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不可理喻之人
    没能得到董事长的支持,也没能获得公司的拨款,这让陆诚感到非常的沮丧。

    最近一段时间,干旱缺水、药材干枯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听到李老板分享的成功秘诀之后,他原本以为自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再也不用为缺水的事情担心了,可是谁能想到,当他抓到救命稻草的时候,董事长却无情的一把割断了稻草。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董事长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对公司有什么好处?难道药材种植基地不是公司的吗?他在其他药材种植基地工作的时候,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个主意是李老板想的?

    不管谁想的,只要能够解决问题,那就是好办法。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怀疑李老板的目的,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难道连一丁点儿的分辨是否好坏的判断能力都没有吗?

    冲动是魔鬼,仇恨也是魔鬼啊。

    因为这件事,陆诚一晚上都没睡,第二天也没有按照原计划去下面的村子检查药苗的情况,而是早早的来到了公司,坐在办公室里面发呆。

    办法不能施行,还去下面查看各屁药苗啊。

    到了上班的时间,员工陆续的来到公司,王翰因为跟董事长,以及郑大哥拉上关系而非常高兴,一进门就热情的跟大家打招呼,“大家早啊,我买了牛奶,谁喝”

    “嘘,小声点儿。”会计赵媛媛立即冲着王翰做了一个别出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里面的总经理办公室,示意别打扰到总经理。

    王翰一怔看了一眼总经理办公室,然后小声的向赵媛媛问道,“赵姐,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难道陆总被调走了?不会这么快吧?

    那么谁会是下任总经理?会不会破格提拔自己呢?

    虽然觉得不现实,但王翰的心里还是做起了美梦。

    “是陆总。”赵媛媛神神秘秘的说道,“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陆总今早一来就耷拉着脸,跟谁欠他钱似的。”

    王翰眼珠子一转,肯定是被董事长训斥了,要不然,分公司谁敢惹陆总生气?

    “不会吧?陆总不是这样的人啊。”想归想,王翰还假装不解的为陆诚‘仗义执言’。

    “谁说不是啊,关键是,他还时不时的在办公室里面大喊大叫,跟疯了一样”赵媛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从总经理办公室里传出一阵嚎叫。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一连三个为什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陆总肯定被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困扰到了。

    “听见了吧?所以,进出小声点儿,一旦触怒了陆总,有你好果子吃。”赵媛媛说道,然后低头整理文件。

    王翰轻手轻脚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小心翼翼的望了总经理办公室一眼,然后地头假装看资料,时不时的还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的往总经理办公室那边瞄,样子既关心又小心。

    啪!

    公司的大门被推开,王翰原本以为是哪个迟到的倒霉蛋儿,今天肯定会被陆总骂个狗血喷头,结果抬头一眼,吓的赶紧又低下头。

    是他!

    济世堂的李老板!

    他怎么又来了?

    “李老板,你有什么事吗?”刘强的一个小弟赶紧站了起来看向李东问道。

    “老陆在吗?”

    “你是说陆总?在,不过,他自从早晨来了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而且还大喊大叫,李老板你赶紧进去为我们陆总看看吧,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哦?

    李东愣了愣,随后点了点头,直接推门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老陆,怎么了?听外面的员工说,你今天抽风了?”李东来到陆诚的对面坐了下来。

    “李老板”

    陆诚怔怔的看着李老板,如果不是对方,董事长也不会不同意修水渠的事,可如果不是对方的提议,他又怎么会想到修建水渠缓解旱灾整个办法呢?

    纠结啊。

    “有什么话就说,别都憋在心里,容易憋出毛病。”李东态度亲切的对陆诚说道。

    陆诚苦笑了一下,然后大声的控告道,“李老板,你说还有没有天理了,明明是一个好主意,可我们董事长就是不同意修水渠,连一分钱都不给。”

    “是吗?”虽然心里早就猜到了,可李东还是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他为什么不同意?”

    “还不是因为”陆诚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他看了看面前一脸关心的李东,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说了吧,也许会伤到对方的心,不说吧,没法解释。

    李东看到陆诚纠结的样子,用手指了指自己,问道,“不会是因为我吧?”看到陆诚没有说话,面楼尴尬,于是站了起来,大声的说道,“真是我?这顾老板也太小心眼儿了吧?是,他来东山的时候,我们确实发生过一些不愉快,可那都是去年的事情了,我都忘记了,他怎么还记仇呢?而且现在是大家抵抗天灾,共同进退的时候,利益点是一致的,难道就因为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就不依不饶,破坏现在的和谐局面,连公司的利益都不顾了?这,这简直就是胡闹,不可理喻。”

    李东一脸的气愤,痛诉顾学林的不是。

    陆诚点了点头,如果放在一天前,他肯定不会认同李老板的话,一定会为董事长辩解几句,但是今天,在水渠这件事情上,董事长确实太狭隘了,人家李老板都不记仇了,你还记着,是不是有点儿太小心眼儿了呢?

    “老陆,那你现在怎么办?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药材干死在药田地里?一旦绝收,或者产量太低,那你这个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岂不是也要不保?”李东关心的问道。

    陆诚没有说话,但是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确实没错,天灾**都不是理由,不管发生什么,人家都能丰收,你不能丰收,那就是你的问题,至于水渠的问题,谁会在意呢?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老陆,是我害了你啊。”李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该跟你说那些话,结果让你得罪了顾学林。”

    陆诚赶紧摇头,说道,“李老板,这件事跟你无关,我应该感谢你才对。”人家仗义执言,也确实出了个好主意,完全没有理由怪罪人家,除非不识好歹、不知好赖。

    “这顾学林,要不然我打电话跟他好好说说?”李东问道。

    “算了,听天由命吧。”陆诚冲着李东摆了摆手,脸上充满了失望,对顾学林的失望,对公司的失望,还有对药材基地未来的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