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谁是受害者
    王翰下了车,一身酒气的回到租住的房子,进门第一件事就是跪在马桶边上吐,刚才在都来顺,为了照顾好赵总,他替对方挡下十几杯,其中啤的白的都有,喝的他胃里面火辣辣的,脑袋更是像要炸裂开一样。

    吐了十几分钟,连酒带肉,顿时感觉舒服了一些,他拖着沉重的身体进了卧室,身子一下子倒在了床上,连衣服也没来得及脱,脸也没洗,牙也没刷,他被折腾的实在没力气了,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蒋鹏,灌我三杯,我先给你记着,等你以后出错,看我怎么跟赵总说。”

    “于大民,不好好敬酒,总盯着赵总的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明天就让赵总安排你去下面的村子除草,累死你丫的。”

    “还有陈猛,周胡杰,邵智先”

    王翰不断的回想着今天喝酒的场面,把一个个灌酒的人,全都记在了心上,今天说来好险,如果不是他拼了命的替赵总挡酒,赵总一定会被那些混混灌醉的,到时候再发生点儿什么事,他这个内应难辞其咎,还不直接被董事长打入冷宫?

    不过一想到自己挡酒时,赵总脸上流露出的感激笑容,王翰的心里就跟开花了似的,那个美呀,经过这欢迎宴,虽然过程有些小崎岖,但结果却是好的,自己用挡酒的方式表明了忠心,相信以后在赵总的手底下,一定能够得到重要,更好的发挥自己特长,为赵总,为董事长,为

    “咔嚓!”

    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把正在幻想未来的王翰吓的浑身一激灵,刚才还犹如死人一样的她,现在却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声音就发生在他的家里。

    他租的是一套两室一厅,当他来到另外一间卧室时,一进门就看到满地的碎玻璃,还有一块不足拳头大的石头,石头没有什么特别的,就跟路边遇到的,有时还会用脚踢两下的那些普通石头一样。

    “谁,谁扔的?”

    酒壮怂人胆。

    王翰借着酒劲儿来到窗边,一边望着外面,一边大声的叫喊,一双眼睛里面充满了血丝,誓要将罪魁祸首好看的样子。..

    东山这小县城不比省城那样的大城市,老旧的小区别说保安了,连路灯都没有,只能透过附近一家小卖部的灯光看到路上的情况,可是,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偶尔有一两只野猫野狗路过,但这石头显然不是这些小动物扔的,除非他们成精了。

    “别躲了,我都看见你了,赶紧上来道歉,要不然别怪我报警。”王翰冲着楼下漆黑一片的地方喊道,他并没有看到有人,只不过是在吓唬人而已,毕竟,光照的地方没人,那人只能藏在光照不到的地方,总不能说,这石头是天上掉下来的吧。

    难道是蒋鹏和周胡杰他们的恶作剧?

    是不是不满他之前在酒桌上替赵总挡酒,破坏了他们占赵总便宜的机会,于是等他回到家后,扔石头砸窗来报复他?

    嗯,极有可能!

    要知道那些人以前都是各村的地痞呀,偷鸡摸狗什么缺德事没干过,相比之下,砸玻璃已经算轻的了。

    王翰正这样想着,突然感觉夜空中传来一阵风,呼的一声,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

    “啪!”

    王翰转头一看,正是刚才自己准备休息的那间卧室。

    还来?

    他赶紧跑了过去,屋子里面的情形跟另一间屋子一样,都是一地的碎玻璃片,床上有,被子上也有,而这次的罪魁祸首‘石头’就在他的脚边。

    “什么情况?”

    王翰站在原地,望着破碎的窗户,酒劲儿有点儿醒了,第一次被砸,他猜测是蒋鹏他们的恶作剧,可是第二次被砸,他就趴在窗边,就算楼下黑,如果有人扔东西,他会看不见?这里可是五楼,你好好瞄准,不使个大劲儿,能把石头扔上来吗?更何况还砸的这么准吗?

    可问题是,人呢?

    他记得自己趴在窗台上,感觉石头不是从下面飞上来的,而是从前面,对,就是从前面飞过来的。

    五楼的前面,难道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可是小区这么多户,为什么石头偏偏往他家掉呢?就算是站在楼底下瞄准了扔,也没这么准的。

    王翰来不及多想,赶紧把屋子里面的灯关闭,这样至少不会被人当成靶子。

    他小心翼翼的来到窗边,一面往楼下望,一边观察着正前方,对面同样是几栋老旧的住宅楼,有几户亮着灯,难道是从对面某一家扔过来的?

