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袭警?
    一串警灯闪过,几辆警车停在济世堂门外,下车的警察看了看紧闭的大门,伸手在上面重重的敲了几下。

    “喂,有人吗?”

    “李老板在家吗?”

    喊了几声,见到没回音,灯没亮,于是回头看向警车的方向喊道,“好像没人啊。”

    “没人就对了。”坐在后面一辆警车上的王翰大声的喊道,“我说过,朝我家扔石头的人就是他,他肯定害怕警察上门,躲起来了,怎么样,之前你们还不信,现在总该相信了吧?”

    叫门的警察根本没有理会王翰,继续看向队长。

    队长想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喂,是济世堂的李老板吗?我是县局的老郑啊,有人报警,怀疑你拿石头砸他家玻璃,你别误会,我没有要抓你的意思,就是走走程序,你能方便说一下你现在在哪儿吗?哦,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就去。”郑队长冲着外面一摆手,张口说道,“去站前的老地方烧烤。”

    呼呼呼

    一排警车离开老街,很快就来到县站前的一家烧烤店,老地方。

    虽然十一点了,但烧烤店里面还有三四桌人,其中就有李东一个。

    吱

    警察在路边停下,所有人都下了车,也包括王翰,他看见李东之后,本来因为酒精已经快要昏昏欲睡,结果突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跳起来指着李东,冲着身边的警察说道,“对,就是他,肯定是她干的,身边这个人一定是他的同伙,砸完我家玻璃来这里庆祝呢,警察同志,你们快把他们抓起来吧。”

    李东还没说话,和李东同桌的人不愿意了,看着带领的警察说道,“郑队长,这傻-逼是谁呀,乱叫什么?我和东哥吃的好好的,你怎么就带来这么一个东西呢?”

    郑队长听见后,恨不得把王翰捏死,也不看看跟李老板同桌的是谁,那可是县局吴局长的儿子吴刚,全县最有前途的警察,去年一年,光三等功就立了两回,还在受伤期间接受过市局领导和省厅领导的慰问,是整个青州徐徐升起的一颗警界之星,也是他们全东山县局的骄傲。

    说吴刚跟李老板同伙害你?

    你够资格吗?你够档次吗?

    你是杀人犯啊,还是走私象牙了?

    “误会,误会了。”郑队长赶紧解释道,“这小子家里被砸,说是李老板所为,为了还李老板一个清白,我特意带他来找李老板对峙,李老板你放心,我们不会错怪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他要是冤枉你,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你们干什么?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王翰冲着李东喊道,“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现在从上到下都在严厉打击冤假错案,我就不相信你们能把我这个受害人怎么样。”

    李东拿起一串烤腰子,一边吃,一边说道,“既然你口口声声跟警察说,是我砸了你的家,那么,有没有目击证人?人证呢,物证呢?”

    “石头已经装起来了,马上就会拿回去化验,至于人证,我就是人证,你因为陆诚的事,一直想给我一个教训,难道这还不够嘛?”

    “郑队长,那我能为自己说两句吗?”李东看到一旁的警察问道。

    “可以,李老板你说。”郑队长说道,手心里面一直攥着一把汗。

    李东看着王翰,指了指身边的吴刚说道,“我和我哥们儿从晚上八点就在这里烤肉,一直聊到现在,除了中间闪过两次厕所,期间没离开过烧烤店,店老板可以为我作证。”

    “对,我作证,李老板一直都在这里吃串。”烤肉店的老板一边烤肉一边大声说道。

    “你们都认识,都是一伙儿的,说什么就是什么喽。”王翰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冷笑着说道。

    “放屁,我们店有监控,不信可以看监控。”烤肉店老板生气的说道。

    一行人来到屋内查看外面的监控录像,由于李东和吴刚就坐在路边,所以监控拍的非常清晰,就像李东说的那样,三个小时的时间内,除了上了几趟厕所,再也没有离开过座位,而且即使是上厕所,前后时间也就几分钟。

    烧烤店虽然离王翰居住的地方不到三四百米,但想要在几分钟的时间内,拿着那么多的石头,跑到人家楼下去扔,还不被人发现,还要跑回来,是不是有点儿太困难了呢?..

    “看见了吗,傻-逼!”烤肉店老板不客气的冲着王翰骂道,要不是警察在场,他恨不得直接给对方两个耳光,连李大善人也敢冤枉,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王翰脸一红,可嘴上还是不服气,“就算不是他自己扔的,那也有可能是他雇佣的人扔的,反正你们必须把这件事调查清楚,要不然这事没完,我去市里告,我去省里告,看你们还怎么包庇他。”说完就要走,结果刚迈了两步,脚一软,差点儿倒在地上,要不是旁边的警察眼疾手快扶了一把,这会儿估计已经坐地上了。

    “王翰呀王翰,你是不是喝多了,你好歹也是一个技术人员,怎么跟那些地痞流氓一样,变得如此胡搅蛮缠了呢?”李东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一旁的警察说道,“警察同志,我能不能把他的话看做是污蔑和威胁?如果能,我也要报警,他污蔑我,威胁我。”

    “嗯!”吴刚点了点头,一脸严肃的说道,“济世堂的李老板不仅是咱们东山著名的企业家,更是慈善家,污蔑他,绝对不能随便就这么算了,我建议,立即着手调查,看看是否还有人在幕后指使,意图破坏咱们东山的形象,破坏东山企业家的形象。”

    “同意!”

    郑队长严肃的看着王涵,伸手推了对方一把,“看什么,跟我们走一趟吧。”

    王翰整个人都懵了,污蔑?破坏东山形象?这都是哪跟哪呀?

    他只是想找出砸窗的罪魁祸首而已,他只是想好好睡个觉而已,有错吗?

    “我不服,你们全是一伙儿的,我要找赵总,我要找董事长,我呕!”王翰喊了几句,突然喉咙一阵蠕动,身子向前一耸,直接吐了出来。

    浓浓的酒气夹杂着各种消化到一半的食物,全都喷子了郑队长的身上,从头到脚的。

    “卧-槽,袭警!”烧烤店老板大声喊道。

    为了防止王翰有别的什么危险举动,周围几个警察立即把王翰制住,用底盖顶在地上,竟然敢朝他们队长吐东西,胆子也太肥了。

    郑队长嘴角儿不停的抽动着,在县局干了这么多年,也算是久经考验的老警察,可是像今天这么丢脸的事,还是第一次遇到,自己竟然被一个醉鬼给耍了,岂有此理。

    “把人带回去!”郑队长冷冷的说道。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