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小人物的小聪明
    王翰跟办公室的同事打了个招呼,说是去下面的村子看看,然后就到站前包了辆黑车,前往南香村。

    他本想给南香村村委会打个电话,询问一下陆诚陆总是否在那里,避免白跑一趟,但是一想到这样做也可能会打草惊蛇,于是最终还是觉得自己亲自跑一趟比较妥当,毕竟这一次是为董事长办事,必须要办好才行,否则自己在董事长心中的形象还不一落千丈?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黑车开进南香村,王翰让司机顺着药田走一圈,特别是大桥下,河岸边,小树林,这些都是烤肉的绝佳地点。

    走了没多久,在黑车路过一片药田的时候,王翰立即让黑车停下。

    “停车,快停车!”王翰急的紧紧抓住黑车司机的胳膊。

    “怎么了?”黑车司机被王翰的反应吓了一跳,还以为撞到什么东西,赶紧踩下刹车向后望。

    王翰不理会黑车司机的询问,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不远处的大树下,在那里,停着一辆奔驰g65豪华越野车,他听公司的同事说,这辆车在东山,不,在整个青州,只有这一辆,而它的主人就是济世堂的李老板。

    车在这里,就说明李老板他人在这里。

    王翰心中窃喜,不过担心李老板和陆总都在车上,于是对身边的黑车司机嘱咐道,“慢慢的开过去。”

    黑车司机心说废话,这么窄的路,一半让那些奔驰占据了,不想慢慢开都不行,再说,那么贵的一辆车,如果磕着碰着,就算把他这辆车卖了,也赔不起啊,剐蹭天价赔款的新闻还少吗?

    司机小心翼翼的从奔驰边上经过,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那辆奔驰,王翰的眼睛也是,一直盯着奔驰车窗里面看,他没在里面看到人,倒是在超过奔驰车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地上有一个烤炉,边上还有几个白酒瓶子,都是好几百块一瓶的。

    咦?

    人呢?

    人哪里去了?

    奔驰车在,说明李老板确实在这里,地上有烤炉和酒,说明这里刚刚有人在烤肉喝酒,再加上奔驰车就在旁边,以及今早李老板亲口说要和陆诚陆总烤肉,答案已经很明确了,两人一定在这里烤过肉,而且还喝过酒。

    难道自己来晚了,人都走了?

    不对,车还在这里,烤具还没收拾,怎么可能走?

    对了,喝酒!

    会不会是喝酒喝多了,去村里面休息了呢?

    恰巧这时有一个村民路过,王翰降下车窗,冲着村民问道,“老乡,问一下,知道中康药业的陆诚陆总现在在哪儿吗?我和他是一个公司的,找他有点儿事儿。”

    “这样啊。”村民指着身后的方向说道,“陆总喝多了,在村委会里面睡觉呢,估计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我刚从那边回来,你的事重要吗?重要的话,你还是找副总吧。”

    “没多大事,我先去看看,谢谢老乡。”王翰跟老乡说完就把脑袋缩了回去,冲着黑车司机说道,“快,去村委会。”

    他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他觉得陆总现在很有可能会和李老板在一起,按照刚才的烤肉现场来判断,两人肯定都喝大了,然后被村民抬到村委会的,这个时候去,说不定两个人全都能看到,到时候拍下照片或者视频,给郑大哥一发,董事长肯定也会夸他办事能力强,提拔近在眼前。

    如果去晚了,扑了个空,不仅会给董事长留下办事不利的印象,自己的前途也会变得更加渺茫。

    几分钟后,车子就来到了村委会,不过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王翰没让人把车开进院内,而是远远的停在院外,他在观察了一阵子之后,这才下车。

    南香村的村委会并不大,只有**间房,王翰进了院内,一边假装路过,一边往窗户里面望,当他走到第五间房的时候,脚步立即停了下来。

    只见屋子里面有两张床,李老板和陆总两人都睡在里面,虽然不是在一张床上,但是这也很能说明问题,如果是陌生的两个人,或者是关系不好的两个人,会睡在一间屋子里面吗?肯定不会。

    和竞争对手亲密,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王翰赶紧掏出手机,对着里面拍了几张照片,这些东西留着,以后向郑大哥汇报的时候,也可以当做证据。

    “你干什么呢?”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把王翰吓了一跳,手机差点儿掉在地上,他赶紧把手机收起来,回头看了过去,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中年妇女,正皱着眉头,一脸警惕的看着他,看来是把他当做小偷了。

