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上门道歉
    晚上八点,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前些日子还夜不闭户的齐山村,现在却家家紧锁着大门,而且村里的狗明显多了起来,只要有人从门前路过,就能听到狗叫声,如果稍微走的慢了点儿,立马有狗冲到大门处,对这门外一阵乱叫。

    王小峰一边开着车,一边张望着四周,路上不见一个人,他们已经在村里面绕了两圈,家家户户都紧闭着大门,想找人道歉都找不到。

    “田总,还是没有人。”王小峰对坐在副驾驶的田中阳说道。

    说来也是郁闷,田总这次给公司造成了这么不好的影响,也不知道在这个位置上还能停多久,如果能够调回省城自然是最好,如果直接被炒了鱿鱼,那他这个司机也得失业。

    田中阳回过神,目光落在窗外,眼神十分的复杂,他堂堂分公司总经理,上万亩药材种植基地的负责人,如今却落得给这些村民道歉的结局,他什么时候这么丢过脸?说成奇耻大辱也不为过。

    他不明白,青州电视台是怎么知道齐山这里的事,而且还会上节目,难道是村民到青州电视台告发的?

    “田总,田总?”

    “听见了。”田中阳不耐烦的说道,他现在心烦意乱的,脑袋里面更是乱糟糟的,他只想找个地方安静的待一会儿。

    “要不咱们回去吧?明天白天再过来。”王小峰说道。

    “白天?难道你还嫌我丢的人不够大吗?”田中阳瞪了一眼王小峰说道,“再说,如果等一下董事长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说你让我明天再过来道歉?”

    王小峰紧紧的闭上嘴,他知道,自己现在无论说什么,到了田总那里都会刺耳,所以这个时候还是坚定的做个哑巴比较好。

    其实田中阳正在为这件事发愁,想了一会儿,指着前面说道,“去村长家。”

    王小峰点点头,啥也没说。

    田中阳自认为跟村长张福喜处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一没骂过张村长和其家人,二没砸过张村长家的玻璃,而且年初他刚来东山的时候,还把各个村子的村长请到一起吃了顿饭,送了纪念品,张村长应该不会难为他,而且对方身为村长,也能代表整个村子。

    吱!

    汽车在村长张福喜家门外停下,田中阳下了车,看了看紧锁的大铁门,用手重重的敲了敲。

    “村长在家吗?张村长!”田中阳大声的叫喊道。

    汪汪汪!

    一只小土狗从院子里面扑到大门上,冲着门外大叫,狗不大,但叫的凶。

    田中阳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顺着门缝冲着小土狗狠狠的瞪着眼,小声的骂道,“畜生,滚一边去,小心宰了你吃狗肉!”

    “说什么呢?谁要把我家狗宰了吃狗肉?”一个年纪大点儿的妇女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皱着眉头,满脸的不满。

    老话说的好,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要把村长家的狗宰了吃了,而且还上门这么说,这不是打村长的脸吗?..

    “大姐,是我,中康药业公司的田中阳呀。”田中阳赶紧笑呵呵的说道。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田总想吃我家的狗肉啊。”村长媳妇阴阳怪气的说道。

    “大姐,你别误会,我就是随便说说,吓唬吓唬这畜生。”田中阳解释道。

    “吓唬这畜生?难道你跟着畜生有共同语言?你说的话,这畜生能听懂?”村长媳妇问道。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呃……”

    田中阳一时语塞,同时心想,自己以前来,村长媳妇都很热情,今天说话怎么变的这么难听呢?而且他都已经在这里站了半天了,怎么连门也不开呀?

    “田总这么晚了来我家有什么事?”

    “咳咳,大姐,是这样的,我找张村长,他在家吗?”田中阳问道,同时松了一口气,终于把畜生的问题划过去了。

    “我家那口子不在。”村长媳妇说道。

    啊?

    田中阳有些不信,莫非是看了电视,刻意躲他?

    “这么晚了,张村长去哪儿了?”田中阳一边问,一边翘着脚往里面看,屋子里面的灯倒是亮着,但是拉着窗帘,看不到里面有没有人。

    “去镇上了。”村长媳妇回答道。

    “张村长这么晚去镇里干什么?”田中阳好奇的问道,他也更加怀疑对方的话了。

    “还不都是你?”村长媳妇没有好气的说道,“青州热点刚播完,我家那口子就接到了镇长的电话,饭都没吃完就走了。”

    田中阳怔了怔,如果是这样,那就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了。

    看来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想想也是,连远在省城的董事长都知道了,更何况是本地的人?

