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道上的
    时间越来越晚,大排档中的人却越来越多,本来发生了光头的事情之后,没人再敢往李东的周围坐,生怕触怒这位大哥,可是随着不明真相的食客直接走进大排档自己找位置坐下来,很快空的位置就又被坐满了。

    李东不想在打架这种事情上纠缠太久,毕竟这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不成熟的人才会整天把打架这种事挂在嘴边炫耀,而对李东来说,这样只会自降身价,所以他说的很简单,许多地方都是轻描淡写,很快就把故事草草说完了。

    苏欣却听的很入迷,虽然李东讲完了,但是她整个人还沉浸在惊讶当中不能自拔,没想到身边这个男人,还是个狠人,难怪刚才那些地痞都被吓跑了。

    “厉害,太厉害了,你一定要教我!”苏欣紧紧的抱住李东的胳臂,也不知道是真心想学,还是借机占李东便宜。

    “一个女孩子,整天打打杀杀,成何体统?”李东一边推着对方,一边说道,“我觉得,还是跳舞比较适合你,将来一定能够成为一名舞林高手的。”

    “不嘛。”苏欣越抱越紧,“我既要继续在学校跟沈老师学芭蕾,又要跟你这位李老板学打人,这叫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你放心,我会是个好学生的。”

    “老师?学生?”李东瞥了瞥对方和他亲密的姿势,问道,“你觉得咱俩现在是老师和学生的样子吗?”

    “那怎么了?师生恋不行啊?老师娶学生的大有人在。”苏欣理直气壮的说道,“小龙女跟杨过还是师徒呢,最后不是也走到一起了吗?杨过叫小龙女姑姑,我就叫你叔叔,怎么样?叔叔?”

    “靠,我有那么老吗?”李东听见后直翻白眼,自己只比对方大几岁而已,直接被对方叫来了十几岁,“你还是别给我当徒弟了,你一叫我叔叔,我怎么感觉你像潘金莲呢?”

    “嘻嘻,你又不是武大郎,怕什么?”

    “最毒妇人心啊!”李东叹着气说道。

    “我还不是妇人,你多虑了。”

    铃铃铃……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李东如释重负,赶紧借机摆脱苏欣这丫头,没看对方跳舞有多好,但是缠人的本领却是领教了。

    李东从兜里面掏出手机,竟然是刘强打来的,看来疤龙和矮龙把刚才的事情对刘强说了,看在这个电话来的这么是时候的份上,他就不追究刚才的事情了。

    “喂,刘强,什么事啊?”李东笑着问道。

    “李老板,听矮龙说,你到省城了?”刘强问道。

    “是呀,还遇见矮龙了呢。”

    “李老板,实在抱歉,下面的人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刘强赶紧说道,替小弟向李东赔礼道歉,在李东面前,他可不敢摆出老大的架子,容易断胳膊断腿啊。

    “没事。”李东说道,对方这么客气,这么懂事,李东还真没法把刘强怎么样。

    “李老板,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有件事想当面跟你说说。”刘强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好像有些不好意思,“我可以去省城。”

    “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面说?”李东好奇的问道。

    “那个,唉,我实在不好意思开口,丢人啊。”

    “哦?”李东微微一怔,又跑错片场一个?这还是那个刘强吗?

    “李老板,实话跟你说吧,顾学林又往东山这边派了个总经理,我现在又变成副总经理,靠边站了。”

    “……”

    李东听见后愣了愣,又去了个总经理?这顾学林是多不待见刘强啊,之前那个姓田的惹了那么大的事,刘强作为临时负责人好不容易把事情摆平,这顾学林就又派了个总经理取而代之,这不是卸磨杀驴吗?

    “这顾学林也太不地道了吧?”李东皱着眉头说道,“刘强呀刘强,不是我说你,这样的人,你还跟着他干嘛?如果换做是我,去他姥-姥-的……”李东刚骂出口,就意识到身边还坐着个丫头,于是背过身,小声的说道,“我刚才看到矮龙和疤龙,身后小弟跟着十几个,可威风了,你有老大不当,偏偏跑去中康给人跑腿,我看你也不像是缺钱的主儿啊。”

    “李老板,老话说的好,大树底下好乘凉,我也是有难言之隐的。”刘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行了,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正好这两天我就回东山,到时候见面再说。”李东说道,这么牛-逼的一个老大,竟然被顾学林耍的团团转,还不敢有怨言,果然有钱就是爷。

    “好好,李老板,你什么时候回来告诉我,我开车去接你。”刘强高兴的说道,在他来看,现在只有这位李老板才能够解决他现在的困境。

    李东将手机揣好,正准备继续吃,就看到苏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干嘛?我脸上有花呀?”

    苏欣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东,然后低声的说道,“真看不出来,你还是道上的。”

    “什么道上的?”

    “别想隐瞒了,我刚才都听到了,又是老大,又是小弟,还去他-姥-姥-的……”

    “呸呸呸,这话也是你一个大姑娘家说的?赶紧吃,吃完好走。”李东没有好气的说道,这丫头的耳朵倒是好使,刚才已经说的很小声了,还是被对方听见了。

    “回去帮人平事儿?”苏欣笑眯眯的问道。

    李东无语了,这误会看来是深了。

    算了,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他实在懒得浪费口舌。

    为了能够结束这场撸串,李东加快的吃的速度,没用多久,桌上的都被他吃光了。

    “服务员,结账。”李东大声喊道。

    “别呀,我还没吃饱呢。”苏欣听见后说道,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要好好过过瘾才行。

    “吃好就行,你还想吃饱?想不想保持身材了?”李东没有好气的说道,“我可听说,在家待了一年,你变胖了,跳芭蕾的时候,许多动作都做不到位了。”

    “谁说的?”苏欣的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两个眼睛瞪的溜圆溜圆的。

    “谁说的你别管,我不会出卖同志的。”李东一副‘你打死我我也不说’的样子。

    这事还用别人说?看也看出来了,这次来到省城见到对方,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身材比治疗的时候廋了,其实很简单,瘫痪的时候,整天不是坐着就是躺着,从来不运动,不胖才怪呢,现在能动弹了,还不得赶紧减肥?

    “我不胖。”苏欣为自己辩解道,“是我以前太瘦了,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的身材,你说我瘫痪的时候胖吗?”

    “胖不胖你都要注意,你不是说,毕业的时候,要在毕业表演总跳芭蕾给我看吗?我可不想看到一只跳不动的肥天鹅。”李东说道,“再说,不就是一顿烤串吗?等以后有时间,我来省城了,咱们再出来吃。”

    “好,这是你说的,一言为定。”苏欣赶紧说道,生怕李东反悔。

    “一言为定。”李东说道,他说的是以后有时间,没时间就不要怪他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