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采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某日,齐山村。

    一辆轿车停在村口,从车上下来一个女人,穿着简洁的运动衫,手里拎着一个挎包,她眺向远处的农田还有村舍,然后快步的走了进去。

    现在正值农忙时节,村子里面却很静,农田里面不见一个人影,来的路上这种情况非常的少见,她好奇的打量着四周,没走多久突然皱起眉头,她看着墙上挂着的红底黄字横幅,赶紧从兜里面掏出手机,对着条幅拍了几个照片。

    “中康药业公司总经理田中阳不是人。”

    “田扒皮压低农活工钱,压榨村民,简直就是吸血鬼。”

    她越往村里面走越心惊,因为几乎每家墙外都挂着这样的条幅,如果不是这位田总经理把村民逼急了,谁会在自家门外挂这种东西,更何况整个村子都这么做?明显是惹了众怒。

    “田中阳指使社会闲散人员砸门砸窗户,还朝墙上倒屎倒尿……”

    “坚决抵制田扒皮承包村里土地。”

    女人走了一会儿,突然看到前面的农田地里的农舍下聚集了许多人,看他们的穿着,应该都是本村的村民。

    终于看到人了!

    她赶紧走过去,好奇的看着坐在屋檐下的一个中年妇女问道,“大姐,现在才刚刚上午九点,大家都聚集在这里干什么,是准备干活儿吗?”

    “干什么活儿?姓田把工钱压的那么低,对我们还又说又骂的,简直就是田扒皮,我们才不给他干活儿呢。”中年妇女气愤的说道。

    “那你们聚在这里做什么?”

    “这里是中康公司在我们村的办公点儿,我们聚在这里,是为了向他们公司讨要一个说法的。”中年妇女奇怪的看着对方,问道,“你是谁呀,不是我们村的,问这些干什么?不会是田扒皮派来的人吧?”

    “哦,我是…..”

    “她是青州日报的记者杨莉莉!”突然一个声音从后面响起,杨莉莉回头一看,就见一男两女朝这边走了过来,是熟人。

    “那你们是……”

    “我们是青州电视台的记者,听说你们村里面发生的事,过来采访一下。”拿着话筒女人笑着说道。

    “哎,我认识,她是青州热点的女主持人齐燕,我在电视里面看过她。”一个村民大声的说道。

    “咦?难怪觉得眼熟,真的是耶!”另一个村民跟着说道。

    齐燕微微一笑,看着村民说道,“既然大家都认识我,那么就应该我们节目的一贯口号,为百姓办事,还百姓真相。我进村的时候看到墙上挂着许多条幅,你们遇到什么事,尽管跟我们说,除了我们电视台,这不还有青州日报的记者在吗?请大家放心,我们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报社?电视台?

    能够上报纸?能够上电视?

    一听到这里,本来聚集在办公点儿四周的村民,这下子全都聚了过来,把主持人和记者团团围住。

    “主持人,还有记者,你们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田扒皮没来之前,我们村子一切都很好,自从他来到我们村以后,不仅刻意压低我们的工钱,还违反承包协议,从外村招聘工人来我们村干活,害的我们村的村民无活可干。”

    “田中阳他不是人,我们弯腰锄草一上午,连直个腰都要被他说成偷懒,还不给我们工钱,他干的那些缺德事数都数不清。”

    “只可惜警察也找不到证据,我们只能靠你们了……”

    面对镜头,村民们气愤异常,一个个争着对中康药业的田中阳进行控诉,说到气人的地方,有人甚至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记者同志,你快到我家去看看吧,前几天田扒皮派人砸了我家的玻璃,吓的我爸现在还躺在炕上,一听到稍微大一点儿的动静,整个人就缩成一团。”

    “我们家孩子也是,这几天晚上都不敢睡觉。”

    “我们全家现在都精神衰弱……”

    看着一个个村民,齐燕紧紧的拿着话筒,脸上也充满了气愤,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对村民干出这种事,简直就不是人!

    她们被村民带到了家里,她们看到了躺在炕上,表情呆滞的老人,也看到了一见她们就警惕起来的妇女,更有见到她们人就立即躲起来的小孩儿,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对中康药业,对田中阳所作所为的无形控诉。

    这是把村民吓成什么样了?

