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没有后悔药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中阳听到王小峰的话,就知道事情肯定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只是村民来向他道歉,王小峰也不会一定要他去,而且作为他的亲信,小王应该知道他和刘副总之间的关系,也知道他一向看不惯刘副总的混混身份,可小王在知道的情况下,仍然让他带刘副总去,可想而知,一定是村民去闹事了!

    他安抚了王小峰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离开了住处,来到了分公司。

    “呦,田总,今儿个怎么有时间来公司了,没去下面的药田?”刘强正在跟手下扯皮,自从田中阳来了之后,他这个原来的分公司负责人就彻底的变成了闲人。

    原因无非就两个,一呢,人家不用他干,不想让他碰触有关公司的一切,也就是要架空他,二呢,他也不愿给这个姓田的打下手,毕竟,想当年他在总公司的时候,怎么说也是副总经理,对方也只不过是一个搞药物研究的小主任而已,如果不是大树底下好乘凉,给手下那帮人一个身份,他也不会待在这么一个偏远的地方,一切都是为了兄弟们啊。

    “刘副总,药田那边出事了,你带人跟我去一趟。”田中阳一脸严肃的说道。

    哦?

    刘强有些诧异的看向田中阳,这么多天了,对方第一次主动找他,而且还是去药田,也不知道药田那边出了什么事,不过听手下的弟兄说,这个姓田的跟底下那些村子的村民的关系闹的很僵,十有**是这件事。

    “不知道是什么事,我也好有个准备。”刘强问道。

    “好像是有村民到药田闹事,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去了就知道了。”田中阳说道,若非不得已,他也不会来找刘强。

    “行。”虽然不对付,但是人家好不容易张了嘴,不听肯定是不行的,毕竟人家是总经理,这要是回去向老板打小报告,那还得了?于是刘强站了起来,冲着办公室里面的人一摆手,“弟兄们,走啦!”

    田中阳看见后皱了皱眉头,他很讨厌对方身上的混混习气,不过谁让药田那边出现麻烦事了呢?麻烦事,就得麻烦人去解决。

    半个多小时,一行人来到公司在齐山村的办公点儿,田中阳下了车,看到几十个村民,眉头不满的挑了挑,又是昨天那些人。

    “昨天的事情不是在派出所解决完了吗,你们还来这里干什么?”田中阳走过去问道,本来他就不怕这些人,一群没见识的乡下村民而已,现在又有刘强这个大混混在,心里更不怕了。

    刘强也已经看到这边的情况,他跟这些村民打过交道,别看这些人平时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可真要打起架来,一个个都是不要命的主儿,于是他回头向身后的弟兄们小声的叮嘱道,“等一下都看我的眼色行事,我没说话,谁也不许动手,还有,都把嘴闭严实点儿,别嘴贱。”

    众人一听,不是来打架的吗?现在怎么又不让动手,又不让动嘴?不过既然是老大的吩咐,那就听老大的。

    “你去别的村招人来我们村干活,你说我们来干什么?”中年汉子振振有词的说道。

    王小峰一看田总来了,立即从人群里钻出去,来到田总的身边,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把刚才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小声的说了一遍。

    田中阳一听招来干活儿的人都被赶走了,立顿时气呼呼的说道,“你们村的人,偷懒的偷懒,不干的不干,还不准我到其他村招人?”

    村民听见后不干了。

    “谁偷懒了?按照你昨天那么苛刻,根本就没人能够达到要求。”

    “就是,再说,谁说不干了?你问过我们村所有的人吗?他们都说不干了吗?反正没人问我,老刘,你呢?有人问过你吗?”

    “没有,昨天我一直在家,根本就没人去过!”

    “姓田的,听见村民的声音了吗?你还想说什么?”

    田中阳气的直喘粗气,他就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缠的人,“你们这是抬杠,我们公司在路边贴了招工启事,是你们撕下来的吧?”

    “姓田的,你说这话得讲证据啊,我们什么时候撕的,你看见了还会拍到了,还是大城市来的呢,就知道胡说八道。”

    “你们……”田中阳看着眼前一个个村民,突然说道,“好,那我的从新招工,还是昨天的活儿,不过一天的工钱由原来的八十,变成现在的六十,你们谁干?不干的话,我就去别的村招人了。”

    “六十?你这也太少了吧?”

