “给个屁!”田中阳冷冷的说道,“想占我便宜,没那么容易!”说着从兜里面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喂,张村长,你们村的村民到底是什么意思?干活偷懒耍滑也就算了,现在又堵着我的车,不让我走,你们这里的投资环境,我看很差呀…..好,你快点儿,我在这里等你。”说完把手机揣了起来。

    没过几分钟,张福喜骑着自行车来了,远远的就冲着人群大喊,“你们干什么?都让开!”

    “不让,这姓田的如果不把我们上午的工钱给我们,我们就不让!”

    “对,村长,你给俺们评评理,大家干了一上午,下午不干了,这个姓田的一分钱都不给,还有天理吗?”

    “大家先静静!”张福喜把自行车停好,然后看着大家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干了?这些天不是干的好好的吗?”

    “好什么好,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

    “前几天我忍了,今天太过分了,我们不忍了!”

    “村长,人家隔壁那些村子是喝羊汤喝到满头是汗,我们是干活干的满头是汗,就这样,人家还加时,让我们中午只休息半个小时。”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就是,看看小东村天禾村他们,在看看咱们,我是越想越来气,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呢?反正这药田里面的活儿,我再也不干了,爱谁干谁干!”

    “我也不干了!”

    “算我一个!”

    张福喜急的满头是汗,“别呀,你们别急,大家听我的,先冷静冷静,我跟田总去说。”

    众人一看村长说话了,人群就往后退了几步。

    张福喜来到副驾驶外,伸手敲了敲车门,田中阳把车窗降下来,趾高气扬的问道,“张福喜,你这个村长是怎么当的,得好好管管你们村的人了。”..

    “田总,村民我会管的,不过你看,这么热的天,大家都干了一上午了,你看能不能先把大家的工钱结了?”张福喜笑着问道。

    “不行,到我这里干活都是按照一天结账的,从来没有半天结账这一说,如果我今天破了这个例,以后都像他们这样,想来干就干,不想来干就走,那我这种植基地还经营不经营了?”田中阳依然不让步,而且态度非常的傲慢。

    众人一看,连村长都不好使,本来都平静下来的村民又激动起来。

    “不给钱,那你就别想走!”

    “对,别以为我们齐山村的人就好欺负,你别忘了,你的药田在我们村里,你要是不给钱,你的药田以后也别想种。”

    “威胁我?”田中阳扫了一眼车外的人,不屑的说道,“不要忘了,咱们是有协议了,现在你们村把土地承包给了我,那么在承包期期间,地的使用权就在我手里,如果你们搞破坏,可别怪我报警,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报警?你吓唬谁呀?”

    “对,我们还没报警抓你的,你还恶人先告状!”

    “砰!”

    不知道谁捡了一块儿石头,向田中阳扔了过去,结果人被砸到,砸到车窗了,但也把田中阳吓了一跳,落了田中阳一脸的沙子。

    “谁,谁干的?”田中阳瞪着眼睛大声的喊道。

    众人一个个梗着脖子看着他,没一个人回答,也没一个人站出来。

    “给我来阴的是不是?好,我报警!”田中阳说着又掏出了手机。

    “砰!”“砰!”“砰!”

    几个石头一起朝着田中阳丢了过去,其中一块扔进了车里,正中田中阳拿着手机的手。

    “啊!”

    “你,你们……”田中阳瞪着眼睛看着车外的人,“穷山恶水出刁民,你们给我等着!”说着赶紧把车窗拉上,对身边的司机说道,“小王,赶紧地,报警!”

    “好,好!”王小峰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了0。

    “嘭!”

    一块儿更大的石头砸了过来,直接把车门砸出了一块儿瘪。

    “砰!”

    一个锄头狠狠的插进了车门里!

    “喂,0吗?我们在齐山村被人打砸了,你们快来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