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难言之隐
    李东把苏欣送回家,乘坐出租车来到健身中心省城店,虽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可健身中心里面依旧是灯火通明,陈萍正指挥着人调试今天刚刚搬运来的健身器材,忙的额头上全是汗。

    “老板,你怎么来了?”陈萍诧异的看着李东问道,时间不早了,她没想到李东还会来。

    “慰问一下工作在劳动第一线的员工。”李东笑着说道,然后看着调试器材的人,对陈萍问道,“怎么样了?”

    “装修早已经完成,器材现在也已经到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只要你的教练一到,这里立马就可以开业。”陈萍一边说,一边看着李东,那眼神好像在说:就差你的人了,千万别脱后腿啊。

    “放心,人我已经招好了,这几天就会来报道。”李东说道,身为老板,没人比他更希望健身中心早日开业了,他怎么会拖后腿呢?李东突然想起对方找人的事,于是问道,“倒是你,同学找的怎么样了?不会看不起我这个小庙吧?”

    “看不起?他们敢!”苏欣冷笑了一声说道,“现在大学生遍地都是,多如蝼蚁,招他们当一店之长,那是看得起他们,一个个都乐不颠儿的答应呢,还会不来?我找了十位,今天下午已经见过面了,除青州店之外的十个店,都由他们来负责,全安排好了,一个萝卜一个坑,以后每个季度考核一次,不能达标的直接辞退。”

    “恩,那我就可以放心的回东山了。”李东点了点头,终于可以不用为管理人员的问题担心了。

    “你要回东山?什么时候?”陈萍问道,他们刚回省城,不用这么急吧?

    “明天,怎么了?”李东说道,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留在省城还能干什么,与其在这里无所事事,不如赶紧回东山,出来了这么长时间,他对那里还真不放心,群龙无首啊。

    “明天?这么快?”陈萍说道,“现在有五个分店已经装修好了,只要器材到,教练到,就可以开张,我想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你身为老板,难道不去参加开业典礼吗?”

    “你是总经理,替我去参加就可以了。”李东对开业典礼这种事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在青州也就算了,这次是在外地,人生地不熟的,也不会有人上门祝贺,这样的自嗨典礼,不去也罢,把剩下来的时间用来熬药,比那里卖一个月还赚钱。

    “你这个老板还真准备当甩手掌柜啊。”陈萍苦笑着说道,哪有这样的老板?连自己店的开业典礼都不参加,她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庆幸有这么一个敢于放权信任她的老板,还是为自己今后的劳碌命而感到悲哀,看来无论什么事,都有它的两面性。

    “以前你是怀才不遇,现在我给你机会,考验你的时刻到了,别让我失望呦。”李东冲着陈萍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健身中心。

    既然这边已经没什么事了,他可以放心的回东山了。

    第二天,李东一早就离开了酒店,乘坐第一班高铁,一个小时,就从省城回到了青州,不得不说,高铁真是个好东西啊。

    “李老板,这里!”

    李东刚走出出站口,就看到刘强冲着他不停的挥手,李东愣了愣,他是在买到车票之后,才短信通知刘强的,没想到对方那么快,一个小时就从东山赶到了青州火车站,这一路上得开到多快啊?

    “刘强,你也太快了吧?你要是半路上出了什么事,那我岂不是背上一条人命?”李东走过去说道。

    “嘿嘿。”刘强笑了两声,说道,“李老板,我不是从东山赶来的,其实我昨晚就在青州,还记的昨天的电话吗?当时我已经在售票处了,想着如果你要见我,我就立马赶去省城,后来你说这几天就回来,于是我就在车站附近的酒店住下了,今早一接到你的电话,我就来这里等你了,你吃饭了吗?跟我回酒店吃两口?”