    她们从事记者行业这么多年,采访过很多事,也揭露过很多恶行,但是像今天这样恶劣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如果仅仅是几个村民,还可以理解为个人行为,但是所到之处,所有的村民对中康药业,对田中阳的态度都是一样的,而聚集在她们周围的村民,也由最开始的几十人,发展到最后的几百人。

    是的,几百人跟着她们,追着她们控诉田中阳田扒皮的恶行。

    “乡亲们,你们放心,我们这就去中康公司,为你们讨回一个公道!”齐燕发自内心的大声的说道。

    杨莉莉也在一边点头,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气愤,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强烈的想要为这些村民伸张正义。

    “谢谢支持人,谢谢记者。”

    “我们村就靠你们了!”

    齐燕和杨莉莉和村民告别之后,就上了停在村口的车,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她们没用多久就出现在东山,找到了中康药业在这里的分公司。

    咔!

    齐燕推门而入,看着屋子里面的人说道,“请问你们这里是中康药业在东山的分公司吗?你们田中阳田总在吗?”

    看到话筒和摄像机,屋子里面的人一愣,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是谁?找我们田总干什么?”一个人站出来问道。

    “我们是电视台的记者,听说你们田总压榨村民,违反承包协议,我们特地来采访你们田总,了解一下情况。”齐燕说道。

    “我们田总不在,你们到别处找去吧。”工作人员不耐烦的说道。

    “你们田总哪去了?难道这里不是你们分公司吗?你能联系一下你们田总吗?”齐齐燕问道,愤怒的心情还没有消退,村民一个个期盼的眼神仿佛还在眼前,所以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对方。

    “你们等等,我给田总打个电话。”工作人员说着拿起桌上的办公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田总,你在哪儿呢?公司这边来了电视台的记者,说要采访你,什么事?好像跟你压低齐山村村民工钱的事有关,可能是那些村民找来的,什么?不见?可她们是电视台的,不见不好吧,要不人给她们点儿辛苦费,请他们吃点儿饭大方走算了,不给?一分也不给,好,我知道了。”员工看了看挂断的电话,然后冲着记者说道,“我们田总说了,没什么好解释的,你们愿怎么报道就怎么报道,我们是大公司,不怕你们这些小报记者。”

    恩?

    齐燕一愣,这么横?

    “这么说来,你们田总不打算对齐山村的事进行解释喽?”杨莉莉沉着脸问道,电话里面说的内容,她可听到了,连她们记者都不鸟?

    “不是说了吗?没什么好解释的。”

    “也就是说,你们田总承认齐山村村民说的那些事情喽?”杨莉莉接着问道。

    “是呀,怎么了?我们田总说过,现在是人多,工作少,我们就刻意压低工钱怎么了,他们愿干不干,不干总有人会干,这年头儿最不缺少的就是人。”

    “那半夜砸门砸窗户的事,你们也不准备解释一下?”杨莉莉皱着眉头问道。

    “我们田总说了,只要警察那边没出调查结果,那就不是我们砸的。”员工有恃无恐的说道。

    “是田总指使你们干的吗?”

    “废话,我们都听田总……唉,你晃我?赶紧走,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快走!”屋子里面的工作人员连推带搡的把记者推了出去。

    齐燕和杨莉莉出了门,两人来到车旁。

    “太气人了,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齐燕瞅着中康分公司恨恨的说道。

    “对,一定要把这件事报道出去,揭露这位田扒皮的恶行,让更多的人关注他,谴责他!”杨莉莉义愤填膺的说道。

    “我要回报社,抓紧时间把稿子赶出来,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坏人!”

    “我也要回电视台,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这个报道尽快上电视,不能让这样的坏人继续横行下去了。”

    两个女人各自上了车,很快就离开了东山。

    中康分公司内。

    “老大,人走了。”一个工作人员一边望着门外的情况,一边冲着屋内大声的喊道。

    刘强这个时候从里面的办公室走了出来,透过大门向外面望了望,见到记者都走了,他也放心了。

    还是李老板厉害,知道利用记者,利用舆论对姓田的进行谴责,这要是报道出去,传回省城,顾老板还不气疯?

    刘强伸手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回头看着屋子里面的人大声说道,“大家刚才做的不错,今晚都来顺,我请客。”

    “谢谢老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