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挑拨离间
    顾学林在东山待的时间不长,但是对李东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一是对方在东山的名气太响,‘大善人’的名号无论走到哪个村子都能听见,绝对是东山的名人;二是因为承包土地的事,想给对方一点儿颜色看看,结果狐狸没逮着,还惹了一声的骚,自己这条老命差点儿没搭进去,现在想到那起车祸,还心有余悸;

    至于三,那就是金创药的秘方,那么好的药竟然没能搞到手,实在是太可惜了,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可是每次下面提交新药研究方案的时候,他还是会不自觉的想起金创药的事,这么一个有可能创造奇迹的药就这么没了,实在太可惜了。

    没想到的是,现在他又看中了一种药,配方竟然还在那个姓李的手中,难道对方是上天派来刻意眼馋他的?

    东山的药出自那个姓李的之手也就算了,在省里看到的药竟然还出自那个姓李的之手,对方还真是无处不在啊。

    怎么办?

    难道又要无功而返?

    这‘力哥’虽然他没用过,但是听手底下的人说,这玩意神奇着呢,比伟哥还要厉害,如果能把‘力哥’推向市场,必定比金创药更加火,毕竟,金创药那么贵,许多人不一定能够用得起,但是‘力哥’就不同了,少出去吃顿饭,少买一件衣服,一般人完全能够负担的起,说不定能够掀起一阵热购潮。。

    咦,不对呀!

    顾学林狐疑的看向面前的刘强,对方跟那个姓李的不是不对付吗?不仅砸了车,还打了人,怎么现在会从那个姓李的手中拿药卖呢?

    这不符合逻辑啊。

    “老刘,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隐瞒了我?”顾学林微微的皱着眉头,他怎么都想不通那个姓李的凭什么把药拿给刘强卖,对方应该恨不得杀了刘强才对。

    “隐瞒?什么?”刘强不解的问道,他都已经把李老板交代出去了,还会有什么隐瞒的?

    恩,肯定又是在诈唬他,这是顾学林对付手下的一贯手段。

    “我问你,你是不是对我说过,那个姓李的用石头砸了你的车,还差点儿把你打死?”顾学林问道。

    “是呀,怎么了?”刘强点点头,并没有否认这件事。

    “而你,当初也集结七大金刚,想要对付那个姓李的,对吧?”

    “恩,是有这么一回事。”

    “既然你们俩的关系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那个姓李的凭什么把药拿给你卖,让你白白赚钱?”顾学林目不转睛的看着刘强,问道,“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呃……

    刘强怔了怔,这才明白顾学林口中的‘隐瞒’是什么意思,不过,关于他和李老板之间的关系,对顾学林确实有所隐瞒,可这事也只能天知地知他和李老板知,否则让顾学林知道,田中阳上电视那件事是他伙同李老板弄出来的,还不骂他吃里扒外?

    刘强想了一下,突然笑了笑,对顾学林解释道,“其实也没什么,不是有句老话吗?叫做:不打不相识。虽然我和李老板之前闹了一些不愉快,但是从今年开始,我们的关系还是很和睦的,大家都忙着种地,相互互不干扰,不仅仅是我,前段日子,东山的四大土地爷还在一起聚会呢。”

    “四大土地爷?”顾学林愣了愣,这是什么称呼?没有孙悟空吗?

    刘强见到顾学林不解,于是说道,“就是济世堂的李老板,万海的杨林,胜利收购站的宋依依,还有就是咱们的陆诚陆总,他们在李老板的药铺后院聚会,待了很长时间呢。”

    “是吗?”顾学林面色凝重,这事他怎么从来没有听陆诚提起过呢?“他们聚在一起干什么?”虽然都是同行,但都隶属于不同的公司,按理说大家都是竞争对手,没有聚会的理由,难道是为了凑一桌打麻将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据公司的人说,陆诚回去之后很开心,不信你可以问分公司的人。”刘强说道。

    开心?

    什么事情能令陆诚开心,而且还是在于竞争对手会面之后?

