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老赖
    没过多久,两辆镇派出所的警车就到了,从车上下来了六个警察,迅速的把村民和汽车隔开,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

    “郑所长,你来的太及时了,快把车上的人抓住,他骗我们干活却不给工钱。”一个妇女冲着走在最前面的中年警察说道。

    由于这位郑阳郑所长本身就是金平人,大家都熟得很,所以说起话来也不客气。

    “郑所长,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呀,如果今天拿不到工钱,我们这二十多个人,今晚就携家带口去你家吃饭。”

    “拖欠农民工工资,这可是大问题,国家都已经强调很多次了,他这是公然跟国家对抗!”

    郑阳整了整头顶上的帽子,不是说汽车被砸吗,怎么又变成拖欠农民工工资了呢?而且连国家都搬出来了,他这个镇派出所的所长好像已经管不了了。

    “谁报的警?”郑阳问道,本来一个普通的出警,不用他这个所长出面的,但是一听说是本地村民跟土地承包人之间的冲突,于是就跟车过来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如果处理不好,很容易激化矛盾,造成更加恶劣的影响。

    “我,是我们报的警!”王小峰这才敢从车里面走出来,他捎带着瞄了一天车,车身已经千疮百孔,警察要是再不来,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什么事?”郑阳看了看王小峰,确定对方不是金平人。

    “是这样的……”王小峰刚要说,副驾驶的车门就打开了,田中阳扯着嗓子大声的说道,“什么事,还用问吗?没见到这么多人把我们围起来打砸吗?看看这车,好几十万呢,赶紧把这些人抓起来。”

    郑阳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这说话的口气还真是冲,难怪车被砸。

    “郑所长,他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他们雇我们干活,却不给我们工钱,还想逃走。”一个中年汉子大声的说道,“我们这么多人,顶着大太阳干了一上午,容易吗?”

    “就是,连直起腰喘口气都不行,简直就是搞剥削吗,欺负我们齐山村的村民,大伙儿说对不对?”

    “对!”

    “不给钱,今天就别想走!”

    众人跟着喊道。

    “警察都来了,还敢在这里威胁我?”田中阳指了指周围的村民,对郑阳说道,“看见了吗?这就是这个村的人,读书少我不怪你们,胡搅蛮缠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见到田中阳还这么嚣张,村民顿时不干了,大家一起往田中阳的身边涌,警察拦都拦不住。

    “谁胡搅蛮缠,明明是你胡搅蛮缠!”

    “对,是你是你,就是你!”

    郑阳一看事态要扩大,立即大声喊道,“停,都别吵了!”

    村民李安静了下来。

    郑阳看了看双方,然后说道,“你们这样吵下去,解决不了问题,既然已经报警了,那就跟我们回派出所里面,村长,你选几个代表跟我回派出所。”

    “好,好!”张福喜连连点头,然后回头看着周围的村民问道,“谁愿意去镇派出所配合调查?”

    “我,我去!”那个中年汉子首先把手举了起来。

    “我也去”

    “算我一个!”

    “别选代表了,我们都去,今天拿不到钱,我们就住派出所不走了。”

    田中阳一脸冷笑,撇着嘴说道,“素质,瞧瞧这些人的素质……”

    咚!

    一个土块儿正好砸在田中阳的脑丁,虽然不疼,但是土块儿碎了,溅了他一脑袋的沙土。

    “谁,谁干的?”田中阳一边晃着脑袋一边回头愤怒的质问道。

    村民谁也没说话,但是各个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们……”田中阳转偷看向郑阳,“郑所长是吧?你都看见了吧?在你们警察面前,他们都敢这么放肆,现在能够想象到,你们没来的时候,我的处境有多危险了吧?

    郑阳没有说话,冲着手下使了个眼色,然后走向警车,心想,你要是再不把那破嘴闭上,打死都是活该的。”

    在药田里面干活的村民有很多,再加上听到争吵前来凑热闹的人,少说也有三四十人,而派出所的两辆警车显然装不下这么多,不过这也难不倒仗义的村民们,反正也知道镇派出所在哪里,于是有的骑摩托车,有的骑电动车,有的骑自行车,长长的队伍,誓要跟田中阳死磕到底。

    村长张福喜就坐在警车里,回头看了一眼村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作孽啊。

    镇派出所,郑阳把人都带进了办公室,待双方都坐下来之后,他开口说道,“大家都消消气,田总,你是中康制药公司在东山的负责人,你们公司承包的土地都在东山,理应跟当地的村民保持好关系才对,一旦关系闹僵能够,没人来给你打工,你找谁去?”

