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谁干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深夜,齐山村的村民早已经睡下了,这里没有城市里夜生活那么丰富,所以人们也就自然而然的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为第二天的辛苦劳作积攒体力和精力。。

    鸡回圈,狗回窝,鸟回巢,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宁静。

    “啪!”

    突然一个清脆刺耳的声音响起,吓醒了熟睡的人,也惊到了安睡的狗,一时间狗吠声不断。

    汪汪汪!

    “啪!”

    一户村民家的房门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披着衣服气势汹汹的人。

    “谁?谁那么缺德,半夜砸人家玻璃?有种进来,有什么事咱们当面锣对面鼓的说。”

    正骂着,就听见不远处又传来一个破碎的声音。

    “啪!”

    “谁?狗-日-的敢砸我家的玻璃,我……”

    没过多久,原本漆黑一片的安宁村子,立马变的灯火通明,鸡飞狗跳,有大人骂,有小孩儿哭,闹的乱成一团。

    “砰砰砰!”

    “村长,村长!”

    张福喜披着件衣服走了屋,一边打开门,一边问道,“谁呀,大晚上的不睡觉,找我有什么……”他本来还没睡醒,可是一看到大门外的情景时,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只见自家大门外无数个灯光在晃,那是手电筒,他用手遮了遮眼睛,透过手指的缝隙往外面望,少说也有二十几个人站在门外,而且一个个都是横眉怒目的。

    “这么晚了,你们不在家睡觉,来我这里干什么?”张福喜皱着眉头问道。

    “村长,你得给我们做主呀,不知道哪个缺德的砸了我家的玻璃,差点儿没把我心脏病吓出来。”

    “还有我们家,把我孩子吓的,现在还在他妈怀里哭呢。”

    “村长,这事你得管啊,咱们村一向是治安优秀村,今晚竟然发生这种事,绝对得把罪魁祸首找出来。”

    砸玻璃?

    张福喜一愣,他在村里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还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他看了看面前的村民,疑惑的问道,“你们都被砸了!”

    “是啊,估计还有没来的呢。”村民说道。

    “报警,赶紧报警!”张福喜说着就急匆匆的朝着村委会走去,他进入广播室,打开广播,吹了两下麦克,大声的说道,“各位村民请注意,各位村民请注意,我是村长张福喜,就在刚才,村里有多家玻璃被砸,望大家一定要小心,我已经报警,所以暂时不要乱走,在家里好好待着,避免有人受伤,我再重复一遍……”

    听到村里的广播喇叭,那些没被砸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村民也都打开灯,而一些身强体壮的年轻人自发的组成队伍,在村子里面巡逻,寻找可疑人员。

    没过多久,警车到了,郑阳和郭坤带着十几个警员全都来到了这里,深夜遭到不明人员砸窗,这种事整个镇子都没发生过,这种扰乱治安,危害群众的事,必须要测查,给村民一个交代,否则不仅是齐山村,就连周围村子的村民,恐怕都会感到不安。

    “郑所长,你们终于来了!”张福喜紧紧的握住郑阳的手,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村子里接二连三发生各种倒霉事,如果再不把这件事查清,不给村民一个安宁,那么他这个村长也别干了。

    “张村长,别激动,慢慢说。”郑阳说道。

    张福喜伸手招来几个村民,把村里发生的事情跟郑阳说了一遍,听到竟然有二十几户都被砸了窗户和门,郑阳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砸一家还能够理解,无非就是有仇有怨,可是砸了二十几家,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来人,去被砸的人家查,特别是丢进去的石头,都要保存好,明天拿到市里化验,看看能不能找到指纹……”

    “是,所长!”

    所有的警员都分散到各个农户家,四处的寻找线索。

    “郑所长,不用查了,肯定是中康制药公司的人干的。”一个中年汉子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郑阳问道。

    “这还用问?最近我们村跟中康制药公司的冲突,你也不是不知道,他怀疑我们拔了他的药苗,这一定是他对我们的报复。”

    郑阳点点头,村民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齐山村的人跟中康制药公司的人发生的冲突越来越大,这几天派出所的出警,都是来齐山处理两者之间的冲突,而在没有发生冲突之前,齐山村一直是治安优秀村,所以,要说今晚的事情跟中康制药公司无关,他这个老警察自己都不相信。

    “乡亲们,你们放心,这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我郑阳保证一查到底,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郑阳声音铿锵有力的说道。

    警员们带着砸窗的石头回到了,全部用塑料袋包上,装上警车,而为了能让齐山村的村民能够安稳的休息,郑阳让三个警员和五个协警留在村里,维护东山村的治安。

    第二天,中康药材公司的汽车像往常一样开进齐山村,刚在路边停好,一群村民就拎着锄头、铁锹、?头把车围了起来。

    开车的王小峰看了看副驾驶的田中阳田总,他不明白田总为什么还敢来齐山村,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姓田的,你还敢来,我看你是来找死!”

    “孙子,敢砸我家的玻璃,今天我跟你没完!”

    “出来,再不出来,我就砸了你的车!”

    村民群情激愤,恨不得把车里面的田中阳打死。

    田中阳却有恃无恐的打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来,看着周围的村民问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什么砸玻璃,谁砸你们玻璃了?”

    “别装了,除了你,还有谁?”村民质问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如果真是我做的,你们觉得我今天还会来吗?那我岂不等于来找死的?”田中阳大声的说道。

    村民一听,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砸了他们的窗户还敢来,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你们没有报警吗?警察是怎么说的?”田中阳看见村民的样子后问道。

    “还没查出来,不过石头已经拿去市里检验了,今天就能得到上面的指纹。”村民说道,看田中阳的表情好像在说:赶紧坦白吧你。

    “既然今天就能有结果,那么你们为什么不多等一会儿呢?我就在这里,又不会跑。”田中阳说道,“我向你们保证,虽然咱们之前有误会,但真不是我干的。”

    众村民看见田中阳真诚的表情,心里开始疑惑,难道真不是这人干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