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事大了
    警察把中康公司的人全部带回局里面,小屋一进,墙角一蹲,顿时有些人就慌了神,特别是那些从东山下面村子来的临时工,他们何曾遇到过这种场面?要知道,这里可是县公安局啊。

    “说吧,为什么打架?”姜万军沉着脸质问道,出了这档子事,最倒霉的就是他这个治安管理中队的队长,因为打架斗殴这种事正好归他们队管,而他呢,非但没有管好,反而还不得不让大队长亲自出马,这不是给上级留下一个办事不利的印象吗?

    他的心情能好吗?

    本来还指望着今年往上提一级的,现在看来,这事悬了。

    要不是人太多,他早开骂了。

    “他们偷我们种植基地的药材!”王翰大声的说道,一脸‘我有理我怕谁’的样子,“在农贸市场的时候就跟你们说过,你们到底有没有认真听?还有,为什么只抓我们回来,为什么不抓那些小偷?”

    “证据。”姜万军冷冷的说道,“只要你能拿出证据,比如监控录像什么的,能够证实就是那些人干的,我立马把他们抓回来。”

    好不容易走了个刘强,这又冒出个王翰,中康这一年是刻意在给他找麻烦吗?从去年年底到现在,就没消停过。

    王翰听到后看向那几个公司找来的临时工,催促道,“快,把证据拿出来、”

    “啊?”临时工们顿时就懵了,心想这王技术员不会是在跟他开玩笑吧?他们哪里有证据?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之前不是都说了吗,村子的种植基地里面少了一些药材,前两天正好有人看见那几个药农在村子里面出现过,而且卖的药材正好是基地里面丢的那种,至于监控录像,村里的地,哪来的监控?再说,有上百亩呢,安的过来吗?

    “没有物证?”姜万军冷冷的说道,“那人证总该有吧?谁亲眼看见他们偷药材了?要不然,你们怎么非说是他们偷的?”

    王翰回过头,看着临时工说道,“说啊,快说你们看到了。”

    嘭!

    姜万军伸手狠狠的拍了下桌子,瞪着眼睛冲着王翰呵斥道,“你,闭嘴!”姜万军早就看对方不顺眼了,中康这些人当中,就数这小子蹦跶的最欢,哪里都有他,跟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如果不是他,事情早就解决了,就他事多,讲完看向那些临时工说道,“这里是公安局,什么事情都要实事求是,看见了就是看见了,没看见就是没看见,如果让我们知道你们有人撒谎,那就是做假证,是需要负法律责任的。”

    听到姜万军铿锵有力的话语,看着对方那严厉的目光,临时工们谁也没说话,生怕被抓起来。

    更何况,他们确实没亲眼看到那些人偷药材,只是看到那些人在村子里面出现过,可是出现能代表偷吗?如果算,那么他们村里人都有嫌疑。

    “没人看见?那就是连人证都没有喽?”姜万军的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大手往桌上一拍,愤怒的说道,“胡闹,你们没有任何证据,就说人家偷了你们的药材?你们这是诬陷。还有聚众闹事,打架斗殴,你们的问题大了!”

    众人被吓的六神无主,平时见到警察都觉得害怕,现在又被警察当面怒斥,一想到可能被抓起来判个刑什么的,整个人就不好了。

    “警察同志,我能说句话吗?”王翰缓缓的把手举了起来。

    “说!”

    “他们不是那个村子的,却出现在那里,没过几天,村子里的药材就丢了,不是他们偷的,那会是谁?”王翰说道,“你说我们问题大了,那我们公司的药材就白白的让人偷了?”

    “这是两个问题!”姜万军严肃的说道,“你们公司的药材丢了,可以报案,由我们公安机关负责调查侦办,如果谁都像你们这样,遇到什么事情都自己解决,那社会还不乱套了?要我们警察何用?我问你们,你们报警了吗?”

    王翰看了看身后的人,见到没人搭话,立即无语了,这么大的事情没报警?

    “这么说来,你们没报过警喽?哼!”姜万军冷哼了一声,拿他们这些警察当摆设呢?“说,你们当中谁是主谋?也就是说,谁带你们去闹事的?”

    众人一听,目光拳头看向站在最前面的王翰,他们把这件事上报给公司之后,是王翰带他们到农贸市场找人的。

    王翰眉头一皱,不满的说道,“看我干什么?我让你们去找人,我让你们打架了?”

    “那是谁带头打的架?”姜万军问道。

    “是那伙人先动的手!”王翰立即说道。

    咔!

    房门推开,安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姜队,监控视频已经看过了,是这伙人先动的手。”说着指向王翰,“就是他!”

    呃

    众人全都无语了。

    打脸,啪啪的打脸。

    王技术员刚说是对方动的手,刚说打架跟自己没关系,结果就被人打脸了,而且人家看到了农贸市场里面的监控视频,这是证据,绝对不会错,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我?怎么可能?绝对不是我,一定是你们弄错了!”王翰的脑袋摇的跟拨楞鼓似的,他虽然不懂法,但也知道主谋受到的惩罚,肯定比别人大。

    与此同时,他努力的回忆着当时的场面,好像确实是自己情绪激动,也为了把自己英勇的一面让赵总知道,所以掀了药农的摊子。

    “还不承认?要不要给你看看现场视频?”安然冷笑着说道,还敢嘴硬?也不看看这里是哪。

    王翰知道,无论自己怎么抵赖,都没有用了,于是一咬牙,一跺脚,鼓起勇气说道,“警察同志,我错了,请原谅我一时冲动,以后我再也不犯了。”

    安然的眼中立即浮现出一丝鄙夷,你倒是继续嘴硬啊?有本事你就死磕,这么快就认怂,算什么男人?

    难道不知道一句话吗?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往里面跳。

    “再也不犯了?”姜万军听见后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第二次来公安局吧?上次好像是你诬陷李老板砸你家玻璃。”..

    王翰浑身一颤,纵使他脸皮再厚,也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上次你说自己喝多了,那这一次呢?也喝了?”姜万军问道。

    “没,没有!”王翰苦着脸,急着说道,“警察同志,我真不敢了,请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另外,我报警,我现在报警,你们去调查我们药材基地被偷的案子吧。”

    “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咔!

    这个时候,房门又被推开了,王诚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屋子里面的人,径直的走向姜万军,神情严肃的说道,“姜队,从医院那边传来消息,刚才打架的药农去做检查,有一个人脚趾骨折,还有一个人肋骨断了三根,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中的轻伤”

    “什么?”姜万军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如果构成轻伤,那就变成刑事案件了。

    噗通!

    王翰身子一晃,坐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