    而作为事件发生地的村长,没能把这件事处理好,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反而还让矛盾不断的升级扩大,闹的整个村子的村民都怨声载道,最重要的是,现在还上了电视,给整个村子,整个镇子,整个县都抹了黑,不找村长找谁?总得有人站出来负这个责任。

    田中阳这下子终于明白村长媳妇对他为什么会是这种态度了。

    “其实我这么晚了来,就是想向张村长,还有齐山村的所有村民道歉。”田中阳表情‘诚恳’的说道,“是我的工作方法不对,我……”

    “田总,我一个女人,什么都不懂,这话你还是对村民们说吧。”村长媳妇一边说,一边往屋子里面走,“这几天村里面不安稳,晚上经常有坏人出没,孩子在外面上学,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得赶紧回家,田总慢走不送。”

    咔!

    房门狠狠的关上。

    “大姐,大……”田中阳喊了两声,见到没人回应自己,郁闷的又上了车。

    他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拉下脸来到村长家道歉,结果人没见到也就算了,连门都没进去,这脸丢的,太彻底了。

    铃铃铃……

    突然想起的手机铃声把田中阳吓了一跳,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立即变成了一副苦瓜脸。

    王小峰好奇的抻长脖子偷瞄了一眼,是董事长打来的,还真被田总说着了,他赶紧又把脖子缩回去,转头看向窗外,装出一副事外人的样子。

    田中阳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通了手机。

    “董事长……”

    “道歉了吗?”

    “没,还没。”田中阳磕磕巴巴的说道。

    “还没?我刚才是怎么跟你说的?拿我刚才的话当放屁呢?”话筒里响起顾学林愤怒的声音。

    “董事长,我已经到齐山村了,可是村长不在家。”田中阳赶紧解释。

    “村长不在家?难道整个村的村民都不在家吗?”顾学林大声的说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啊?”田中阳一愣。

    “啊什么啊,现在,立即,马上挨家挨户的去道歉,争取到村民的谅解,哪怕掏钱赔偿,也要挽回公司的声誉,听清楚了吗?明天一早,我就要听到消息。”

    “听,听清楚了。”

    “咔!”

    董事长那边狠狠的挂断了手机,可是田中阳还在这边发呆,挨家挨户的去道歉?还要争取所有人的原谅,这难度也太大了吧?

    田中阳看着手机,他很想给董事长打过去,可是最后却没有那个勇气,他怕说服不了董事长,反而又被董事长臭骂一顿,更何况董事长现在真在气头上,他这样做,无疑等于是火上浇油。

    他抓着门把手,咬了咬牙,终于打开车门下了车。

    为了公司,为了自己的未来,今晚豁出去了!

    当当当!

    田中阳来到附近一家村民外敲着大门,汪汪汪的狗吠声,惊动了这家人,一个老汉披着衣服,手里还拎着个棒子,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谁,干嘛的?”

    “打扰了,我是中康药业公司的田中阳……”

    “姓田的,你也太猖狂了,前几晚下黑手,今晚自报姓名来砸门,你是不是以为我怕你?我,我跟你拼了!”老汉说着就朝大门走去,半路也将村子换成了铁锹。

    “你误会了,我今晚来这里,是为了向你道歉的,这些日子对不住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田中阳赶紧说道。

    恩?

    老汉脚步一停,疑惑的看了看门外,突然把铁锹举了起来,“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

    “我真是来道歉的。”田中阳苦着脸说道。

    “哼,你想骗我们继续给你干活儿对不对?休想!”老汉站在门里头,冲着外面的田中阳说道,“你走不走?不走我往外面扔铁锹了,砸着你我可不管。”

    “砸吧,只要你肯原谅我,随便你砸!”田中阳说道,来都来了,怎么也不能被吓回去,不如来他个苦肉计,到时也找记者来拍拍,说不定还能扭转局面。

    “我才没你们那么坏呢,不走是吧?我走!”老板把铁锹往旁边一放,转身回到了屋里。

    “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走了。”田中阳大声喊道。

    “爱走不走!”

    “……”

    田中阳站在门外,以显示自己的决心,结果站了十几分钟,这家的灯关了,他看了一眼时间,九点了,村里人睡的着,这个时间确实该睡下了。

    他回到村路上,向沿路的村民家望,许多人家都闭了灯,只有少数几家还亮着。

    田中阳不甘心,又找了一家,重重的敲了敲门。

    “我是田中阳,来给你们道歉了。”

    “姓田的,你又砸门是不是?”

    “我是来道歉的!”

    “哪有大晚上来道歉的,又是砸门,又是大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你是不是又来报复我们?”

    “没有,请你们相信我!”

    “那你明天白天再来!”

    “不行啊,就得今晚!”

    “卧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