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陆总?这么快就醒了?好酒量啊。”李东走出南香村村委会,朝着刚刚放下手机的陆诚说道。

    其实早在对方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他就醒过来了,一听是顾学林打来的,于是闭着眼睛继续装睡,等到陆诚出了屋子,他就来到窗前,透过玻璃观察着陆诚脸上的表情,希望能够从对方的脸上读出点儿什么。

    结果发现陆诚似乎有点儿面瘫,一会儿严肃一会儿认真,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表情,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难道反间计没成功?不应该啊。

    “李老板,你也醒了。”陆诚笑着问道,通过今天中午的一顿大酒,他发现自己与对方很多想法都不谋而合,内心中也不自觉的涌出一股相见恨晚的感觉。

    知己啊!

    “嗯,醒了。”李东望了望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转头对陆诚说道,“好像又到饭点儿了,我车上还有酒,咱们再喝一顿怎么样?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呢。”

    陆诚一听,顿时脸色都有些白了,两只手不停的朝着李东摆着,“不喝了不喝了,我现在头还痛着呢。”他酒量差,平时很少喝,今天中午突然喝了那么多,现在胃里面还烧得慌,感觉这几天都不会好了,

    “不喝也成,反正天也不早了,咱们就回县里,找个小饭馆,炒几个小菜,一边吃一边聊,这不过分吧?”李东问道。

    聊?有什么可聊的?

    他只是觉得光让南香村的村民知道还不够,他要让全县的人都知道他跟陆诚的关系,让谣言飞起来吧。

    “这事没问题。”陆诚松了一口气,喝酒是喝不了了,但晚饭还是要吃的,中午光喝酒了,没吃多少东西,被对方这么一说,突然感觉肚子里面空牢牢的,“不过,晚饭一定要我请。”

    “行,我不跟你客气,你请就你请。”李东知道陆诚是个爽快人,所以也没跟对方假惺惺的磨叽。

    再说,一顿饭而已,东山这种小地方,两人撑死一百来块钱,他和陆诚,谁像差那一两百的人?

    陆诚到村委会跟里面的人告了声别,然后载着李东来到中午烤肉的地方,李东上了自己的车,两车一前一后离开了南香村。

    县里。

    现在正值夏天,街上的人明显比冬天的时候多,小区外面的空地上,自发聚在一起的人在音乐的伴奏下欢欢快快的跳着广场舞,沿街的店铺也延长了营业的时间,特别是那些烧烤店,为东山的夜晚增加了几分热闹的气氛。

    李东和陆诚随便找了个小饭馆就坐了下来,点了几个炒菜和两碗米饭,没等多久就端上来了,陆诚是真饿了,端着米饭就开吃,李东也没跟对方客气,拿着勺子盛上几勺鱼香茄条直接拌饭吃。

    “老陆,我今天开车路过你们药材种植基地的时候,看到许多药苗都枯萎了,这可不行啊,再这样下去,非得绝收不可。”李东一边吃一边说道,这是大实话,今天路过药田的时候,南香村的药苗长势确实不怎么样,中午在南香村的时候,周围有很多村民,为了避嫌,他没有多讲,现在就不一样了,只有他们两个人,不需要担心什么。

    “是呀,药材的生长对周边的环境要求极高,今年干旱少雨,对药材的影响实在太大。”陆诚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突然抬头看向李东问道,“李老板,我看你承包的地方,药材长势很不错,有什么秘密给我分享分享呗?”

    “什么秘密不秘密的,只要风水好,还愁长不出好药材?”李东笑着说道。

    “风水?”陆诚满脸问号,种个药材,怎么还跟风水扯上关系了?这不是封建迷信吗?

    “对啊,老话讲的好,风水宝地出好药,什么是风水宝地?就是好的环境,要山有山要有水。”

    “好的环境我可以理解,但是水咱们都在东山,你怎么有水,我怎么没水?”

    “因为你没有修水渠!”李东认真的说道。

    “水渠?有啊!”陆诚说道。

    李东冲着陆诚摇了摇头,说道,“你的水渠不完整,在我的药材种植基地里,水渠遍布三十二个村,而且村村相通,只要水渠通往药田地的阀门一打开,水就会流入药田地里,药苗自然就不缺水了。”李东看到认真听讲的陆诚,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这是我在给这三十二个村修路的时候,附带着修出的水渠,水渠的进水口直通东山的几大河流,如果你也想让药苗不缺水,就得从新修一条贯穿整个药材种植基地的水渠,不过这样一条水渠,花费可不小。”

    陆诚听完后,用水壶倒了两杯水,一杯自己留着,一杯递向李东,“李老板,我以茶代酒,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些,并且给我这么一个好的建议。至于资金,这里的药材种植基地本身就不完善,适当的投入进行建设,还是十分有必要的,我今晚回去就把这件事向董事长汇报,我想资金应该不是问题。”

    “嗯,我想也是,你们中康毕竟是上市公司,家大业大,不会差这点儿小钱的,来,吃饭。”李东给陆诚夹了口菜,自己也吃了起来。

    咔嚓!