    “大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中康公司的,来你们南香村看看药草的种植情况,听说陆总也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王翰笑着说道。

    他早就想好理由了,哪怕被陆总知道也不怕,他是药材种植基地的技术员,到各个村子查看药材生长情况,收集数据,都是他的本职工作,如果整天都呆在办公室里,那才有问题呢。

    听王翰这么一说,大姐点了点头,露出了解的表情,“嗯,难怪看你有点儿眼熟。”

    “对了,我们陆总这是怎么了?”王翰离开窗边,小声的看着大姐问道,脸上也露出帅气的笑容,年轻小伙儿在中年妇女面前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喝多了呗。”大姐笑着说道,“陆总和李老板聊的很开心,两人从十点一直聊到了中午,李老板从车里面拿出烤箱和肉,还有酒,两人就在路边一边烤一边喝,喝了两瓶多白的,这不,都倒了,就这样,还说晚上要接着喝呢,劝都劝不住。”

    “是吗?看来我们陆总很高兴啊,来东山这么长时间,还从来没见过陆总喝的这么嗨。”王翰嘴上这样说,心里却非常的惊讶,陆总的酒量他是知道的,并不大,所以每次喝酒的时候,即使是公司聚会,都很节制,今天是怎么了,竟然喝的酩酊大醉,倒头就睡,陆总的自制力不是一直很强的吗?有什么理由喝这么多呢?

    “是呀,陆总跟李老板喝的那叫一个好,后来还直喊李老板‘哥’呢,也不看看李老板才多大,李老板喊陆总哥还差不多。”

    哥?

    都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了?

    老话说的好,酒后吐真言。

    人在清醒的时候,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但是喝醉了就不同了,往往会忘乎所以,真情流露。

    看来这一次,陆总对李老板就是真情流露啊。

    “既然陆总都睡了,那我就自己去药田里面看看。”王翰对中年妇女说道,罢了摆手,走出了村委会。

    他没有立即上车,顺着门缝看到中年妇女进了屋子,他赶紧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拨打了一个号码,很快,电话就通了。

    “喂,是郑大哥吗?我是王翰呀。”

    “我知道,有什么事,说吧。”

    “郑大哥,我现在就在南香村,并且找到了陆总,不过这里的情况有些复杂。”王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陆总跟李老板之间的关系。

    “没事,你说,我有时间。”

    “嗯,是这样的,我在听到了你的安排之后,就立即来到的南香村,在这里先是看到了李老板的车,还有烤肉用的烤具,以及几瓶白酒,经过一番打听才知道,原来陆总和李老板真的在这里烤肉了,就在药田地边,又吃又喝,听村民讲,两人有说有笑的,陆总还称呼李老板为‘哥’呢,然后我就去了村委会,在一间屋子里面,找到喝的酩酊大醉的陆总,还有李老板,两人睡的那个香呀,听人说,两人还约定晚上继续喝呢……”

    王翰把自己听到的看到的跟郑爱民绘声绘色的说了一遍,因为不知道董事长对陆总的态度到底如何,所以他也没有太敢添油加醋,谁知道是董事长不相信陆总,还是想提拔陆总呢?

    他之所以还来监视陆诚,并且说了这么多,是因为他从郑大哥说话的语气当中,听出了对陆总的不满,要不然也不会直呼其名,而且对李老板似乎也没什么好印象,否则也不会一口一个姓李的。

    这是他的小聪明,反正也不会被陆总知道,更何况他现在是董事长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公司了,以后,你要多多留意陆诚,特别是跟那个姓李的,如果两人还有接触,立即通知我。”

    “郑大哥,我办事,你放心。”

    嘟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郑爱民看着一脸阴沉着董事长,没敢说话,刚才手机一直开着免提,所以王翰说了什么,老板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个陆诚,原本以为他是个老实人,没想到竟然两面三刀,亏我这么看重他。”顾学林脸色很难看,东山的分公司让他操碎了心,先是田中阳惹了众怒,然后这陆诚似乎又在出卖公司利益,没他-妈一个让人省心的。

    “也不能光听这个王翰的一面之词,还是再观察观察比较好。”郑爱民说了一句。

    “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我的人,跟竞争对手走的这么近,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不是一件好事,再说,过两三个月,就是药材上市的季节了,东山那一万多亩的药材种植基地,对公司来说,价值不小啊。”

    顾学林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东山的事,真令人头痛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