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借刀杀人?
    安然的表情瞬间变的凝重起来,李东刚才所说的话,虽然有些难听,但是句句都说在点子上。

    队长之所以想把人带回局里面,就是想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传出去不利于东山的形象,最好关起门来在局里面就解决了,将影响降到最低,可是周围的群众显然不会想这些,他们只想自己的人别吃亏。

    到底该如何处理?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强行带人离开,很可能会发生更大的**,不带人离开,众目睽睽之下,许多话都不能说,问题也就解决不了,纠结啊。

    李东看到安然不说话,知道对方非常的困扰,于是说道,“其实想要解决这件事非常的简单。”

    安然一听,立即看了过去,现在大家都为这件事困扰呢,如果李东能够想到一个办法,那么无论对她,还是对同事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李东故意停顿了一下,见到安然看过来,义正言辞的说道,“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整件事的罪魁祸首抓起来。”

    “你说的是哪个偷药材的药农?”安然问道。

    “你有证据吗,就说药农偷药材?中康的人都拿不出证据,你怎么能说他偷药材了呢?你是警察,说话得负责任啊。”李东对安然非常的不满,完全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立场嘛。

    安然脸一红,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看了看周围的群众,她这话说的确实不严谨,如果人家药农没偷,只是中康的人搞错了,那她岂不是诬陷人家药农了?

    这话如果出自围观群众可能没什么,但她是警察,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怎么能随便说出这种话呢?

    “你是说中康的人?”安然问道。、

    事件只有两方,不是药农,那肯定就是中康喽。

    “恩!”李东点了点头,严肃的说道,“凡事都要讲证据,他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说人家偷了他们的药材,这简直就是诬陷,没有他们的诬陷,药农他们能反抗吗?还能引发这么严重的打架斗殴吗?所以,整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中康,只要你们把中康的人抓起来,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

    安然认真的打量着李东,突然走到李东身前,低声的说道,“李东,我知道你和中康之间有矛盾,你是不是想来一招‘借刀杀人’,利用我们把中康的人抓起来,为你报仇?”

    “你把我当成什么样的人了?”李东立即皱起了眉头,冲着安然不满的说道,“我是那种假公济私,公报私仇的人吗?再说,我和中康之间并没有问题,你看到的那些,其实是我和刘强的之间的问题,不过我和刘强现在已经摒弃前嫌,关系非常好,还有,中康以前的陆总,现在在我的公司担任总经理,所以我对中康实际上是非常感激了,毕竟这种千里送金子,礼重情意更重的事,并不是谁都会做出来的。”

    安然满脸诧异,这还是自己那位老同学说的话?对方的觉悟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高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话,听着怎么有点儿怪怪的呢?

    他到底是在感谢中康,还是在挤兑中康?

    “好吧,我相信你。”安然无奈的说道,“不过,你总得给我一个抓他们的了有吧?”

    “寻衅滋事,这事还小?”李东挑了挑眉头,这丫头脑袋是不是秀逗了?你是警察,应该更懂法才对,为什么要问他怎么办?

    “寻衅滋事?”

    “没有证据,诬陷药农,屡屡挑衅,出口伤人,这不是寻衅滋事是什么?”李东反问道,然后压低声音,小声的说道,“想离开这里再说,等人带回去了,让他们举证,能拿出证据再抓那些药农也不迟,如果拿不出来,那就以寻衅滋事罪抓起来,关上个十年二十年的。”

    “你懂不懂法?寻衅滋事关十年二十年?”安然看着李东问道。

    “不是还有聚众斗殴吗?有没有人受重伤?有没有人犯心脏病?有没有人倒在地上没起来?”

    “”安然一脸无语,还说感谢中康?

    就刚才那几句话,就彻底暴露对中康有多么的痛恨了。

    不过,安然也算是明白李东的意思了,对方是想说,先把人带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其他的事情,要查还是要审,要放还是要抓,以后再说,离开要紧。..

    安然瞥了一眼李东,就知道这家伙一肚子的坏水,果然没错。

    他离开了李东,来到大队长胡进东的身边低声的说了几句,胡进东一边听一边点头,等安然站在一旁的时候,胡进东把双手举了起来,大声的喊道,“别吵,都别吵!”

    听到胡进东的声音,还在争吵的双方安静了下来。

    “今天这件事,因中康而起,姜万军,把中康的人带回局里。”胡进东说着又把目光落在药农身上,郑重的说道,“乡亲们,你们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你们继续安心的在这里做生意,等案子调查出结果之后,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还差不多!”

    “关他们个一年半载的,看他们还敢不敢冤枉人、”药农们松了一口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不过,有满意的一方,自然就有不满意的一方。

    “为什么?”王翰不干了,冲着胡进东大声的质问道,“我们才是受害者,为什么你们只抓我,不抓他们?这不公平。”

    “对对对,你们这样做是偏袒。”

    胡进东阴沉着脸,心想,我就偏袒了怎么地?他们是我们东山的人,我不偏袒他们,难道要偏袒你?

    可你倒是他-妈-的拿出证据啊?

    老子可没工夫在这里跟你们扯皮!

    胡进东没有理会这些人的话,冲着姜万军使了个眼色,姜万军立即带人把中康的人押了出去,而这一次,没有人再阻拦他们,有的只是欢呼声。

    “不公平,这不公平!”中康的人大喊,可是声音却被周围群众的声音盖住了,任他们怎么喊怎么叫都无济于事。

    反抗?在警察手底下反抗,那无疑等于自讨苦吃。

    安然路过李东,感激的看了对方一眼,如果不是对方的提醒,一句惊醒梦中人,事情也不会这么快就解决。

    也对,这里是东山,她们是东山当地的警察,不管做什么,当然首先要考虑的是东山的村民,这样才不会引起**,至于案件到底如何,谁对谁错,回到局里面慢慢调查,等一切水落石出之后,再抓人也不迟,到时候证据确凿,谁还敢阻拦他们?

    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