    小饭馆的角落,已经有人把这一幕偷偷的拍了下来。

    吃完饭,两人就离开了小饭馆,李东直接回家,陆诚开车来到公司,找到东山的地图,又找到药材种植基地的地图,仔细查看基地在东山的位置,以及周围是否有河流。

    “这是青石河,这是向阳河”

    基地在青石河和向阳河都有水渠入口,只不过入口太少,又因为水渠的局限性,仅仅能够满足靠近着两条河的五六个村,可是药材种植基地一共有三十多各村,如果只有五六个好,显然不足以带动整个基地。

    陆诚用笔在地图上划了几条线,这是有水渠的地方,如果能够把他们串联一起,并且延伸到其他村子,那么就能满足其他村子药田对水的需要了。

    陆诚看了一下时间,才七点钟,想到之前董事长的电话,以及对基地的关切,于是赶紧掏出手机给董事长打了过去。

    “嘟嘟......卡!”

    顾学林接通手机,沉声问道,“什么事?”他的另一只手里面同样拿着一个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一张照片,一张陆诚和李东一起吃饭的照片,这只是众多照片中的一张而已,还有勾肩搭背的,敬酒的,总之看起来都是十分亲密的。

    “董事长,我有一个对药材种植基地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的想法,想向你汇报一下。”陆诚心情急切的说道,他迫不及待的想把从李老板那里借鉴来的方案告诉董事长。

    集百家之长,补一己之短。

    “说吧。”顾学林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脸上却在冷笑,之前打电话的时候,对方没有说这件事,也就是说,对方现在说的,很有可能是在刚刚吃饭的时候,听了那个姓李的,然后才有的想法。

    这难道不是在帮别人坑他吗?

    哼!

    我倒要看看,那个姓李的怂恿你干什么。

    陆诚根本没想到董事长会怀疑自己,还以为董事长很有兴趣,于是说道,“是这样的,东山是一个山水秀丽的地方,山多,水多,其中就有两条河流经公司的药材种植基地,今年不是干旱少雨吗?我觉得,应该大力修建基础水渠,用水渠连接所有的村子,这样一来,河水就会顺着水渠流变所有的药田,即使天不下雨,也不用担心干旱的问题了。”

    水渠建设是非常的重要,正常的蔬菜水果缺了水都不行,更何况是药材?

    顾学林当然知道这一点,可是,他觉得这是陆诚听信了李东的建议,才有的想法,以以往两家公司的关系来看,他对这个建议充满了怀疑,会不会是那个姓李的给她们设下的圈套,毕竟,这么大的一个工程,所需要的花费也是不少的。

    “你敢保证,只要水渠修建完,就能彻底解决药苗缺水的问题?”顾学林问道,因为他也不知道李东对陆诚说了些什么,所以也不知道从哪里去反驳,毕竟这个想法从本质上来看,还是很正常的,没毛病。

    不过,所谓的陷阱,都是从表面上看不出问题的,如果看见了,谁还会往陷阱里面跳?

    “这个”陆诚犹豫了一下,天干少雨,河水也会减少,他没去看青石河跟向阳河,所以也不知道这两条河现在如何,水量是否减少,不过既然李老板的药田没毛病,相信供给他这里应该也不会有问题,“我不敢说彻底,但至少能够缓解现在的干旱情况。”

    缓解?

    这一项的投入可能需要花上百万,结果只是缓解?

    顾学林皱了皱眉头,而且刚才对方那一下犹豫,彻底暴露出了对方没有信心的本质。

    没信心跟他汇报个毛啊?

    “这是你自己想到的?”顾学林问道,他想以这种方式来敲打敲打对方。

    “不是,我是听了别人的建议,觉得这么办法可行,所以才”

    既然是那个姓李的想出的主意,会不会是打着修水渠的幌子,实际上却被私底下分了呢?

    瓜分公司利益,这也是其中一种。

    “够了!”顾学林打断了陆诚的话,“那个姓李的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以后少跟他来往,听见了吗?”

    咔!

    说完就挂断了手机。

    “啊?”

    陆诚怔怔的看着手机屏幕,什么意思?董事长是怎么知道这是李老板告诉他的?

    再说,李老板明明是为他们好,为什么要少跟对方来往呢?

    早就听说董事长在东山吃过亏,现在看来,董事长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