    可是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对面的人,对方干嘛朝着他租的屋子扔石头呢?再说,少说十几米的距离,能扔过来吗?他不仅捡起一块石头掂量了一下,很沉,应该扔不过去。

    “啪!”

    隔壁屋的玻璃又被砸碎了。

    “啪!”

    身边的窗玻璃也被砸碎了,王翰本来想躲的,但是由于喝的太多,脚下的步子有点儿飘,再加上头脑反应迟钝,当他准备蹲下来躲在墙后面的时候,已经晚了,碎玻璃溅了他一身,甚至还划伤了他的手臂。

    嘶!

    王翰痛的龇牙咧嘴,这绝对已经超出了恶作剧的行为,这是报复,是行凶

    他的脑海里面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个人影。

    济世堂的李老板。

    他想起当初陆诚在离开公司的时候,李老板放出的狠话,让告密的赶紧滚出东山,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显然,后果来了。

    自己今天还去找过赵总,想要调回省城来着,只是看到赵总这么看重自己,董事长这么看重自己,最后没有离开罢了,可是没想到,那个姓李的,竟然真的报复他来了,而且还是在赵总上任的第一天,这不是砸赵总的面子嘛?

    对,绝对是他,除了他,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

    报警,对,赶紧报警。

    他想起赵总的话,于是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了0,如果能够抓到那个姓李的,那也算是大功一件。

    “喂,是0吗,我家窗户被人砸了,你们快来吧,地点在”

    石头还在不断的从外面飞进来,王翰不敢在屋子里面呆着了,如果被砸在身上,那还不直接被砸出个好歹?

    他赶紧离开屋子来到楼下,不一会儿,两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就停在了楼下。

    “警察同志,你们终于来了,快上去看看吧。”

    王翰连忙在前面带路,等当他把房门打开的时候,屋子里面已经一片狼藉,家具和家电都已经被砸坏了,地上布满了石头,少说也有三四十块儿。

    警察看到后也有些懵,这里可是五楼啊,谁有那么大劲儿,能从楼下扔这么多石头上来,而且还扔的这么准?参加奥运会去算了,投掷类的项目一定能够获得所有的金牌。

    “警察,今晚我们公司有聚会,我刚回家准备睡觉,结果就遇到这种事了。”王翰舌头有些打结,不过这并不耽误他说话。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警察问道。

    “是,得罪了,我得罪了济世堂的李老板,所以我怀疑这是他干的,你们赶紧把他抓起来审审就知道了。”王翰急忙说道。

    警察听到后,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皱着眉头对王翰说道,“喂,有什么证据嘛,这种话可不要乱讲啊,你亲眼看到的?”

    李老板是谁?是他们县局所有警察的大恩人啊,当初又是帮他们抓获杀人犯,又是帮他们缴获走私的象牙,去年年底局里面能发奖金,全靠李老板,而且平时谁出任务受到重伤,用的都是济世堂的神药,说李老板的不是,那简直就是跟他们县公安局过不去。

    “我说的都是真的。”王翰说道。

    “那你总得说出个理由吧?人家李老板是东山著名的大善人,更是东山著名的企业家,人家干嘛要找你麻烦,他怎么不找我麻烦?再说,李老板还没你年龄大,你拿着石头到楼下往楼上扔,我看看你能不能扔进来。”

    王翰听见后百口难辩,如果自己说实话,他出卖陆诚的事情就会被公司的同事知道,到时候一定会被众人孤立,可是如果不说,眼前这事又该如何解释呢?

    “傻站着干什么,赶紧说话呀,为什么怀疑是李老板,你怎么得罪他了?”警察追问道。

    “我我不报警了还不行吗?”王翰苦着脸说道,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吗?奸细果然不是那么好当的。

    “什么?不报警?你大晚上的报警让我们跑来,逗我们玩呢?你知不知道报假警的严重性?”警察一脸严肃的说道,“我们既然接了警,就必须要搞清楚,石头我们会带回去化验,不过现在已经晚了,试验就改到白天,当然,如果你不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不仅报假警,还诬陷李老板..”

    其他的警察拍照的拍照,捡石头的捡石头,很快,撞装了三个大袋子,好几十斤。

    “啊?”王翰顿时傻眼了。

    到底谁才是受害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