    顾学林看了刘强一眼,一开始还有些怀疑对方的话的真实性,但是一想到对方已经离开了公司,陷害陆诚对对方没有半点儿好处,再加上分公司的人似乎都知道,也就不再怀疑了。

    看来这件事回去之后一定要过问一下,而陆诚作为分公司经理,与其他公司的老板接触,竟然不向他汇报,这显然有些说不过去,毕竟,东山那边的药材种植基地是公司的,不是他陆诚一个人的。

    刘强见到顾学林在思考着什么,他知道这老东西是个多疑的人,肯定开始怀疑陆诚了,于是认真的说道,“顾老板,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公司的人了,但是作为你的老部下,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提醒你一下比较好。”

    “提醒什么?”顾学林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顾老板,东山现在的情况,对分公司是相当不利的。”刘强沉声说道,“李老板跟万海的关系,相信顾老板也知道一二,杨林现在见到李老板,那都得客客气气的,至于胜利收购站,虽说宋宝胜跟李老板之前闹过一些不愉快,但是现在,李老板的药材都在胜利收购站进,听说一个月七八百万的交易量呢,你想想,如果这三家联合起来,对分公司是不是很不利?”

    顾学林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是呀,三对一,而且另外三家都是青州本地的,再加上那个姓李的从中牵线,三个公司很容易达成一致,对付他这个外人。

    “按理说,陆诚也应该看得出来,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去参加聚会呢?这件事让我感到很疑惑。”刘强一边看着顾学林,一边说道,“会不会是他跟其他三家达成了某种协议,来换取自己稳定的位置呢?比如,出卖公司的利益,来保住自己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避免像田中阳一样,灰溜溜的被赶出东山。咳咳,顾老板,你千万别误会,我也仅仅是我的一个猜测,因为我也想不明白陆诚他有什么理由去李老板那里,当然,我没有说陆诚不好,他的工作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

    顾学林铁青着脸,就跟中毒了一样,能力?现在有能力的人到处都是,他需要的是忠诚,没有忠诚,整天跟对手勾搭在一起,这样的人能用吗?

    不行!

    明天一定要好好问问陆诚,看看这小子到底搞什么鬼。

    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卖公司,这种事不是没有出现过,更何况药材种植基地负责人每年都会参与到基地分成当中,为了分成而出卖公司的利益,也不是不可能,想要从四面楚歌的情况下保住自己的位置,也只有割肉这一个办法。

    陆诚从哪里割?肯定是公司喽!

    “老刘,既然你跟那个姓李的关系不错,那么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去跟那个姓李的谈谈‘力哥’的配方,告诉他,我愿意出高价购买。”顾学林放下陆诚的事,又说起了‘力哥’,毕竟今晚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这个,不能无功而返。

    刘强本想接着刚才的话题把‘力哥’的事情差不过,没想到对方又提起来了,看来这老东西还不糊涂。

    “顾老板,不是我不想帮你,是我实在无能为力啊。”刘强苦着脸说道,“你应该知道,当初为了金创药的秘方,我的手下被那个姓李的打断了腿,这次要是再为‘力哥’去,还不打断第三条腿?反正我是不敢去了。”

    “你现在跟那个姓李的关系不是很好吗?”顾学林问道,他不信就这么死心。

    “陆诚跟李老板也好,你还是找陆诚去试试吧。”刘强说道,“我虽然从李老板那里进药,但彼此就是普通的关系,算不上朋友,我从他那里进药,拿到省城这边加价卖,说白了就是个二道贩子,生产商和经销商的关系,而且,我是在辞职之后,才去跟李老板商量进货的事,李老板这才答应,一旦李老板知道我又在帮你做事,一气之下,断了‘力哥’的供货,那我这里的损失可就严重了,我可不敢再惹那位李老板生气了。”

    这是他的实话,一年几百万的收入,比药材基地分成拿的都多,他傻呀,去得罪这么一个财神爷?

    “老刘啊……”

    “顾老板,换做别的事,我肯定二话不说,立马帮你办了,但是李老板的事,我也不是没试过,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是真没办法,你要药,我可以给你,但去打李老板药方的主意,反正我是不敢了。”刘强说道,“顾老板,我那边还有事,就先走了,你在这里慢慢玩,再见。”

    刘强说完就走出了房间,就跟逃跑一样,一是为了躲顾老板,二是实在坚持不住了,要炸。

    顾学林看着关上的房门,将目光从新落在手中的‘力哥’上,看来这一次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