    李东怔了一下,不就是个药材种植基地总经理的位置吗?至于殷勤到这种地步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总统竞选呢。

    “不吃了,回东山。”李东说道。

    “好嘞,请上车。”刘强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指向不远处的停车场。

    还是那辆霸道,只不过已经进行了维修,从外观上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这车还能开?”李东坐在后排,享受起老板的待遇。

    “咳咳,凑合着开。”刘强尴尬的笑了笑,当初被不明石头袭击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只不过那时对方死不承认,而刚才那句话,似乎暴露了什么,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他是不打算与对方为敌了。

    汽车驶出停车场,向东山的方向开去。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车上,李东对开车的刘强问道。

    刘强一听,立马高兴了起来,只要对方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所以,他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是这样的,半个月以前,顾学林给我打来电话,先问我药材基地这边怎么样,然后就向我介绍了一个人,说这个人是企业管理上的能人,又说有多少多少年管理的经验,到了东山之后让我好好配合这个人的工作,还说这是董事会的安排,啊呸,谁不知道,现在董事会他说的算?说白了,就是不放心我。”

    “为什么不放心你呢?当初顾学林来东山谈承包土地这件事的时候,身边可就带着你呀。”李东好奇的问道,难道就因为刘强没把金创药秘方拿到手?可是刘强不是跟顾学林很多年了吗?就为了这一件事,不至于吧?

    “那是因为搞承包是我的长项,以前在省城,一些承包、拆迁、要账的事,都是由我去干的。”刘强说着说着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原来如此,看来顾学林的决定没错,是我,我也不会把这么大的一个药材基地给你管理。”李东说着风凉话,“那你为什么非要当这个总经理呢?昨天你说有难言之隐,现在我有时间,说说有什么难言之隐,我看看能不能帮你解决。”

    “咳咳,这个……”刘强犹豫了起来。

    还真是难言之隐啊?

    不过对方越是不说,李东越是好奇,对方连拆迁。要账这种事都好意思说,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好意思说的呢?这老小子可不是一个脸皮薄的人。

    “你求我帮忙,总得让我知道原因吗?没因没果的,这忙你让我怎么帮?”李东说道,态度一下子就变的冷淡了下来,脸上也格外的冷漠,甚至有些不高兴。

    这可把刘强吓坏了,如果把李老板惹生气了,先不说屁股下面这辆车能不能保得住,总经理的事情肯定跑堂了,在东山,唯一能够帮上他的人,也只有这位李老板了。

    “李老板,其实,其实是这样的。”刘强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按照公司的规定,药材基地的负责人,可以参与到基地效益的分成当中,我在总公司那边的时候,公司有几个种植基地,那里的负责人,每年除了工资之外,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的分成,但是副总就没有分成了,现在李老板你该知道,我为什么想当这个负责人了吧?这钱可比在外面领着兄弟们拼命来的容易。”

    李东‘哦’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一年多出几百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确实挺诱人的。

    而且作为基地负责人,拥有生杀大权,在过去等于封疆大吏,如果再私自捞点儿,一年下来,收入可观啊。

    “新来的人叫什么,什么来路,你有他的资料吗?”李东问道,中康药材公司的事情他管不着,但是,这涉及到他的利益,只有刘强在,他的利益才能最大化,换做别人,还能这么乖乖的听他的吗?肯定不会!

    所以,这忙他必须帮,因为帮刘强,就等于帮他自己。

    “早就准备好了。”刘强从副驾驶前面的储藏盒里面取出一份资料,递给后面的李东,“这是我托总公司那边的人调查的,这小子来头不大,但确实有点儿本事,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跟好几个村子的村民打成一片了,跟之前的田中阳,完全就是两个人,我观察了这么长的时间,愣是没找到机会,唉。”

    对方初来乍到的时候,他还准备有样学样,学学李老板,把这个新来的总经理搞走,结果,人家根本就没给他机会。

    李东接过资料翻开看,陆诚,平冲人,中康公司药检员,研发部研究员,阳城药材基地副总经理……

    李东看着看着,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个陆诚虽然没什么背景,但是在中药药业公司的履历却十分的丰富,先后在六个部门工作过,而且都是非常重要的部门,可以说,是一位集技术能力与管理能力为一体的能人,而且还曾在两个药材基地工作过,有丰富的药材基地工作经验,这种人被提升为药材基地负责人,还真没什么可说的。

    别说是顾学林了,就算是在他这个外人眼中,刘强也根本没法跟对方比。

    至于他为什么要皱眉头,很简单,有这么一个竞争对手在东山,不皱眉头才怪呢。

    必须把对方弄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