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想歪了
    宋依依跟着货车离开了仓库,当她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父亲站在门外走来走去,脸上充满了焦急之色,见到她的车停下,立马等不及的将车门打开。

    “怎么样,都卖了吗?”宋宝胜急忙问道。

    昨晚他一夜未睡,在仓库那边安排完发货之后,就回到家等到女儿的消息,他一开始还想去水台村,看看女儿那边的情况,但是一想到自己曾经跟李东有过一些过节,最后还是忍住了,一旦李东看他不顺眼,取消了交易怎么办?女儿的努力岂不是等于白费了?

    “都卖了。”宋依依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尽管她也是一夜未眠,但精神看起来却很好,毕竟困扰她很多天的问题终于解决了,她还有全家都可以松了一口气了。

    “真的?太好了。”宋宝胜笑着说道,突然又收起了笑容,目光在女儿的身上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然后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什么事?”宋依依不解的问道。

    “就是,就是……”宋宝胜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话对别人能开口,但是对女儿,还真点儿不好意思,他犹豫了很久,最后为了女儿着想,咬着牙开口问道,“那个姓李的没把你怎么样吧?”

    是的,他最担心的问题,其实是女儿。

    那个姓李的为什么同意收购他家的药材了呢?他听送药材回来的司机说,他们去的时候,仓库连只有女儿和那个姓李的,只有他们两个人,一男一女独处一室,那个姓李的又为他家解决了这么大的困难,他很难不往歪处想。

    虽然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因为这有辱女儿的名声,但那是他女儿啊,他不得不为女儿着想。

    “他能把我怎么样?”宋依依知道父亲想歪了,不禁俏脸一红,出卖身体?自己是那样的人吗?如果是,在省城就答应了,还会回到东山去找李东?

    宋宝胜又打量了一下女儿,见到女儿似乎并不像是在说谎话,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笑着说道,“没想到姓李那小子这么仗义,还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仗义什么,我让了三成。”宋依依说道,还刮目相看呢,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好人?还真把对方当成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了?

    “什么?三成?”宋宝胜一愣,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去年光种药材这一块,一共花费了几千万,让了三成,也就是说亏了能有一千万,这可是一个大便宜啊,“这小子,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是我提出来的。”宋依依说道。

    “你提出的?”宋宝胜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没病吧?

    宋依依看出了父亲的想法,于是解释道,“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年后需要为春耕进行准备,如果不把这些药材处理掉,明年的花费都是问题,而且药材在仓库多房一天,就多一天的银行利息和储藏费,再加上损耗,如果短时间内能够卖出去还可以,如果卖不出去,我们亏的会更多。一千万,全当是买个经验,买个教训吧。”

    宋宝胜听完后点了点头,觉得女儿说的也有道理,“对了,钱呢,钱转给你了吗?”

    宋依依摇了摇头。

    “什么?没给?难道他姓李的想赖账不成?”宋宝胜气愤的说道,这不成空手套白狼了吗?

    宋依依又摇了摇头。

    宋宝胜却看懵了,钱给了摇头,钱没给也摇头,到底给没给啊?

    宋依依来到厢货后面,将厢门打开,宋宝胜好奇的凑了过去,顿时整个人都傻掉了。

    他见过钱,但是从来没一下子见过这么多的钱,而且都是现金,谁闲着没事会把这么多钱放在家里放着?又不是贪官,不敢把钱存起来,说实话,这么多钱放在家里,他还担心发霉呢。

    “这,都是真的?”宋宝胜呆呆的问道,他做生意也有几十年了,从几十到上千万,但像今天这样,几千万全付现金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没验。”宋依依说道,“不过以他之前德行,应该不会是假的。”

    宋宝胜想起之前李东向他家购买药材,每次都付现金,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张假票,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

    “这钱,你打算怎么办?”宋宝胜问道。

    “还银行吧,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剩余的那些,加上之前卖出去的那些,明年春耕的费用应该够了。”宋依依想了想说道。

    “恩!”宋宝胜点点头。

    虽然他是这个家的户主,但在公司的事情上,他还是听女儿的,一方面女儿读过大学,有知识有文化,另一方面女儿在大公司待过,决定应该不会错。

    而且家里的生意,也要慢慢的交给女儿,这也是一种锻炼。

    父女俩上了厢货,直接把车开都了银行,银行行长看到货车里面的情况时也傻了,在银行工作这么多年,运钞车都没见过拉这么多的。

    担心被外人看到太招摇,行长让宋宝胜把车开进了后院,然后叫来员工,开始从货车上往外搬钱。

    宋依依的目的很简单,先还钱,剩下的存在银行,她可没有李东那样把钱放在车里的癖好。

    这要是车门没关好,刮来一阵风,漫天钱雨,追都追不上。

    银行的员工一边搬,一边用点钞机数,宋宝胜听着‘唰唰唰唰’的声音,心里别提多爽了。

    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冲着一旁的姑娘小声的问道,“姑娘,你没给李东那小子准备一个红包吗?”

    “红包?为什么?”宋依依问道,没听说过对方要结婚啊,至于过生日,对方比她还小,而且二十来岁,又不是六十大寿,送哪门子红包?没理由啊。

    “人家把咱家的药材都买了,不包个红包合适吗?虽然在这笔生意当中,咱们亏了,但是,谁能保准已经不再遇到这种问题?一旦明年再出现药材积压,咱们是不是还可以把药材卖他?毕竟,愿意买,又能拿出这么多钱买的人,并不多。”宋宝胜说道。

    这年头儿办事,哪有不送礼的?就拿那些平时从收购站进药材的药厂,逢年过节,他还得给负责人送个大红包,平时吃个饭喝个酒什么,否则临时抱佛脚,人家根本就不理你。

    宋依依思索了一下,虽然父亲说的话不中听,但却是事实。

    “送红包,我觉得他不能收,人家也不缺那点儿小钱,还是送东西吧。”宋依依说道,“我自己琢磨琢磨,看看送什么好。”

    “行。”宋宝胜说道,只要不把自己送出去就行。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