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先入为主
    顾学林想了一下午,越想越来气,傍晚下班之前,他抄起手机,给陆诚拨了过去,响起足足七八声才有人接。

    “董事长,您有什么吩咐?”陆诚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问道,他本身酒量就不行,再加上中午喝的多了点儿,到现在头还痛,要不是看到是董事长的手机号码,他一定会选择多睡一会儿。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董事长?”顾学林气哄哄的说道,“为什么这么迟才接电话,干什么呢?”

    陆诚看了看一旁还在呼呼熟睡的李老板,起身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屋子,来到外面没人的地方,说道,“抱歉,老板,我在南香村查看药田,换衣服的时候,手机忘记拿出来了,所以……”

    陆诚撒了个小谎,不然怎么说?和济世堂的李老板在一起喝大酒?还是在上班时间,一睡就是一下午?那还不把董事长气疯?

    顾学林听到后眉头一皱,这可是公然的撒谎啊,陆诚那么老实的一个人,竟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如果不是白天让人调查了,他差点儿就信了。

    变了,这人已经变质了。

    “是吗?”顾学林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沉着脸继续问道,“查看的怎么样了,今年的药材长势还好吧?”

    “董事长,我正打算向你汇报呢。今年青州干旱少雨,东山更是重灾区,一个多月了,只下了一场雨,药材种植基地受到严重的影响,药苗缺水严重,虽然实施了人工灌溉,但是由于面积太大,成本太高,保守来看,将会比之前预计的减产百分之三十左右。”陆诚神情严肃的说道。

    种地本来就是看天吃饭,尽管现在科技已经很发达了,但天气因素的占比还是很大,老天让你丰收你就丰收,老天让你绝收你就绝收,几个月不下雨,或者直接来场鸡蛋大的冰雹,你能奈我何?

    “百分之三十?”顾学林眉头立即皱了起来,如果真减产那么多,那么东山那边药材种植基地,今年非但没能赚到钱,反而还会往里面赔钱。

    然而,如果真如对方所说的那样,是因为天气的原因,那也就罢了,可如果是人为的原因呢?

    他不禁想起在洗浴中心时,刘强对他说的那些话,为了和竞争对手搞好关系,选择拿公司的利益去做交换,这减产的百分之三十,会不会被拿起做交换了呢?这才是他最疑惑的地方。

    “董事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药材种植基地刚刚建设,像一些灌溉设备还没有来得及铺设,这让整个基地不仅抗旱能力较低,同时也增加了运营成本。”陆诚认真的说道,要不然他也不会天天蹲在地头儿里,跟乡亲们一起想办法。

    人工灌溉虽然能够缓解燃眉之急,却加大了运营成本,十个水井九个干,去河里面抽水,在水渠还没有完善的情况下,许多地方还需要村民一旦一旦的去挑,问题是,这不是挑一天两天就能够解决的事,隔几天就会需要一次,成本累计起来,别说药田减产,就算丰收,也赚不回来,所以,赔是肯定的,他现在所做的就是尽量让公司赔的少点儿。

    我去?

    顾学林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灌溉设施不全?这么说来,还怨公司喽?

    没给公司带来盈利也就算了,赔钱也能忍,毕竟天有不测风云嘛,可是现在呢,竟然还好意思向公司要钱?

    给你钱烤肉喝酒?

    要你这个总经理干什么的,不就是解决问题的吗?

    顾学林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冷冷的问道,“那东山其他几家公司呢?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我了解了一下,情况都差不多,县里也曾经组织过抗旱救灾的活动,但是效果甚微。”

    所谓的抗旱救灾活动,其实就是让县里和市里的农业种植方面的专家来搞几个讲座,可是现在东山最不缺少的就是药材种植的专家,哪个公司还没几个?光讲,天上就能下雨了?河里的水就能自己流遍药田地?

    “你怎么了解的?”顾学林问道。

    “嗯?”陆诚没想到董事长会问的这么细,只是,这说话的口气,听起来并不像是询问了解情况,更像是一种质问,难道是自己想多了?董事长在听到他的汇报之后上火引起的?“咱们公司的药材种植基地旁边不就是其他公司的药材种植基地吗?所以其他公司的药材长势情况,很容易就能够看到,而且为了应对今年的干旱,前段日子东山这边四个种植基地的负责人还聚在了一起,商量过这件事……”

    “是吗?都有谁?”顾学林打断了陆诚的话问道,心想:终于被他逼问的瞒不住了是不是?

    “万海的杨林,胜利收购站的宋依依,我,还有济世堂的李老板。”陆诚说道,“那次……”

    陆诚继续说什么,顾学林没有听进去,他现在满耳朵里都是‘李老板’。

    叫别人都是直呼姓名,只有说到那个姓李的时,直接称呼对方为李老板,别看只是一个简单的称呼,这里面问题大了。

    “为了对付今年的干旱情况,我们四家准备达成一个联盟,在秋收之后,共同进退,来防止其他地方药材价钱低,对东山造成的冲击。”陆诚继续说道,这是今天中午跟李老板烤肉时聊到的事情,虽然当时都喝了点儿酒,但大家都没醉,应该还是算数的。

    “联盟?你去东山才几天,就和其他三家达成联盟了?”其他三家是都是青州本地企业,进行联盟还好说,你一个外地的,人家凭什么跟你联盟?你算老几呀?

    “是呀,毕竟在这件事情上,大家有着共同的利益。”陆诚说道。

    共同的利益?

    你是出卖了公司的利益,才换来联盟的吧?要不然,人家凭什么带你玩?

    雷锋啊?

    其他三个药材基地的人,他不是没接触过,都不是省油的灯,当初为了争抢承包土地,他亲自去都没能占到什么便宜,你一个刚调过去没多久的分公司总经理就跟人平起平坐了?

    如果真没付出什么,那岂不是说他顾学林当初太无能?

    “你跟那三家公司的负责人关系处的怎么样?”顾学林问道。

    “就是正常的同行关系啊。”

    正常同行?

    正常的同行一起烤肉喝酒,还称兄道弟的?正常的同行睡在一个屋子里?你们怎么不睡在一张床上?

    “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顾学林沉声问道。

    当一个人的心里对另一个人产生不好的印象时,就算对方做的是对的,也会往坏处想,这叫先入为主,更何况,对方还确确实实向他撒谎?

    “基地这边的情况大致就是这样,如果董事长你想了解更多,我会做一份详细的报告交给你。”陆诚以为董事长是想多多了解一些基地的情况。

    “好,很好!”

    装聋作哑是吧?

    装疯卖傻是吧?

    “就这样吧!”

    顾学林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