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起哄
    农贸市场到了傍晚通常就没多少人了,不过当李东进去的时候,里面乌央乌央的全是人,里三层外三层的,李东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挤进去。

    令他失望的是,打架已经结束了,几十名警察聚集在这里,将当事人和围观群众隔开,县公安局的警察来了一半,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想打也打不起来。

    李东看到了胡进东,这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大队长,姜万军这个治安三队的队长也在,还有其他几个治安大队下面的头头,以及刑警大队一中队的人,这样的大阵势在整个东山都是很少见的。

    不过看情况打架的人也不少,被警察包围的有四五十人,李东在里面看到了许多中康公司的人,大概有六七个,还有一些穿着普通的人跟他们站在一起,应该是中康公司在各个村子雇的临时工,他们的对面还有一群人,大概二十多个,其中几个他还认识,是东山下面村子的一些药农,他以前逛市场的时候见过,还跟这些人打听过中康药材基地药材的生长情况呢。

    “兄弟,什么情况?”李东就近找到一位警察问道。

    “是李老板啊。”警察看到李东的时候,原本严肃的脸上立即缓和了许多,小声的说道,“打架斗殴,五十多人参与,性质非常恶劣,我们也是刚控制住场面。”

    换做别人询问,他肯定不会说,但李老板是外人吗?不是,不仅不是,还是他们公安局的救星,谁受了什么伤,都指望着李老板能够出手相救,

    “我好像看到了中康公司的人。”李东说道。

    “就是中康公司的,好像是他们药材基地里面的药材被人偷挖了,这不,带着基地的药农来找人,结果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

    “他们说谁偷的就是谁偷的?有证据吗?”李东好奇的问道,药材基地那么大,按监控不现实,再说,东山种药材的人多了,中康的人怎么就能确定,人家卖的药材,就是他们基地里的呢?

    “要是有证据就打不起来了。”警察说道,“就是因为没证据,一方指责另一方,另一方不承认,结果越闹越僵,越闹火气越大,双方这才打起来。”

    “没证据来说个屁呀,这不是信口开河吗?”李东撇撇嘴说道,“中康公司还真是没事找事啊。”

    “谁说不是啊,自从中康来到咱们东山之后,就没消停过,现在可好,把咱们本地的村民都带坏了。”

    “恩!”李东深表同意的点点头。

    正说着,前面的人群出现了骚动。

    “不能让他们走,不能让他们走!”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周围的人也跟着喊了起来。

    李东仔细一看,原来警察是要带闹事双方的人回去调查,结果周围的人不愿意了,想想也是,一方是大企业,一方是小药农,实力相差悬殊,难怪会让人觉得官商相护,这个时候要把双方全都带走,难免会让药农更加担心。

    因为在老百姓的传统想法里,犯事的才应该被抓走,没犯事的就应该放了,都带走算怎么回事?

    “中康的人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激怒了周围农贸市场的许多摊主,要不是我们来,中康的人得被人打死,为这样的人出警,真不值得。”警察对李东说道。

    李东表示理解,这件事本来就是一个糊涂账,所以警方不论怎么做,都无法让另一方满意,最终的结果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面对众人的喊声,中康的人非但没有低调,反而更加的张狂,指着那些喊叫的商贩不知道说着什么,结果人群中一阵骚动,不停的向中康员工的方向涌去,警察一看双方又要掐架,立马冲过去几个人,挡在双方中间。

    看到有警察保护,中康的人更加得意了,继续冲着那些商贩喋喋不休。

    王翰?

    李东认出来了,说话的人正是当初出卖陆诚的王翰,听小海说,这个王翰现在就是新来那位赵总的先锋,赵总一有什么事,这个王翰肯定会跳出来,冲在最前面,看来这次也不例外。

    砸窗户之后,还没学会低调吗?

    李东从背包格里面掏出一袋瓜子,一边磕一边看着热闹,他想看看中康的人是怎么被围殴的。

    以为有警察就没事了?

    太天真了!

    不管怎么样,你们这次惹的可是众怒啊。

    现场的药农情绪越来越激动,安然正烦着,不知道该怎么安抚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的李东正在嗑瓜子,还跟身边看热闹的群众分享,这把她给气的,来这里看大戏呢?

    她沉着脸走了过去,看着李东问道,“你干嘛呢?”

    “如你所见,嗑瓜子呢。”李东淡定的说道,心里却非常的着急,秤砣呢,怎么没有人扔秤砣了呢?往中康的人身上砸呀。

    “嗑什么瓜子,赶紧出去。”安然不耐烦的说道,人家办正事呢,你在之类嗑瓜子,闹心不闹心?

    “我为什么要出去?案子你不管,你过来管我?”李东笑了笑,然后对安然说道,“有本事你把中康那些闹事的人抓起来,吓唬我们这些本地老百姓算什么能耐?”说着好看向身边的群众问道,“你们说,对不对?”

    “对!”众人齐声说道。

    李东在东山就是这么有面,绝对是一呼百应的存在。

    看到李东非但没有离开,反而还带着周围的群众起哄,安然气不打一处来,她现在后悔把对方叫来了,早知如此,就应该开车把吴刚送到药铺去。

    “中康也太欺负人了,仗着是上市公司,欺负我们这些药农,今天他们公司里面药材少了,就说是我们的药农偷的,等将来哪天他们公司的钱少了,是不是也要赖我们药农偷的?”李东大声的说道。

    “就是,大公司了不起啊?”

    “李老板说的在理,没凭没据的,你就说人家偷了你的药材,凭什么?还真当自己长了一嘴的金口玉牙?”

    “太欺负人了。”

    李东指了指周围的群众,激动的对安然说道,“听听,听听群众的呼声。”

    安然气的嘴角直抽,这哪里是群众的呼声?分明是群众被你带沟里了好吗?

    “安警官,你可要慎重啊。”李东看着安然说道,“这么多群众看着呢,你们可不要让东山的老百姓失望,否则,民心一失,再想捡起来可就难了,我想,你们也不想落下个,帮助大企业欺负老百姓的坏名声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