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众星捧月
    没过多久,从办公楼里面走出来几个人,李东觉得眼熟,却又叫不出名字,只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站在李东身边的叮川微微的撇过头,小声的说道,“走在最前面的是咱们市的市长杨成勇,这次跟咱们一起去省城参加企业家大会,负责带队,旁边穿浅色衣服带着眼镜的是政府办刘主任,负责集合组织,保姆的角色,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他,不用客气,后面那几个人是……”

    叮川一个一个为李东介绍,他在青州这么多年,跟市里的这些领导还是非常熟悉的,这也是生意人的一项基本功课,要不然怎么能把生意做好做大?

    当然,李东算是个例外。

    哦!

    李东想起来了,杨成勇去他的公司考察过,不过他当时在0号仓库,没有出现,还是后来陈萍给他看新闻报道的时候,在电视里面见过的。

    “杨市长!”

    刚才还在聊天的企业家们,看到父母官来了,全都看过去打招呼,一个个看起来都非常的熟悉。

    而杨成勇也像看到老朋友似的,没有一点儿架子,说道,“各位老板都来啦。”然后挨个的打招呼,等到了李东的时候,杨成勇明显一愣,随后好像想到什么似的,笑着说道,“李老板,你好,看到你,我感觉我们这些人一下子都变老了。”说完紧紧的与李东的手握在一起。

    “哈哈!”

    听见杨成勇的话,周围的人全都笑了起来。

    “是啊,看到李老板,真有一种变老的感觉。”

    “自古英雄出少年,李老板年轻有为,让人惊叹。”

    “我像李老板这般年纪的时候,还在给人当学徒呢。”

    “……”

    李东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又被人捧了一圈。

    这就是实力,实力代表一切,刚成立一年,月销售额就超过二十亿,这样的公司,这样的老板,没有人会不重视。

    而且现在,东方奇迹已经成为青州的一张名片,在场的青州企业家有十几人,但是要论起公司知名度和产品知名度,没有哪一家能够比得上东方奇迹。

    年轻又怎么样?

    在商场中,没有老幼之分,只有强弱之别。

    “杨市长,还有诸位,你们都是我的前辈,有句话说的好,姜是老的辣,我还得多向你们学习。”李东微笑着说道。

    面对众人的恭维,李东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客气。

    为什么要提前一天集合?不就是为了给本地的企业家一个相互认识、相互交流、相互合作的机会吗?

    所以作为一个新人,李东是奔着学习的态度而来的,什么是学习的态度?认真,谦虚,谨慎,毕竟面前这些人,都是经常大风大浪商场洗礼的,拥有几十年的社会经验,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他去学习的了。

    既然来参加这个企业家大会,自然要从中获得点儿什么,否则岂不是白来了?

    李东谦虚的态度,还有表现出来的低姿态,给周围人心里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在客套了一番之后,开始进入正题。

    政府办的刘主任这时站出来,把今明后三天的行程安排说了一下,又给在场的每位企业家发了一份日程表,然后全员上了停在一旁的考斯特,离开了市政府。

    为了节省时间,也为了减少长途带来的疲惫,青州企业家代表团没有走高速公路,而是选择乘坐高铁,三个多小时和一个小时,团里面都是一些大忙人,没人喜欢把这么宝贵的两个小时浪费在坐车上。

    九点半出发,十点半到达省城,省办公厅的同志负责接待,将青州企业家代表团安排在省政府附近的一家酒店。

    李东回到房间之后就拿出日程表看,来的路上跟他说话的人太多,李东根本没时间看,也许这就是名人的烦恼吧。

    按照日程表上的安排,白天没什么事,诸位企业家可以自由活动,不过在晚上六点有个聚餐,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说说明天会议的内容,联络一下感情。

    当当当!

    李东正看着,就听见外面传来敲门声,当他将门打开的时候,看到叮川站在外面。

    “李老弟,中午了,吃饭去啊?”叮川笑着问道,来的路上两人就坐在一起,聊的时间长了,称呼自然而然的就改了,“我知道一家不错的私房菜馆,去晚了就没位子了。”

    “好。”李东听见后说道。

    他一早就从东山赶到青州,只是在路上咬了几口面包,早就饿了,现在听叮川这么一说,肚子里面立马开始敲鼓,把日程表放到床边就跟对方离开了屋子。

    其实住的酒店为代表团准备了自助午餐,不过代表团里面的都是来自全省各地的企业家,换句话说都是大老板,平时山珍海味吃着,谁平时会去吃自助餐呢?

    出了酒店,一辆奥迪a6停在外面,车外站着一个人,看见叮川之后,立马迎了上去。

    “董事长。”

    叮川点了点头,然后对李东说道,“我们万海在省城有分公司,这是我们分公司的总经理邵振辉,以后你来省城如果有什么需要,不管是车还是人,都可以找他。”

    “恩!”李东看了那个总经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上了车,邵振辉负责开车,他一边开,一边通过后视镜观察着跟老板坐在一起的年轻人,心里想着,这小子是谁呀,难道是老板朋友的孩子,老板受朋友所托照顾?不对,看老板的样子,似乎把对方当成同辈了,难道是省里某位大佬的公子?可是自己在省城待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啊。

    “你的那个药方是真牛啊,临床研究的时候把那些专家都看傻了。”

    药方?

    原来是个药贩子啊。

    药贩子有两种,一种是卖药的,一种是卖药方的,听老板刚才说的话,看来这个年轻人的手中应该是有什么药方,老板想买,所以才这么客气。

    邵振辉松了一口气,既然是这样,那么刚才老板的话,一定只是客套客套,自己也就不必放在心上了。

    没过多久,车子在长湖公园旁的一处别致的二层小楼外停了下来,小楼的楼龄应该很久了,不过因为从新进行翻新的缘故,又从新焕发了第二春,白墙、红柱、灰瓦,还有吊脚屋檐,有点儿民国大宅院的感觉。

    大门的牌匾上写着两个字:苏江。

    “到了,就是这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