    “就是,你这不是坐地降价吗?”村民们大声的说道,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我没坐地降价,我给的工钱,完全是按照供需平衡决定的,劳动力太多,都争着干,我当然要压价,六十你们嫌少,但是有的人不嫌少,你们干不干,给句痛快话,不,我不跟你们说了,我去找你们村长说,直接用你们村的喇叭广播,到时候,可别怪我没通知你们村。”田中阳得意的看了看一个个犹犹豫豫的村民,转身向村委会走去,“小王,走!”

    “是,田总!”

    刘强看了看田中阳,又看了看一旁的村民,眼珠子转了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最后还是跟着田中阳走了。

    没过一会儿,村子沿路的喇叭上就传来了村长的声音。

    “中康基地招聘除草工,一天六十,早七点至晚六点,中午休息一个小时,愿意的村民,到村委会登记,我再重复一遍……”

    “太气人了!”一个村民望着路边的广播喇叭气愤的说道。

    “就是,凭什么其他村都八十,就咱们村六十?不行,咱们得找个说理的地方去,要不然,咱们村的村民还不被人欺负死?”

    “对,这简直就是压榨!”

    “可是,咱们找谁呢?”

    听到这个问题,所有村民都安静了下来,是呀,找谁呀?

    村长?

    刚才的广播就是村长播的,更何况,村长就知道和稀泥,找也白找。

    去镇里?

    可是土地都已经承包给中康公司了,人家又不是没有招本村的人,只是工钱低了一些,又没有强迫他们去干,找镇长又有什么用?镇长还能强迫人家公司把工钱提高?管不着啊。

    这可怎么办?

    “要不然,咱们去找李药师?”有人提议道。

    “找李药师干什么,又不是需要药,再说,咱们村当初没把地承包给他,他会管咱们这里的事?开什么玩笑。”

    “说的也是,唉,如果当初把土地承包给李药师就好了,现在不仅有了新路,还能够喝到羊汤,听说昨天小东村可热闹了,三十多个村子聚在一起,一百多张桌的流水席,比庙会还热闹……”

    “别说了!”

    村民的脸上充满了后悔,本以为是从省城来的大公司,实力雄厚,以后无论是在硬件方面,还是在工钱方面,都会非常的慷慨,可谁知道会是现在这种情况,早知如此,就算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同意把土地成为给这个什么中康制药公司的,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啊。

    “我倒是有个方法,不过招儿有点儿损,不知道行不行。”有人突然小声的说道。

    “什么办法,快说!”

    “不管损不损,只要是办法就行,咱们也是被逼到走投无路了。”

    众人纷纷把刚才说话的人围了起来。

    这人看了看周围,见到没有外人,于是说道,“他找什么人,咱们管不了,但是,药田在咱们村,两百多亩啊,而且药苗都已经露头了,如果,咳咳,我是说如果这些药苗突然消失了,或者来阵风吹的连根拔起,那个姓田的一定很生气,他总不能招人白天晚上一直在药田里面看着吧?”

    众人相互看了看,破坏药田?这招确实损了点儿,可是一想到田中阳的所作所为,这点儿事也就不算什么了。

    “他不仁就别怪咱们不义!”

    “对,就这么干了,不过这事必须保密,谁也不能传出去,否则不是咱们个人的问题,而是咱们整个村子的问题,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村的村民不讲理呢。”

    “那咱们什么时候开始?今晚?”

    “不,咱们回去等,等外村的人来干活了,让所有人都知道是他的不对,然后咱们再下手。”

    “好,都散了散了!”

    三四十号人,很快就散了。

    王小峰一直远远的观察着办公点儿的情况,见到人的走了,赶紧跑进村委会的院子里,找到田中阳兴奋的说道,“田总田总,那些闹事的人都走了。”

    “去哪儿了?”田中阳问道。

    “看样子是回家了,我估计他们也是拿咱们没辙,哈哈!”王小峰笑着说道。

    没辙?刘强听见后却不这么想,关系到村民以后的收入问题,这可不是小事,能这么轻易就算了?

    “哼,跟我玩,他们还嫩了点儿!”田中阳冷笑着说道,“小王,去其他村贴招工启事,我看明天谁还敢阻拦咱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