    这件事,还是得以调解为主。

    “郑所长,不是我跟你犟。”田中阳说道,“除草又不是什么技术活儿,能干的人多了,不行我从其他村招,给钱还怕没人干?”说着瞟了一眼身旁的几个村民,态度极其的傲慢。

    “所长,你们看,他这是什么态度!”中年汉子不满的说道。

    “你们也少说两句!”郑阳又看向另一边的村民,说道,“人家承包你们村的土地,给你们村带来了这么多的工作,你们应该珍惜才对,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呢?就算到别的地方打工,你突然说不干了,人家能给你们发工资吗?你们这不是简简单单不干了的问题,而是打乱了别人的计划,明白吗?”

    “那也不能像他这样,干一上午,连直起腰歇一下也不让啊。”

    “就是,中午还只给半个小时的时间休息吃饭,上哪打工,中午休息半小时,所长你说说?”

    “郑所长,你到底是哪伙的?你是为金平的百姓做主,还是替省城来的有钱人说话?你得把事情讲清楚。”

    郑阳被说的心里直抓狂,他本来是想调解的,怎么现在却变成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呢?

    “你们懂不懂法?”田中阳说道,“警察不看远近,只看理,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给你们发钱了吧?哼!”

    村民一个个看向郑阳,那眼神很明显,都是你,给姓田的找理由。

    当当当!

    外面这时传来敲门声。

    郑阳心里松了一口气,本想借机离开,去外面透透气,换个人来解决,结果一开门,好嘛,又涌进来二十多个村民,原来是骑车那些人赶到了,有人甚至把锄头都拎来了。

    “谁也别想欺负我们村的人!”锄头往墙角一放,大有谁欺负我们的村民,我就锄死谁的势头。

    郑阳赶紧冲着屋子里面的警察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靠近锄头,防止闹出事,毕竟,锄头这东西,在农田里面,那是农具,打架的时候,那就是凶器,一锄头下去,斩草除根啊。

    “田总,你就发扬一下风格,既然村民都给你干活了,你就给他们半天的工钱,行吗?”郑阳看着田中阳问道。

    “不行!”田中阳说道,“为什么要让我发言风格?再说,我没钱,我能拿出来的,都是公司的钱,公司的利益受损失了,老板会怪罪我,我得为我的饭碗着想,我看郑所长还是让别人发扬风格吗?在来之前,我就听说东山民风淳朴,表现的时候到了。”

    郑阳来到田中阳的身边,一只手拍在对方的肩膀上,“田总,给个面子,行吗?”

    “郑所长,我给你面子,谁给我面子?”田中阳反问道。

    郑阳冷冷的说道,这人啊,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既然如此,调解失败,那么咱们就开始走司法程序!”郑阳回到座位上,看着田中阳说道,“你通知保险公司,给你的车定损,我们派出所会按照损失的数额,对村民进行处罚,该抓的抓,该罚的罚,绝对不手软,至于你,恶意拖欠农名工钱,我们会将这件事交给执法监察大队,如果你不给,那么村民们会向法院申请支付,由法院出面让你给,当然,也可以去劳动行政部门申请劳动仲裁,如果不给,还是会回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如果你就是要死扛到底,没关系,把你还有你们公司的老板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也就是俗称的老赖,到时候对你们的出行,还有贷款,都会受到影响,用不用我现在就向你们省城的总公司发个信函什么的?

    田中阳气的嘴角儿直抽,这个所长是生怕事情闹的不大呀,还要把事情捅到省城总公司?这要是被老板知道,他连这么点儿事都办不到,那他这个负责人还当个屁啊?卷铺盖滚蛋还差不多!

    “郑所长,你这是威胁我吗?”田中阳咬着牙问道,眼中充满不干。

    “没有,我只是把以后可能会发生的情况提前通知你一下,也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郑阳说道。

    “行,我给,我给他们工钱,富不了他们,也穷不了我,哼!”田中阳说着就要走,结果又被郑阳叫住了。

    “别走,先把欠钱交了再走!”郑阳冷冷的说道。

    田中阳身子一顿,从兜里面掏出钱包,抽出来一些,往桌子上一拍,“自己分!”说完转身就走了。

    郑阳冷哼了一声,收拾不了你,我这个所长白当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